公法评论网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评论网>公法专题>中道专题> 文章正文
朱兴国: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全解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4-07-26 点击:
 

《周礼·春官·大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

1993年3月,湖北省江陵县荆州镇郢北村(现荆州市郢城镇郢北村)王家台十五号秦墓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就有《归藏》!2000年8月,在北京大学召开的第二届国际简帛研讨会——“新出简帛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荆州市博物馆王明钦先生发表了《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一文,披露了《归藏》的部分原始释文。这次研讨会的论文集于2004年12月正式出版,即艾兰、邢文编:《新出简帛研究》,文物出版社2004年12月版。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的出土及其释文的公开发表是《易》学史上意义重大的事件,《易》学领域的许多疑难问题,可由此解决。

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的构成原理与《周易》完全一致。秦简《归藏》同样依据八卦四时休王之理来推断吉凶,偶尔也依据卦象之义断吉凶。秦简《归藏》所用的卦象与《周易》所用的卦象属于同一意象体系。在拙著《三易通义》[1]一书中已对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作了详细注解,今据读者反馈意见略作增补,乞学界同人继续批评指正。

 

说明:

“/”表示竹简残断,“□”表示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原重文符号今悉书本字。阙文可补者补于“[ ]”内。

卦符改用文字描述。

按: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有坤、乾两卦的卦符,其文辞格式与其他卦有别。其他卦格式为“卦符+卦名+曰:昔者……”。笔者认为,这两卦卦名均未书,卦符下面一字不是卦名。

 

[]  寡曰不仁。昔者夏后启是以登天,啻弗良而投之渊,寅共工以□江□/(501)

坤上坤下。

卦名未书。传本《归藏》该卦卦名为 ,笔者认为当是“輿(舆)”字省文而不是古文坤。坤为舆(《说卦》、《周易·师·六三》、《周易·剥·上九》),故卦可名舆。剥卦上九剥之坤,变卦为坤,《象传》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 坤为众(《说卦》),坤为人民(秦简《归藏·介》),民犹君之舆,故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

 “寡”字从蔡运章先生释[2]。按:“寡”字不可能是该卦卦名。坤为众,坤为人民,坤卦无“寡”义。“寡曰不仁”是一句告诫帝王之语。《论语·颜渊》:“仁者,爱人。”《礼记·哀公问》:“古之为政,爱人为大。”为君不仁则失众而成孤家寡人,故于坤卦诫曰“寡曰不仁”,以劝人君爱人。《周易·否》亦以乾王坤废、君失民众为不仁。

“夏后启是(筮)以登天”,为帝王者想脱离民众,天理不容,故“啻(帝)弗良而投之渊”。是,读作“筮”。啻,读作“帝”。坤主立秋(《易纬·通卦验》),夏季之后,秋季之始,故曰“夏后启”。坤为河(《周易·泰·九二》),故曰“渊”,故下文曰“江”。

“寅”字从廖名春先生释文[3]。《五行大义·论支干名》:“寅者,移也。”

《山海经·海内经》:“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国语·鲁语》:“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

共工之子治土有功,造福于人民,故帝黜夏后启而代之以共工。阙文似乎可据《山海经·海内经》补作“以[处]江[水]”。坤为众,“共工”一名有“众”义,故言及共工。坤为土,故以土功之荣劝人君造福于人民。

占辞中的“夏后启”、“共工”皆因卦象而言及,其事、其关系不可据以为史实论。

 

 

 [乾]  天目朝朝。不利为草木,賛賛偁下□/(l8l)

卦符乾上乾下。

卦名未书。传本《归藏》该卦卦名为“乾”。

乾为天(《说卦》、《周易·乾·九五》),故言及“天”。天目朝朝,当读作“天目昭昭”。《尚书·商书·高宗肜日》:“惟天监下民,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绝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孚命正厥德。” 天监下民!乾卦卦辞“天目昭昭”和坤卦卦辞“寡曰不仁”均为告诫帝王之语,告诫帝王敬天、爱民。

乾主立冬(《易纬·通卦验》),故曰“不利为草木”。賛賛偁下,当读作“攒攒偁下”,意思是草木黄落,纷扬而下,攒聚敛藏。乾为键(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键》)。按:键为乾卦卦名本字[4]。键,锁牡也。键主闭藏,故曰攒攒。

 

按:传说《归藏》首卦为坤,由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坤、乾两卦的卦辞来看,以坤为首表示对民众的尊重。《周礼·春官·大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 三《易》皆为卜筮之书,绝大多数占辞只是借卦象暗示吉凶而已,并无深意,但三《易》皆为帝王所用,故作《易》之人绝不会放过进言的机会,偶尔也会借机写进一些劝诫之言,这些才是三《易》义理的核心所在。

 

 

肫  曰:昔者效龙卜为上天而攴/(323)

卦符阙。据《周易》,当为坎上震下。坎王则震胎(《五行大义·论四时休王》)。

肫,传本《归藏》作“屯”。肫,通“屯”。屯,难也。震为足(《说卦》《周易·剥·初六》),足陷坎内,其行难也,故曰屯。

效龙,当读作“蛟龙”。下卦为震,震为龙(秦简《归藏·师》),故曰蛟龙。

 

 

[蒙]  曰:昔者□□卜□/

艮上坎下。艮王则坎休。

卦名阙。据传本《归藏》补作“蒙”。坎为知(《周易·临·六五》)、艮为败(《复·上六》),知之败,故曰“蒙”。

 

 

讼  曰:昔者□□卜讼启□□□/

乾上坎下。乾王则坎相。

讼:打官司。乾为金(《周易·噬嗑·六五》《周易·鼎·六五》)、坎为窃(秦简《归藏·归妹》),窃金,必致讼,故曰“讼”。乾为牢(《大畜·六四》),坎为盗寇(《屯·六二》、《蒙·上九》、《需·九三》、《贲·六四》、《睽·上九》《解·六三》),牢中盗寇,必有讼,故曰“讼”。

 

 

师  曰:昔者穆天子卜出师而攴占□□□/(439)/龙降于天而□//远飞而中天苍/

坤上坎下。坤王则坎没。

师,兵众也。坤为众(《说卦》)、坎为盗寇(《周易·蒙·上九》),众寇,故曰“师”。

师卦卦辞,李家浩先生据传本《归藏》补齐:昔者穆天子卜出师而枚占于禺强,禺强占之曰:不吉。龙降于天而道里修远,飞而冲天,苍苍其羽[5]。

穆天子,周康王之孙、昭王之子穆王满也。《国语·周语》:“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王不听,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坤王则坎没,其运逢没,不宜出师,故言及出师不宜之王——穆天子。

攴占,王明钦先生读作“枚占”,是也。以下同。枚占:数筹策算卦。

《山海经·海外北经》:“北方禺强,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 郭璞注:“禺强,字玄冥,水神也。一曰禺京。” 《山海经·大荒北经》:“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强。”坎为北(秦简《归藏·夜》、秦简《归藏·螣》),故言及禺强。

坤王则坎没,其运逢没,故禺强占之曰“不吉”。

师卦二至四爻为震,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故言及天子。穆,和也。坎为和(《周易·兑·初九》),故言及穆天子。

