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专题公共神学专题 文章正文
范亚峰:过红海——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11-13 点击:

2009115

经文:《出埃及记》141318

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因为你们今天所看见的埃及人,必永远不再看见了。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为什么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你举手向海伸杖,把水分开,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得荣耀。我在法老和他的车辆、马兵上得荣耀的时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了。”

 

这个主日是一个非常不平常的主日,在北京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中,守望教会有500位左右的弟兄姊妹在海淀公园东门室外聚会;同时本周二,即113,本人下岗;2日,上海万邦教会受到逼迫;3日,崔权牧师收到有关“非法宗教活动”的通知。弟兄姊妹,可见中国教会现在到了红海边上的时候。

对共产主义来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事件,即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持续三个月左右的“四渡赤水战役”。这里有一个精确的对照,即“渡赤水”与“过红海”。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文明来说,“渡赤水”是一场非常关键和核心的战役。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毫无疑问到了国度性争战的时刻。因此,今天读的这几节经文值得我们查考和学习。

在这样一场国度性的争战中,摩西是如何对以色列人说的呢?十四节记载说,“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在这里,让我们看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当中国教会面临好像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情况时,摩西对以色列人所说的是,“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以为自己是兴起为主争战的,实际上这种概念是不正确的。不是我们兴起为主争战,而是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是上帝为我们争战,而不是我们为上帝争战,这是非常关键和核心的一点。

为什么不能说是我们为上帝争战,而是上帝为我们争战呢?这里涉及到我们对付自己的态度。我们的禁食祷告是不是为上帝做的一个善工呢?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很多时候就会悲观失望,会说:“主啊,我都为你禁食祷告三个月了,怎么还不垂听呢?怎么还要受苦呢?” 其实禁食祷告为要使我们与主更加接近、更加像主,而不是说让我们为主做大事。我们要为主做大事,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因为我们是被主所用,而不是为主做事。我们教会一位弟兄主日和我分享,他的父母亲有感动说,神呼召这位弟兄全职服事,他自己很疑惑。我回答说:“马丁路德有句名言:你要逃避上帝的呼召好像逃避瘟疫一样。” 对所有想读神学、想全职事奉的,我一般的做法和别的教会完全相反,别的教会可能都会鼓励、认为有为主的心志非常值得赞赏,可我劝勉是先逃避。因为中国教会有太多为主做事的人,可太少被主所用的人,这两者之间有根本的区别。上帝所用的管道和器皿和时代的工人是被主所用的,而不是为主做事。为主做事,自己有很强的意识,即上帝是一方,我是独立的另外一方。这样的人从一开始做事工时“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而时间一长,逐渐变为“见到很多人,少见耶稣”,到最后则是“不见耶稣,只见一人”。

以色列人过红海是一个惊心动魄的画面,在这个画面中,埃及法老全副武装,而以色列人手无寸铁,没有任何还击的能力。其实整本《圣经》的历史就是,上帝常常把人处于一种惊心动魄的极限情境当中,让人对自己感到绝望。人什么时候真的对自己绝望,上帝就什么时候开始动工;人认为自己很有本事,上帝就不会动工。上帝把以色列人置于一种极为邪恶、无路可走的状态,正如杨荣丽姊妹的一位在广州的亲属说,临汾教会和杨氏家属现在来到了红海边上,前有大海,后有追兵,已无路可走,只有仰望上帝了。这位家族五代信主的基督徒对临汾教会受到的逼迫的认识是非常正确的。