震为龙(秦简《归藏·肫》),故言及龙;坤为地,震居坤下,故曰“龙降于天”。以“龙降于天” 言其运逢没之不吉。

震为途(《周易·睽·上九》)、震为道(《周易·随·九四》)、震为远(《周易·复·初九》),故曰“道里修远”。以“道里修远”言此占不宜出师。

苍:青色。古人常常青黑不辨,黑亦曰青。坎为水(秦简《归藏·陵》),水色黑(《五行大义·论配五色》),故坎为苍(秦简《归藏·比》)。

苍苍其羽:翅膀受伤而发青之貌。其运逢没,用静吉,若妄动,必受伤害,故曰“飞而中(冲)天,苍苍其羽”。

 

 

比  曰:比之木木,比之苍苍。生子二人,或司阴司阳。不□姓□/(216)

卦符上卦残,据《周易》补上卦坎。下卦坤。坎王则坤囚。

比:等待。坤为地,地上有坎,陷阱之象。圣人设险以待,故曰“比”。

木木,秦简原字皆从艸从木。由字形揣测字义,其义应为“茂茂”。《说文解字》:“茂,草丰盛。”坤为众(《说卦》),故曰茂茂。

苍苍:青青。坎为苍(秦简《归藏·师》),故曰“苍苍”。

《周易·比》:“吉。原筮:元永贞,无咎。” 《尚书·周书·洪范》:“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坎王则坤囚,其运逢囚,不吉;若静心等待,必有转盛之机,故曰比之茂茂,比之苍苍。

坎为子(《周易·蒙·九二》)、坤为众,故曰“生子二人”。坎为死(《周易·离·九四》),故曰“司阴”;坎为苍苍,故曰“司阳”。《周易·比》:“不宁方来后夫,凶!”

坎王则坤囚,其运逢囚,静心等待则吉,妄动不宁则凶,故占曰“或司阴司阳”。

 

 

少督  曰:昔者□小子卜亓邦尚毋有吝而攴□(206)

巽上乾下。巽王则乾死。

少督,依卦象并参照《周易》,当读作“少蓄”。乾为金(《周易·噬嗑·六五》《周易·鼎·六五》)、巽为散(秦简《归藏·散》),金散,积蓄少,故曰少蓄。

尚毋有吝:希望没有令人恨惜的事。

 

 

履  曰:昔者羿射陼比莊石上,羿果射之,曰履□□(461)

乾上兑下。乾王则兑休。

《史记·殷本纪》:“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兑为武(《周易·履·六三》、秦简《归藏·节》)、乾为帝王(《周易·履·六三》、秦简《归藏·同人》、秦简《归藏·鼒》),履卦有“武王”之象,而武王商汤名履,故命卦曰“履”。履卦得名于武王商汤之名!

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尧乃使羿上射十日。(《淮南子·本经训》)履卦乾上兑下,二至四爻为离。乾为天、兑为九(《周易·震·六二》)、离为日(《周易·离·九三》)、离为大明(秦简《归藏·豐》),卦有九日坠于天下之象,故言及羿射。

离为射(《周易·解·上六》)、乾为帝王,射者之王,故言及羿。

《说文解字》:“陼,如渚者。陼丘,水中高者也。”兑为泽(《说卦》)、乾为石(《周易·困·六三》),石出泽上,故曰“陼”。

比莊石,当读作“比桩石”。乾为藩牢(《周易·大壮·九四》《周易·大畜·六四》),藩牢由比邻的木桩构成,故曰比桩;又乾为石,故曰比桩石。

卦有九日坠于天下之象,故曰“羿果射之”。

 

 

柰  曰:昔者攷龙卜□□而攴占囷京,囷京占之曰:不吉。柰之□/(2)

坤上乾下。坤王则乾胎。

柰,当读作“泰”。乾为帝王(秦简《归藏·同人》、秦简《归藏·鼒》),坤为人民(秦简《归藏·介》),帝王甘居民下,以民为上,则天下安泰,故曰泰。

攷,秦简原字从弓从攴,当为攷字异文。攷,老也。柰卦二至四爻为兑,兑为老(秦简《归藏·节》、《周易·大过·九二》),故曰攷。又柰卦三至五爻为震,震为龙(秦简《归藏·师》),故曰“攷龙”。攴占:枚占。

乾为键(《周易·乾·九三》),键主闭藏,故曰“囷”。囷,仓也。《说文解字》:“京,人所为绝高丘也。”乾为墉(《周易·同人·九四》),故曰“京”。

坤王则乾胎,其运逢胎,其势弱,故占之曰“不吉”。

 

 

否  曰:昔者□□□/

乾上坤下。乾王则坤废。

否,秦简原字从曰从不。《说文解字》:“否,不也,从口从不。方九切。”否:否定。《尚书·周书·无逸》:“民否则厥心违怨,否则其口诅祝。”《书经集传》:“否,俯久反。”“为人上者而使民心口交怨,其国不危者,未之有也。”乾为帝王(《周易·履·六三》、秦简《归藏·同人》、秦简《归藏·鼒》)、坤为人民(秦简《归藏·介》),人君骄居民上有失民心则民否之,故曰“否”。

 

 

同人  曰:昔者黄啻与炎啻战/(182)/巫咸,巫咸占之曰:果哉而有吝。□/(189)

乾上离下。乾王则离囚。

同人,会同众人。乾为帝王(《秦简《归藏·鼒》)、离为伐(秦简《归藏·节》),兵伐帝王,须会同众人,故曰“同人”。

乾为帝王,乾为金(《周易·噬嗑·六五》《周易·鼎·六五》),金色黄,故曰黄帝;离为火,故曰炎帝。

《周礼·春官》:“ 筮人掌三易,以辨九筮之名。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九筮之名:一曰巫更,二曰巫咸,三曰巫式,四曰巫目,五曰巫易,六曰巫比,七曰巫祠,八曰巫参,九曰巫环,以辨吉凶。凡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上春,相筮。凡国事,共筮。”

《山海经·海外西经》:“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

同人二至四爻为巽,巽为巫(秦简《归藏·鼒》、《周易·巽·九二》),离为咸,故曰“巫咸”。咸,皆也,悉也。离为三(《周易·需·初九》《周易·讼·上九》《周易·同人·九三》),三为多数,故曰“咸”。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同人卦有兵伐帝王之象,故占曰“果哉”。乾王则离囚,其运逢囚,故占曰“有吝”。

 

 

右  曰:昔者平公卜亓邦尚毋有咎而攴占神老,神老占曰:吉。有子亓□间□四旁敬□风雷不/(302)

卦符上卦阙,据《周易》补上卦离。下卦乾。离王则乾没。

右,传本《归藏》作“大有”,当以“大有”为正文。乾为金(《周易·噬嗑·六五》《周易·鼎·六五》)、离为大车(《周易·大有·九二》),大车载金,故曰“大有”。

平公,宋平公,公元前575年至公元前532年在位。离为宋(秦简《归藏·鼒》),离为公(《周易·解·上六》),故言及宋公。三至五爻为兑,兑为泽(《说卦》),泽水平,故曰“平”,故曰“平公”。

尚毋有咎:希望没有灾。

大有卦三至五爻为兑,兑为老(秦简《归藏·节》、《周易·大过·九二》),故曰“神老”。

《尚书·舜典》:“曰若稽古帝舜,曰重华协于帝。濬哲文明,温恭允塞,玄德升闻,乃命以位。慎徽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帝曰:‘格!汝舜。询事考言,乃言底可绩,三载。汝陟帝位。’”“有子亓□间□四旁敬□风雷不/”其意大概与“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之语类似,意思是说此子为帝王之才。

离为大明(秦简《归藏·豐》)、乾为帝王(秦简《归藏·同人》),卦有明君之象,故占曰“吉”。

 

 

大过  曰:昔者日月卜望□/

兑上巽下。兑王则巽囚。

巽为信(《周易·中孚》)、兑为毁折(《说卦》),毁信,大错,故曰“大过”。过,错也。

兑为月(秦简《归藏·兑》),故言及“日月”。望为月盈之日。兑王则月望,故言及“卜望”。月望之时日月东西相望,故言及“日月”。

 

 

亦  曰:昔/

艮上震下。艮王则震相。

亦,传本《归藏》作“颐”,当以“颐”为正文。《尔雅·释诂》:“颐,养也。”《释名·释形体》:“颐,养也。动于下,止于上,上下嚼物以养人也。”郑玄说:“颐,口车辅之名也。震动于下,艮止于上,口车动而上,因辅嚼物以养人,故谓之颐。颐,养也。”震动于下,艮止于上,有口车辅之象,故曰“颐”。

 

 

囷  曰:昔者夏后启卜亓邦尚毋有吝而攴占/(208)

兑上坎下。兑王则坎胎。

囷,传本《归藏》作“困”,当以“困”为正文。兑为法(《周易·蒙·初六》《周易·豐·六二》)、兑为律(《周易·师·初六》)、坎为盗寇(《说卦》《周易·需·九三》《周易·屯·六二》),兑上坎下,盗寇伏法之象,故曰“困”。

离为夏(秦简《归藏·晋》、秦简《归藏·井》)、离为公侯(《周易·解·上六》《周易·晋》),困卦二至四爻为离,故言及“夏后启”。

 

 

井  曰:昔者夏后启贞卜/(319)

卦符阙,据《周易》,当为坎上巽下。坎王则巽没。

巽为木(《说卦》《周易·困·初六》《周易·大过》),坎中有木,故曰“井”。古代以木构架支护井壁,故“坎中有木”为井之象。

离为夏(秦简《归藏·晋》、秦简《归藏·囷》)、离为公侯(《周易·解·上六》《周易·晋》),井卦三至五爻为离,故言及“夏后启”。

 

 

鼒  曰:昔者宋君卜封□而攴占巫苍,巫苍占之曰:吉。鼒之它它,鼒之碎碎。初有吝,后果述。(214)

离上巽下。离王则巽休。

《说文解字》:“鼒,鼎之圜掩上者。从鼎,才声。《诗》曰:‘鼐鼎及鼒。’子之切。”鼒,传本《归藏》作“鼎”,义同。《说文解字》:“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也。”离为缶(《周易·坎·六四》)、离为三(《周易·晋》)、巽为股(《说卦》《周易·咸·九三》),器有三股,鼎之象也,故曰“鼎”。

离为宋。离为心(《周易·明夷·六四》),二十八宿中有心星。《淮南子·天文训》:“星部地名:角、亢,郑;氐、房、心,宋;尾、箕,燕。”《史记·天官书》:“角、亢、氐,兖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牵牛、婺女,扬州。虚、危,青州。营室至东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觿、参,益州。”“宋、郑之疆,候在岁星,占於房、心。”心,宋分野,故离为宋。离为宋、乾为君,故言“宋君”。

巽为巫(《周易·巽·九二》),巽为木(《周易·困·初六》),木色苍,故曰“巫苍” 。鼒卦初爻至五爻为大坎,坎为苍(秦简《归藏·比》),故曰“巫苍”。

离王则巽休,其运逢休,此占不吉。占之曰“吉”是承鼎之“定”义而言,守定则吉。《说文解字》:“它,虫也,从虫而长,象冤曲垂尾形。上古草居患它,故相问无它乎。”它即蛇。它它,秦简原字皆从艸从它,其意应指草中之蛇,故读作“它它”,泛指祸患。鼒卦初爻至五爻为大坎,坎为它(《周易·比·初六》),故曰它它。碎碎,秦简原字皆从卒从大,当读作“碎碎”。鼒卦三至五爻为兑,兑为毁折,故曰碎碎。

离王则巽休,其运逢休,故占曰“有吝”。吝,恨惜也。后果述,王明钦先生读作“后果遂”,可从。遂:实现。

 

 

豐  曰:昔者上帝卜处□□而攴占大明,大明占之曰:不吉。□臣體體,牝□雉雉,/(304)

震上离下。震王则离胎。

豐:大鼓。裘锡圭先生指出,殷墟卜辞反映出豐和庸关系密切,“可以断定‘豐’本是一种鼓的名称”。即“庸是大钟,豐是大鼓,所以它们才会时常并提”[6]。震为鼓(《周易·离·九三》《周易·中孚·上九》)、离为大腹(《说卦》《周易·明夷·六四》),大腹之鼓,故曰“豐”。由此也可反证裘锡圭先生的考证正确。

离为日(《周易·晋》)、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日上之帝,故曰“上帝”。《礼记·礼器》:“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大明,日也。离为日,故言及“大明”。

震王则离胎,其运逢胎,其势弱,故大明占之曰“不吉”。

据卦象卦义,阙文可补作“王臣體體,牝马雉雉”。震为帝王,故补“王”。臣,指臣妾。离为马(《周易·晋》)、离为牝牛(《周易·离》),故补“马”或“牛”。體體,秦简原字皆从肉从豊。雉雉,似应读作“稚稚”。离为大腹,“王臣體體,牝马稚稚”意指怀孕生产。

 

 

大过  曰:昔者□小臣卜逃唐而攴占中虺,中虺占之曰:不吉。过亓门言者□/(523)

震上艮下。震王则艮休。

大过,传本《归藏》作“小过”,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作“少过”,当以“少过”为正文。艮为止、震为足(《说卦》),止步不出,故曰“少过”。过:出访,探望。《史记·魏公子列传》:“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

小过二至五爻为大坎、二至四爻为巽,坎为小(《周易·坎·九二》)、巽为王臣(《周易·蹇·六二》),故曰“小臣”。艮为败(《周易·复·上六》)、震为足(《周易·剥·初六》),败走,故曰“逃”。唐,地名,在今山西省。《周易·旅·上九》旅之小过曰“丧牛于易”,是因为之卦小过二至五爻为大坎,坎为北(秦简《归藏·夜》、秦简《归藏·介》),故言及北方之地易。此处遇坎言唐。虺,毒蛇。坎为它(《周易·比·初六》、秦简《归藏·鼒》),它,即蛇。坎为常(《周易·坤·六五》),故曰“中”。坎为中为蛇,故曰“中虺”。