那我们该怎么过红海?以色列人又是如何过红海的呢?以色列人过红海是透过耶和华为他们争战,是上帝为以色列人争战。也正因为此,以色列人虽然手无寸铁,还是胜过埃及的法老;整个埃及法老的军队倾覆在大海之中,而以色列人走红海如行干地。这就是以色列人过红海的经历。现在临汾教会、守望教会、万邦教会、圣山团队现在受到全面的逼迫,也就是说,中国教会国度性的争战现在进入一个关键的时期。那么在这种情况底下,我们如何争战得胜呢?我们争战的核心不是需要有更多的精兵兴起为主争战,而是我们要仰望上帝,正如摩西对百姓说,你们只管静默,不要做声,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因此我们要牢记的是,我们在未来的日子,经过水、火之地,却能够在仇敌面前摆设筵席,完全靠的是耶和华上帝。也许有人会问,从913的临汾教案到现在,难道我们靠的不是上帝吗?中国教会难道不是等候耶和华吗?我说不是,因为我们看到的是冷漠、我们没有仰望。大部分教会认为,临汾教会堵公路、上访是激进,临汾教会不属灵,和我们没有关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没有一个确信,没有祷告,没有上帝肢体的概念。我们知道,中国教会有两种分法,一种是区域性的分法,比如说温州教会、河南教会、东北教会、北京教会等;同时也经常听到另外一种分法,即城市的教会和乡村的教会。就在这个当中,丧失了国度性教会的看见,即大家都是耶稣基督的身体。可见,我们在耶稣基督的身体上没有合一。设想一下,若我们的左胸被人打了一拳,那我们身体会不会感到疼痛?我们会不会用双脚跑开去躲避?我们双手会不会还击?它们会不会说,左胸被打,离我老远呢,跟我什么关系?如果我们的左胸被砍了一刀,我们的手会这样抱怨我们的左胸吗?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这样。通过这个比喻,让我们看到现在的中国教会是何等的羞愧,多么的羞辱主名。当我们左胸被打时,有些人说打得好,有些人说,谁让它往刀尖上碰呢?明明告诉你刀放在那里,你还往上面碰,你活该。我们和临汾教会都是耶稣基督的肢体,临汾教会正如我们肢体的左胸,而我们现在是怎样看待我们受伤的肢体的呢?我们麻木、缺乏仰望耶和华、缺乏对上帝的信靠,根本不把它看成是属乎神家的肢体、耶稣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恩典中国巨人的一部分。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来到了又一个阶段,112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新的时期。各地有这么多受逼迫的肢体,我们该怎么办呢?这时候,我们一同来回想过红海的经历。刚才我们已经讲到共产主义文明渡赤水的经历,而中国在共产主义改革之后的基督化,也要有这样的经历——过红海。不同的是,我们这次过的是属灵的海洋——共产主义的红色海洋。

那我们如何来渡过这个红色海洋呢?什么是共产主义的红色海洋呢?共产主义的红色海洋就是毛泽东的江湖。当党国不能容忍神国的时候,神的子民就需要走出党国,走过海洋,这是我们真实的经历。我们要牢记1958年中国教会之所以会被连根拔起的原因。在三自运动中,中国教会的基督徒否认主的比例骇人听闻,1949年号称有七十万至八十万的基督徒,但是在1958年的三自运动当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否认主。可见,即使人数达到了七十万至八十万,但是上帝仍然不喜悦,教会被连根拔起,只有剩下的余民在监狱里面为主作见证,如王明道、谢模善、林献羔等。在文革中当过民兵连长的张荣亮,家在山上,文革时他家有聚会,因为他家在半山腰,有人在瞭望,如果有人来时,教会马上转移。教会的游击战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透过看中国教会的历史,我们就要明白,我们在这个时候共同作为上帝的子民、基督的身体、同一个教会成为耶和华军队的重要性。我们试想,如果当时以色列民没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以色列子民、耶和华的军队、都归摩西带领,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而今天的中国教会,离成为一支军队差得很远。今天的中国教会没有仰望神,今天的中国教会是一个缺乏国度异象的教会,缺乏耶稣身体异象的教会,我们非常麻木。89年之后,有一首歌叫《历史的伤口》,当时台湾中广新闻网的广播员说的几句话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你流血,我痛心,好像左眼和右眼”。当时台湾看到北京出现惨案时说的这几句话,让我二十岁的心灵非常的感动。我们今天的教会,作为耶稣基督的身体如果没有“你流血,我痛心,好像左眼和右眼”这样的经历的话,我们的军队怎么能够得胜呢?同样我们也很难有信心说,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