震王则艮休,其运逢休,故占之曰“不吉”。震为足、艮为门(《周易·同人·初九》),故曰过其门。

 

 

临  曰:/

坤上兑下。坤王则兑相。

《淮南子·道应训》:“成王问政于尹佚曰:‘吾何德之行,而民亲其上?’对曰:‘使之时,而敬顺之。’王曰:‘其度安在?’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王曰:‘惧哉,王人乎!’尹佚曰:‘天地之间,四海之内,善则吾畜也,不善则吾雠也。昔夏商之臣,反雠桀纣而臣汤武;宿沙之民,皆自攻其君而归神农,此世之所明知也,如何其无惧也?’故老子曰:‘人之所畏,不可不畏也。’”

《淮南子·说林训》:“君子之居民上,若以腐索御奔马;若蹍薄冰,蛟在其下;若入林而遇乳虎。”

马王堆汉墓帛书《易之义》:“林(临)之卦,自唯不无瞿(惧)。”《易之义》以“惧”说“临”。兑为惕(《周易·乾·九三》《周易·夬·九二》)、兑为忧(《周易·临·六三》)、坤为众(《说卦》《周易·晋·六三》)、坤为人民(秦简《归藏·介》),畏于民众,故曰“临”。临者,懔也,懔于民众也。此乃治民之道。

 

 

灌  曰:昔者夏后启卜享/

巽上坤下。巽王则坤胎。

灌,传本《归藏》作“观”,当以“观”为正文。《说文解字》:“观,谛视也。”《尚书·商书·咸有一德》:“七世之庙,可以观德;万夫之长,可以观政。”《书经集传》:“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七。七庙亲尽则迁,必有德之主,则不祧毁,故曰‘七世之庙,可以观德’。天子居万民之上,必政教有以深服乎人,而后万民悦服,故曰‘万夫之长,可以观政’。”坤为人民(秦简《归藏·介》)、巽为信(《周易·中孚》),万民皆信,其政教必大有可观,故曰“观”。

观卦谈政教,故言及帝王。坤主立秋(《易纬·通卦验》),夏季之后,秋季之始,故曰“夏后启”。享,秦简原字从酉从昜,通“享”。

 

 

[卒]  曰:昔者□卜出云而攴占□

卒  曰:昔者八山卜出云而攴占囷京,囷京占之曰:不吉。卒/(305)

兑上坤下。兑王则坤休。

一简卦名阙,一简卦符阙,两者可相互参照。

卒,传本《归藏》作“萃”,当以“萃”为正文。萃,聚也。坤为众(《周易·晋·六三》),兑为归(《周易·归妹》),众归,故曰“萃”。

八山,秦简释文读为一字,宜作两字解。萃卦三至五爻为巽、二至四爻为艮。巽为木,木,壮数八(《五行大义·论纳音数》),而艮为山(《说卦》),故曰“八山”。兑为云(秦简《归藏·大壮》),故曰“卜出云”。

囷:仓。二至四爻为艮,艮为室(秦简《归藏·毋亡》),故曰“囷”。《说文解字》:“京,人所为绝高丘也。”坤为虚(秦简《归藏·介》)、艮为高(《周易·同人·九三》),故曰“京”。

 

 

复  曰:昔者陼王卜复白雉□/

坤上震下。坤王则震囚。

复:返,归。震为木(秦简《归藏·陵》),坤为地(《说卦》)。木,生则冒地而出,死则返归于土。坤上震下,入土之象,故曰“复”。

据卦象并考诸史实,“陼王”当读作“楚王”。坤为西南(《坤》)、坤为国(《周易·观·六四》)、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西南国王,故曰楚王。

白雉,得土之瑞。《楚辞·天问》:“昭后成游,南土爰底。厥利维何,逢彼白雉?”周昭王逢白雉而后有南土之底。楚王卜复白雉,意指楚王求复国之瑞。

《史记·楚世家》:

“若敖二十年,周幽王为犬戎所弑,周东徙,而秦襄公始列为诸侯。

“二十七年,若敖卒,子熊坎立,是为霄敖。霄敖六年,卒,子熊眴立,是为蚡冒。蚡冒十三年,晋始乱,以曲沃之故。蚡冒十七年,卒。蚡冒弟熊通弑蚡冒子而代立,是为楚武王。”

西周灭亡,楚始称王。复卦卦辞言及楚王,当作于西周以后。

 

 

毋亡  出入汤汤。室安处而壄安藏。毋亡/(471)

乾上震下。乾王则震没。

毋亡,阜阳汉简《周易》作“无亡”。“无”“毋”同义通用。《说文解字》:“亡,逃也。”震为足(《周易·剥·初六》),乾为牢(《周易·大畜·六四》),足陷牢中,甭想逃亡,故曰“毋亡”。

出入汤汤,当读作“出入伤伤”。乾王则震没,其运逢没,故曰出入伤伤。

毋亡卦二至四爻为艮,艮为屋(《周易·鼎·九四》),故曰“室”。壄,秦简原字从予从土,即“壄”之省文。壄即野。毋亡卦上卦为乾,乾为郊(《周易·小畜》《周易·同人·上九》),故曰野。乾王则震没,其运逢没,宜守定,故曰室安处而野安藏。《周易·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瞿  曰:昔者殷王贞卜亓□尚毋有咎/

离上兑下。离王则兑胎。

瞿,秦简原字从目从瞿,即“瞿”。传本《归藏》作“瞿”。《说文解字》:“瞿,鹰隼之视也。”《礼记·玉藻》:“视容瞿瞿。”《礼记集说》:“瞿瞿,惊遽之貌。”离为目(《说卦》)、兑为惕(《周易·乾·九三》《周易·夬·九二》)、兑为戒(《周易·小过·九四》《周易·既济·六四》),戒惕之目,故曰“瞿”。

瞿卦三至五爻为坎,坎为殷,故言及殷王。

《竹书纪年》曰:“盘庚即位,自奄迁于北蒙,曰殷。”(《水经·洹水注》)《汲冢古文》云:“盘庚自奄迁于北蒙,曰殷虚。南去邺州三十里。”(《史记·项羽本纪》索隐)坎为北(秦简《归藏·夜》)、坎为蒙,北蒙,故坎为殷。坎为幽谷(《周易·困·初六》),故坎为蒙。

 

 

散  曰:昔者//□卜□散实而攴占大明/

卦符上爻阙。与秦简《归藏·螣》相对比可知此卦为巽上离下。巽王则离相。

散,传本《归藏》作“散家人”,散家人,当读作“散嫁人”。离为女、巽为散(《说卦》《周易·涣》),女散嫁人,故曰“散”,故曰“散家人”。《周易》作“家(嫁)人”。

离为大明(秦简《归藏·豐》),故曰枚占于大明。

 

 

节  曰:昔者武王卜伐殷而攴占老耆,老耆占曰:吉。□(194)

坎上兑下。坎王则兑废。

《说文解字》:“节,竹约也。”《孟子·离娄》:“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朱熹《集注》云:“符节,以玉为之,篆刻文字而中分之,彼此各藏其半,有故则左右相合以为信也。”兑为约,坎为准,约以为准,故曰“节”。(参见《周易·节》)

节卦下卦为兑、二至四爻为震,兑为武(《周易·履·六三》)、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故言及“武王”。坎为殷(秦简《归藏·瞿》),故曰“卜伐殷”。

耆,秦简原字从老从止,当读作“耆”。《说文解字》:“耆,老也。从老省,旨声。” 兑为老(《周易·大过·九二》),故曰枚占于老耆。

 

 

涣  曰:昔者高/(328)

巽上坎下。巽王则坎囚。

涣,散也。《说文解字》:“涣,流散也。”坎为鬼(《周易·睽·上九》《周易·既济·九三》《周易·未济·九四》)、巽为散(秦简《归藏·散》、《周易·中孚·九二》《周易·小畜》),鬼魂流散,故曰“涣”。

涣卦三至五爻为艮,艮为高(《周易·同人·九三》《周易·既济·九三》),故曰“高”。

 

 

[蹇]  □□/

坎上艮下。坎王则艮相。

《周易》名之曰“蹇”,传本《归藏》亦有蹇卦。蹇,难也。坎为祸患(秦简《归藏·鼒》、《周易·随·九四》)、艮为室(秦简《归藏·毋亡》),祸患临室,故曰蹇。

 

 

损  曰:/

卦符上卦阙,据《周易》补上卦艮。下卦为兑。艮王则兑囚。

兑为成(《周易·豫·六五》校)、艮为败(《周易·复·上六》),成而败,故曰“损”。

 

 

[咸]  曰/

咸  曰/

一简卦名阙,一简卦符阙,两者可相互参照。

兑上艮下。兑王则艮没。

咸,通“禁”。《周易》临卦初九之辞和九二之辞“咸临”,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均作“禁林”,由此可见“咸”与“禁”通假。兑为法(《周易·蒙·初六》《周易·豐·六二》)、艮为止(《说卦》),依法禁止,故曰禁。

 

 

恒我  曰:昔者女过卜作为缄而/(476)

卦符阙,据《周易》,当为震上巽下。震王则巽相。

恒我,传本《归藏》作“恒”。《说文解字》:“恒,常也。”震为动(《说卦》)、巽为信(《中孚》),其德有信,行为有常,故曰“恒”。我,当读作“娥”。震、巽皆为女(秦简《归藏·归妹》、《周易》),故秦简《归藏》增字名之曰恒娥。

女过(過),当读作“女娲”(参见秦简《归藏·[随]》)。缄:封闭。恒卦二至四爻为乾,乾为键,键主闭藏,故曰“卜作为缄”。

 

 

罽  曰:昔者赤乌止木之遽,初鸣曰鹊,后鸣曰乌。有夫取妻,存归亓家。/(212)

兑上乾下。兑王则乾相。

罽,秦简原字为罽省厂而刂作匕,当读作“剡”,即古文锐(参见《说文解字》)。兑为斧(《周易·巽·上九》)、乾为金(《周易·鼎·六五》),金斧,故曰锐。《周易》名之曰“夬”,夬亦有锐义。异名同义。

乾为帝王(秦简《归藏·同人》),帝王赤绂,故曰“赤”;兑为莫夜(《周易·夬·九二》),故曰“乌”。遽:急,仓猝。兑为夬夬(《周易·夬·九三》),即快快,故曰“遽”。鹊:笑之声。乌:哭之音。兑为归(秦简《归藏·归妹》),乾主闭藏(秦简《归藏·恒我》),此占不宜遽出,若妄动,终将招致祸患,故曰“赤乌止木之遽,初鸣曰鹊,后鸣曰乌”。

乾为男(《周易》)、兑为成(《周易·豫·六五》校),成年男子,当婚,故曰“有夫取妻,存归亓家”。乾主闭藏,故曰“存”。亓,同“其”。

 

 

[敂]  曰:昔者/(5)

乾上巽下。乾王则巽死。

卦名阙。《周易》作“姤”,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周易》作“敂”,当以“敂”为正文。 敂,击也。乾为金、巽为木(《说卦》),金克木,故曰敂。

 

 

兑  曰:兑兑黄衣以生金,日月并出兽□/(334)

卦符阙,据《周易》,当为兑上兑下。

兑卦,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名“夺”。《篇海类编·通用类·大部》:“夺,强取也。”《广韵》:“敚,强取也。古夺字。”兑当为敚字之省。

兑,正秋也(《说卦》),兑主秋分(《易纬·通卦验》),兑为八月(《周易·临》),兑为实(《周易·归妹·上六》),兑为成(《周易·豫·六五》校),兑为收(《周易·井·上六》)。秋分之时,万物皆成,杀而收之,故曰“敚”曰“夺”。

《周易》以兑居金之正位,由此可知兑为金。兑为金,金色黄,故曰“兑兑黄衣以生金”。兑为月望(秦简《归藏·大过》),月望之时日月东西相望,故曰“日月并出”。兑为羊(《周易·归妹·上六》),故曰“兽”。

 

 

丽  曰:昔者上/

离上离下。

丽,通行本《周易》作离,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作“罗”,均应读作“俪”。俪,偶也。离主婚媾(《周易·贲·六四》)。《说卦》:“相见乎离。”万物至此相俪成偶,繁衍生息,故离为娠(《周易·震·上六》)、为大腹(《说卦》《周易·明夷·六四》)。

 

 

劳  曰:昔者蚩尤卜铸五兵而攴占赤□/(536)

坎上坎下。

劳,疲也。坎为罢(《周易·中孚·上九》校),故曰“劳”。

《史记·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索隐》引管子曰“蚩尤受卢山之金而作五兵”。)“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於是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坎为乱(《周易·既济》),故言及作乱典型蚩尤。

坎卦二至五爻为离,离为火,故曰“赤”。“赤”下当补“乌”字。坎为乌(秦简《归藏·陵》),故曰枚占于赤乌。

 

 

陵  曰:昔者赤乌卜浴,水通而见神为木出焉,是啻/(503)

坤上艮下。坤王则艮死。

坤为土、艮为山(《周易·随·上六》),土山,故曰“陵”。

陵卦三至五爻为震,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帝王赤绂,故曰“赤”。坎为水,水色黑,故曰“乌”。坎为水,故曰“卜浴”。震为帝王、震为林(《周易·屯·六三》),故曰“见神为木出焉”。震为帝王,故曰“啻”(帝)。

 

 

介  曰:北北黄鸟,杂彼秀虚。有叢者□□有□□人民/(207)

震上坤下。震王则坤没。

介,固也。坤为人民、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帝王得民,统治稳固,故曰“介”。

北北,当读作“败败”。二至四爻为艮,艮为败(《周易·复·上六》),故曰败败。坤为黄(《周易·坤·六五》),艮为鸟(《周易·旅·上九》),故曰“黄鸟”。三至五爻为坎,坎为乱(《周易·既济》),故曰“杂”。艮为高(《周易·同人·九三》),故曰“秀”。坤为虚(《周易·升·九三》)。震王则艮休坤没,故曰“北北黄鸟,杂彼秀虚”。《说文解字》:“虚,大丘也。”

坤为众(《说卦》),故曰“叢”,故曰“人民”。

 

 

归妹  曰:昔者恒我窃毋死之[药]/(307)/□□奔月而攴占□□□/(201)

卦符阙。据《周易》,当为震上兑下。震王则兑死。

兑为归、震为女(《周易·随》《周易·震·上六》),故曰“归妹”。归妹:意思是把媳妇娶回家。兑与震为夫妇(《周易·随》),兑男娶震女,故曰“归妹”。

归妹卦三至五爻为坎,坎为常(《周易·坤·六五》),故曰“恒”。我,当读作“娥”。震为女,故曰娥。坎为盗寇(《周易·蒙·上九》),故曰“窃”。坎为常、震主生,常生,故曰“毋死”。归妹卦二至四爻为离,离为药(《周易·无妄·九五》),故曰“毋死之[药]”。震为足(《周易·剥·初六》)、兑为月(秦简《归藏·大过》、秦简《归藏·兑》),故曰“奔月”。

 

附录:传本《连山》归妹卦卦辞详解

 

有冯羿者,得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娘[2]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无恐无惊,后且大昌。”姮娥遂托身于月。(李淳风《乙巳占》)

参照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归妹》,可知此占为归妹卦卦辞。

此处引文与秦简《归藏》惯用句式有别,与秦简《归藏·归妹》句式不同,且多出一个人物——冯羿,因此,可以确信李淳风《乙巳占》所引出自《连山》而非《归藏》。

归妹卦,震上兑下。震王则兑死。兑为归、震为女(《周易·随》《周易·震·上六》),故曰“归妹”。归妹:意思是把媳妇娶回家。兑与震为夫妇(《周易·随》),兑男娶震女,故曰“归妹”。

冯:徒涉。震为足(《周易·剥·初六》)、兑为渊(《周易·乾·九四》),足在渊上,故曰“冯”。

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尧乃使羿上射十日。(《淮南子·本经训》)

归妹卦震上兑下,二至四爻为离。震为足、兑为九(《周易·震·六二》)、离为日(《周易·离·九三》)、离为大明(秦简《归藏·豐》),卦有九日坠于足下之象,故言及射日之羿。羿擅射。离为射(《周易·解·上六》)、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射者之王,故言及羿。

归妹卦三至五爻为坎,坎为常(《周易·坤·六五》)。坎为常(《周易·坤·六五》)、震主生,常生,故曰“毋死”。归妹卦二至四爻为离,离为药(《周易·无妄·九五》),故曰“毋死之药”。

兑为西(《周易·小畜》)、震为帝王、离为牝(《周易·离》)、离为大腹(《说卦》),故曰“西王母”。

“娘娥”即下文之“姮娥”。姮娥即嫦娥。“姮娥”“嫦娥”均由秦简《归藏·归妹》之“恒我”变来。恒,常也。归妹卦三至五爻为坎,坎为常,故曰“恒”。我,当读作“娥”。震为女,故曰娥。坎为盗寇(《周易·蒙·上九》),故曰“窃”。

震为足(《周易·剥·初六》)、兑为月(秦简《归藏·大过》、秦简《归藏·兑》),故曰“奔月”。

兑为黄(秦简《归藏·兑》),故曰“枚筮于有黄”。

震为喜(《周易·无妄·九五》),故曰“翩翩归妹”;震为独(《周易·复·六四》)、兑为西,故曰“独将西行”;兑为月,震王则兑死,月光蒙昧,故曰“逢天晦芒”;兑为忧惕(《周易·临·六三》《周易·乾·九三》),震王则兑死,故曰“无恐无惊”;兑与震为夫妇(《周易·随》),故曰“后且大昌”;兑为月,故曰“托身于月”。
在后来的传说中,还有一个人即逢蒙与后羿、嫦娥联系在一起。“逢蒙”无疑得名于“逢天晦芒”。
 
“嫦娥奔月”这一神话是由筮人根据归妹卦的卦象、卦义而创造的。在秦简《归藏》中,恒娥奔月尚未与冯羿联系在一起。《归藏》简而《连山》繁,后世的传说则更繁,据这一线索来判断,《连山》当晚于《归藏》。《连山》的语言特征与《归藏》类似,《连山》不可能是夏《易》。
 

 

渐  曰:昔者殷王贞卜亓邦尚毋有咎而攴占巫咸,巫咸占之曰:不吉。不渐於/(335)

巽上艮下。巽王则艮废。

渐,渐次有序也。艮为鸟(秦简《归藏·介》)、巽为信(《周易·中孚》),鸟有信,候鸟也。候鸟以鸿雁为典型。鸿,飞成行,止成列,排列有序,故曰“渐”。

渐卦二至四爻为坎,坎为殷(秦简《归藏·瞿》、秦简《归藏·节》、秦简《归藏·螣》),故言及殷王。离为咸(秦简《归藏·同人》),故曰枚占于巫咸。

巽王则艮废,其运逢废,故巫咸占之曰“不吉”。

 

 

晋  曰:昔者//卜享帝晋之虚作为□/

晋  曰:昔者夏后启卜享帝晋/(336)

离上坤下。离王则坤相。

晋,秦简原字从艸从晋。晋,进也。离为日、坤为地,日出地上,故曰“晋”。

离为夏,故言及夏后启(秦简《归藏·囷》、秦简《归藏·井》)。享,秦简原字从酉从昜,读作“享”。离为日,故曰“卜享帝”。坎为唐(秦简《归藏·小过》),即晋地,故坎为晋。坎为晋,坤为虚(秦简《归藏·介》),故曰“晋之虚”。虚,大丘也。

 

 

明夷  曰:昔者夏后启卜乘飞龙以登于天而攴占□□/

坤上离下。坤王则离休。

夷,伤也。离为日、坤为地,日落地下,故曰“明夷”。

离为夏,故言及夏后启(秦简《归藏·囷》、秦简《归藏·晋》)。离为飞(《周易·乾·九五》)。离为火,火炎上如飞,故离为飞。明夷三至五爻为震,震为龙(秦简《归藏·师》、秦简《归藏·肫》),故曰“飞龙”。震龙居离日之上,故曰“登于天”。

据传本《归藏·郑母经·明夷》,下文当为“枚占于皋陶,皋陶占之曰吉”。皋,水边高地。明夷坤上离下,二至四爻为坎。坎为水,离为火,坤为地。坤居坎上,故曰“皋”;以水和土而经火烧,故曰“陶”。有臣名曰“皋陶”(见《尚书·舜典》),故曰枚占于皋陶。《周易·明夷》:“利艰贞。” 坤王则离休,其运逢休,不吉。自晦其明坚守其定则吉。

 

 

螣  曰:昔者殷王贞卜亓邦尚毋有咎而攴占巫咸,巫咸占之曰:不吉。卷亓席,投之谿。螣在北为狄□/(213)

坎上离下。坎王则离死。

螣,秦简原字为螣字省月,当读作“螣”。该字从虫,读作螣是合适的。螣,螣蛇,一种会飞的蛇。《荀子·劝学》:“螣蛇无足而飞,梧鼠五技而穷。”《淮南子·主术训》:“螣蛇游雾而动,应龙乘云而举。”《火珠林法》云, 螣蛇“乃虚幻恍惚之神”,主“怪异邪魔之事”[7]。离为飞(秦简《归藏·明夷》、《周易·乾·九五》、《周易·贲·六四》)、坎为蛇患(秦简《归藏·鼒》、《周易·比·初六》),飞蛇,故曰“螣”。读作螣也合乎卦象。

 

坎为殷(秦简《归藏·渐》),故言及殷王。离为咸(秦简《归藏·同人》),故曰枚占于巫咸。咸,皆也,悉也。离为三(《周易·需·初九》、《周易·讼·上九》、《周易·同人·九三》),三泛指多数,故曰“咸”。坎王则离死,其运逢死,故巫咸占之曰“不吉”。

《仪礼·既夕礼》:“至于圹。陈器于道东西,北上。茵先入。属引。主人袒。众主人西面,北上。妇人东面。皆不哭。乃窆。主人哭,踊无算。袭,赠用制币,玄纁束,拜稽颡,踊如初。卒,袒,拜宾。主妇亦拜宾;即位,拾踊三,袭。宾出,则拜送。藏器于旁,加见。藏苞筲于旁。加折,却之。加抗席,覆之。加抗木。实土三。” 坎王则离死,其运逢死,故曰卷亓席投之谿。卷,秦简原字误作螣字右半部分,据句意和卦义读作“卷”。离中虚,故曰卷。亓,同“其”。谿,秦简原字从亦从谷,当读作“谿”。坎为水,坎为幽谷(《周易·困·初六》),故曰谿。

坎为北(秦简《归藏·夜》),故曰“在北”。狄,秦简原字不从火而从匕,据句意和卦义读作“狄”。《说文解字》:“狄,赤狄,本犬种。狄之为言淫辟也。”历史上,狄人长期作乱。坎为乱(《周易·萃·初六》、《周易·既济》),故言及作乱之狄。

 

该卦卦名于《周易》作既济,于传本《归藏》作“岑霁”。“岑霁”,当读作“涔霁”。涔,连阴雨。霁,天放晴。涔霁,时雨时晴。坎为雨(《小畜·上九》、《鼎·九三》),离为日,时雨时晴,故曰“涔霁”。时雨时晴,邪魔怪异,捉摸不定,故《周易》卦辞曰“初吉终乱”。坎为不宁(《比》、《中孚·初九》),故曰“乱”。

“既济”、“螣”、“涔霁”,惟有“涔霁”与《周易》卦辞的联系最为紧密,因此,当以“涔霁”为正名。“既济”一名当源于“涔霁”,又受未济卦名的影响而被改作“既济”。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卦名多有独创,“螣”名与秦简《归藏》卦辞“在北为狄”合,与《周易》卦辞“初吉终乱”也有呼应。“螣”与“涔霁”均取“乱”义,可见圣人对该卦卦义认识一致,而《周易》“既济”一名明显与卦辞不符,“既济”当非本名。

 

 

[未济]  曰:□□□□□攴卜□□□/

离上坎下。离王则坎死。

卦名阙。《周易》和传本《归藏》作“未济”。未济:未渡。《尔雅·释言》:“济,渡也。”《史记·宋微子世家》:“襄公与楚成王战于泓。楚人未济,目夷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济击之。’公不听。”坎为水(秦简《归藏·陵》),离为舟筏(《周易·泰·九二》),舟在水上,未成其渡,故曰“未济”。

 

 

遯  曰:遯垣以入为羽,不高不下即利。初事有利,□/(463)

乾上艮下。乾王则艮胎。

遯,秦简原字不从豚而从彖。《周易音义》:“遯,徒巽反。字又作□(从彖),又作遁。同。隐退也,匿迹避时奉身退隐之谓也。郑云:逃去之名。《序卦》云:遯者退也。”《周易本义》:“遯,退避也。”《周易·乾·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乾乾”即“键键”,意思是关门闭锁。《周易》以闭门不出为避灾方式之一。乾为键(《周易·乾·九三》)、艮为门(《周易·同人·初九》),关门,故曰遯。

乾为墉(《周易·同人·九四》),故曰垣。垣,秦简原字从艸从旦,据句意和卦义读作“垣”。艮为鸟(秦简《归藏·介》),故曰“羽”。乾王则艮胎,其运逢胎,其势尚弱,宜安贞守常,故曰“不高不下即利”。

 

 

亦  曰:昔者北[敢]/(343)

夜  曰:昔者北[敢]夫夫卜逆女/

艮上巽下。艮王则巽胎。

“亦”与“夜”古文字形相近,易讹,当以“夜”为正文。巽为女(《周易·姤》)、艮为夫,艮与巽为夫妇(《周易·蒙·六三》),卦有娶女婚媾之象,古者娶女以夜,故名之曰“夜”。《周易》名之曰“蛊”,立意不同。

初爻至四爻为大坎、二至四爻为兑,坎为北(秦简《归藏·螣》)、兑为敢(秦简《归藏·[随]》),又艮与巽为夫妇,故曰北敢夫妇。夫夫,当读作“夫妇”。卦有娶女婚媾之象,故曰“卜逆女”。逆,迎。逆女:娶媳。

蒙之蛊(《周易·蒙·六三》)曰:“勿用娶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随]  曰:昔者北敢夫夫逆女过而攴占□/(404)

卦符上爻阙,与秦简《归藏》毋亡卦相对比后可以确定此卦为兑上震下。兑王则震死。

卦名阙。《周易》名之曰“随”。传本《归藏》作“马徒”,亦取“随”义。随,从也。《礼记·郊特牲》:“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夫也者,夫也。夫也者,以知帅人者也。”震为女(《周易·震·上六》《周易·归妹》《周易·泰·六四》),兑为男(《周易·归妹》),兑与震为夫妇(《周易·归妹》)。女从男,妇从夫,卦有从人之象,故曰“随”。随,从也。

三至上爻为大坎,坎为北(秦简《归藏·螣》、秦简《归藏·夜》)。上卦为兑,兑为敢。兑为武(秦简《归藏·节》、《周易·履·六三》),故兑为敢。又兑与震为夫妇,故曰北敢夫妇。夫夫,当读作“夫妇”。逆:迎。

女过(過),当读作“女娲”。娲,本义当为蜗。兑为介(《周易·兑·九四》)、兑为贝(《周易·震·六二》),由此可知兑为蜗。震为女、兑为蜗,女蜗,其字从女更宜作人名,故曰女娲。此处女娲尚未为神。

《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风俗通》:“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絙于泥中,举以为人。”

《淮南子·览冥训》:“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

关于女娲的传说似乎与随卦卦象、卦义有关:

随卦讲夫妇之道,故言及女娲作人;兑王则震死,其运逢死,故曰“力不暇供”;随卦三至五爻为巽、上卦为兑,巽为绳、兑为泽(《周易》),故曰“引絙于泥中”。

随卦兑上、震下、初爻至四爻为离、二至四爻为艮、三至五爻为巽、三至上爻为大坎。离为火,故曰“炼”;兑为白《周易·贲·六四》)、兑为黄(秦简《归藏·兑》)、离为赤、巽为苍(秦简《归藏·鼒》)、坎为乌(秦简《归藏·陵》),又艮为石(《说卦》),故曰“五色石”;巽为苍,故曰“苍天”;离为龟(《周易·颐·初九》)、震为足(《周易·剥·初六》),故曰“鳌足”;兑王则震死,故曰“断鳌足”; 坎为乌、震为龙(秦简《归藏·师》),兑王则震死,故曰“杀黑龙”;坎为北(秦简《归藏·螣》),故言及冀州;离为火、巽为茅(《周易·否·初六》),故曰“积芦灰”;艮为止(《说卦》)、大坎为淫水(秦简《归藏·陵》),故曰“止淫水”。

 

 

筮  曰:筮□之□筮盍之□□/(573)

离上震下。离王则震废。

筮,通“噬”。震为鼓(《周易·离·九三》)、离为大腹(《说卦》),鼓其腹,饱食之象,故曰噬。

 

 

 [贲]  曰:昔/

艮上离下。艮王则离没。

卦名阙。《周易》作“贲”。贲,文饰也。《周易音义》:“贲,傅氏云:贲,古斑字,文章貌。郑云:变也,文饰之貌。王肃云:有文饰,黄白色。”

《彖》曰:“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离为文(《彖》)。离为火,火主文章(《五行大义·论卅六禽》),故离为文。离为文、艮为手(《说卦》),手下文章,故曰“贲”。贲,文饰也。

 

 

中孚  曰:啻□卜/(317)

巽上兑下。巽王则兑没。

孚,秦简原字从吉从色。宜依《周易》以“中孚”为正文。孚,信也。《说文解字》:“孚,卵孚也。从爪从子。一曰信也。徐锴曰:鸟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 《杂卦》:“中孚,信也。”

巽为孚。《尚书·周书·君奭》:“若卜筮,罔不是孚。”巽为筮(《周易·巽》),世人无不敬信卜筮,故巽为孚。孚,信也。巽为信。

兑为节(《周易·节》)、巽为信,节而信之,故曰中孚。

啻,读作“帝”。中孚卦二至四爻为震,震为帝王(《周易·既济·九三》),故言及帝。

 

 

大□  曰:昔者/(408)

[大壮  曰:昔者丰]隆卜将云雨而攴占囷京,囷京占之曰:吉。大山之云倏/(196)

/壮  曰:昔者丰隆/(320)

震上乾下,震王则乾囚。

三简相互参照,可补齐卦名及部分卦辞。壮,强盛,有气魄。乾为天(秦简《归藏·[乾]》),震为雷(传本《归藏·初经·初厘》),雷震天上,故曰“大壮”。

震为雷,故曰“丰隆”。隆,雷声。三至五爻为兑,兑为云(秦简《归藏·卒》),故曰“卜将云雨”。乾为键(《周易·乾·九三》),键主闭藏,故曰“囷”。囷,仓也。《说文解字》:“京,人所为绝高丘也。”乾为墉(《周易·同人·九四》),故曰“京”。雷震天上,故卜将云雨而占之曰“吉”。乾为墉、兑为云,故拟之曰“大山之云”。倏:快,忽然。兑为快快(《周易·夬·九三》),故曰“倏”。意思是大山之云倏尔而至。

 

对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的几点认识

 

《归藏》托古言筮,但所涉人名却多本乎卦象,因卦象而杜撰,故不可视之为历代卜筮记录。

《归藏》的命筮辞例“尚毋有咎”见用于《左传》《国语》以及包山楚简而不见于殷墟卜辞和周原卜辞,其韵文形式的占辞亦与《左传》所载占辞类似而与殷墟卜辞和周原卜辞大相径庭,从语言特征上来看,《归藏》不可能是殷《易》。

《归藏》以离为心星主宋(秦简《归藏·鼒》)、以离为荧惑(传本《归藏》),这些星名不见于殷墟卜辞,这些卦象不见于《周易》,这也是《归藏》晚出的明证。关于星的论述屡见于《春秋》《左传》。

《归藏》提到了“阴”和“阳”(秦简《归藏·比》),而“阴阳”之说不见于殷周卜辞以及周初文献,由此可见《归藏》晚出。

《归藏》提到了楚王(秦简《归藏·复》),而据《史记·楚世家》,至西周亡,楚始复兴,武王始称王。《归藏》还提到了春秋晚期的宋平公(秦简《归藏·右》、秦简《归藏·鼒》)。

综合以上线索,可以断定:《归藏》成书于春秋晚期或战国时期。《归藏》不是殷《易》。当今学术界对此认识基本一致[8]。其实,最早提及《归藏》的文献《周礼》并没有说《归藏》是殷《易》。

《归藏》以坎为北为唐(秦简《归藏·小过》)、为晋(秦简《归藏·晋》),以坤为西南为楚(秦简《归藏·复》),由此推测《归藏》当出于东周王室或宋。言及殷王之卦皆不吉,而“武王卜伐殷”吉,由此推测《归藏》不太可能出于宋。《归藏》假托前王言筮,借前王的影响加强筮占的可信度,颇有尊王之意,因此,《归藏》极有可能出于衰微的东周王室。这与《周礼》所谓大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之说正合。

[1] 朱兴国:《三易通义》,齐鲁书社2006年版。

[2] 蔡运章:《商周筮数易卦释例》注[52],《考古学报》2004年第2期。

[3] 廖名春:《王家台秦简〈归藏〉管窥》,《周易研究》2001年第2期。

[4] 朱兴国:《乾卦新解——据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简帛研究网2007.11.3

[5]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年第1期。

[6] 裘锡圭:《甲骨文中的几种乐器名称》,载《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2年版。

[7] 郭志城、李郅高、刘英杰编著:《中国术数概观·卜筮卷》,中国书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314、285页。

[8] 李学勤:《周易溯源》,巴蜀书社2006年版,第四章;李零:《跳出〈周易〉看〈周易〉》《中国方术续考》,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234~244页。

 
 

本文链接:朱兴国: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全解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赵汀阳:天下体系的一个简要表述
·论公义——2009年末故宫之中的对话
·李泽厚:再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
·牟宗三:《略論道統﹑學統﹑政統》
·迈可.莫林诺: 灵程指引
·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
·王國維:殷周制度論(1917年)
·夏可君:张载《西铭》之传释与注释
·蒋介石:科学的学庸(蒋介石讲大学、中庸之道)
·朱兴国: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全解
相关文章
·裘锡圭 戴燕:古典学的重建
·赵汀阳:惠此中国——内含中国的天下
·成中英:不能把儒学变成具有国教地位的宗教信仰
·葛兆光:许倬云新著《说中国》解说
·宗白华: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
·蒋介石:科学的学庸(蒋介石讲大学、中庸之道)
·汤一介:新轴心时代的中国儒家思想定位
·李明辉、戴志勇:转化儒家,以立现代民主之基
·甘阳、陈明、刘小枫等:康有为与制度化儒家
·朱兴国: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全解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