因此说,首先教会要合一,成为一支耶和华的军队,其次要明白是上帝为我们争战,而不是我们为上帝争战,是我们被神所用,而不是我们为神做事,这是根本的区别。也正是因着这个区别,我们才会将荣耀归给神,并见证从神而来的荣耀。所以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守望教会原来预料的计划没有成功,九月三十号签约失败,十月三十号搬新堂失败,但是上帝的带领超出他们的所求所想,最后上帝要带领守望教会实践他们当初的异象——为中国福音的新大陆而守望,为这个古老的文明能够成为福音的新大陆来守望。这个冬季的守望,在明年的春天杏花绽开的时候,能够看见守望教会、整个中国家庭教会打开宗教自由的大门。整个北京、整个中国因着这个冬季的守望,我们的中国教会渡过了共产主义的红色海洋。从此之后,中国教会在教产问题上、在敬拜问题上,神的子民就脱去了心灵的奴役和精神的奴役,我们的教会、恩典中国也真正为自由中国的奠基,这是上帝对中国教会的带领。

奥运之后党国对民间社会的三波打压,前两波,无论是零八宪章、笔会还是维权律师和公盟,都不是很困难。今天,上帝让中国的教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要见证中国家庭教会是不是像柏克讲的“教会是自由的堡垒”。如果我们看过巴顿将军的话,就会知道,巴顿将军在二战和德国人大战的时候,他祷告说:“主啊,下雪吧,我们需要一场大雪!”结果夜里真的下雪了。二战时,在英国、美国整个基督教会为胜过邪灵、黑暗权势恒切地祷告。

今天的中国教会也要像在全世界为每一块土地脱去奴役、带来祝福和自由一样,上帝的基督家庭教会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是唯一的能够为中国人捍卫自由的力量。但是是否如此呢?这就需要我们的弟兄姊妹被主所兴起。你若是神的子民,那么你就站到耶和华的军队里面去!感谢神,我们小小的圣山团队和中原教会有两位弟兄参加了守望教会当天的聚会,在风雪当中去见证了北京教会历史性的一幕。当我看到天明牧师身上布满雪花的时候,有一种巨大的感动。感谢神!在刚过去的四天时间里,守望教会的照片和视频感动了华人教会和普世教会无数的弟兄姊妹。远志明弟兄说,“感谢主,你们是世界上不配有的。”当时在聚会的现场,还有几位七十多岁的弟兄姊妹,他们在如此寒冷的风雪当中还是赶到了现场。不管怎么样,如果你是神的子民,那么就请你站到这个队伍当中去!人类历史性的一幕、中国家庭教会影响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历史的时刻已经来临!这时候,上帝所预备的精兵,所预备的忠心、良善的仆人们都要为主兴起发光。弟兄姊妹,我从89年开始到现在已经预备了20年,感谢主,让我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工作,使我这个卑微的人被神高举。前天,我心里很清楚上帝的旨意,因此我非常平静、非常感谢神,心里没有任何的怨言。如果靠着人的话,我早就失去工作很多次了,可上帝一直保守到现在,等一切都预备好了的时候,才把工作丢掉。盼望弟兄姊妹从今天这样的分享中得着激励、得着上帝清晰的带领。

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这两句简单的话,包括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上帝必为我们争战,另一方面是我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因此,愿我们正如《诗篇》说的一样,“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他是我的磐石,我必不动摇” 。我们要做的是,只管静默,不要作声。我们的静默,是恒切地祷告,我们以祷告来摇动上帝的手。三位一体的上帝为我们争战、我们被主所使用,那么主的精兵在这个时候能够为主做美好的见证。因这个缘故,我们知道,未来几个月是深刻影响中国历史,影响自由中国和恩典中国命运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愿摩西的话能够激励每位弟兄姊妹恒切地祷告,使我们认识到自己是耶和华军队的一员,操练自己成为上帝所重用的精兵。使我们在这个当中,愿意跟中国教会一道走过红色海洋,看见上帝对中国教会美好的带领,使我们的生命在主里面如火挑旺一样。愿主大大地复兴我们每个弟兄姊妹的属灵生命!

回应祷告:

主,我们以祷告的心来到你跟前,来寻求你的帮助。主,我们相信你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是掌管历史的主宰,然而我们信得很不够。主,求你赐给中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无伪的信心、坚定的信心!主,在这个非常的岁月中,更求你让我们学会仰望你、学会等候你,让我们每个人、每个教会都能够学会来寻求你的帮助。主啊!求你让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学会默默地等候你,让我们明白你在我们中国教会中美好的旨意。主,也恳求你赐给我们一颗愿意为你摆上的心,一颗尽心、尽性、尽意爱主我们神的心。求你在我们每个弟兄姊妹心中做美好的工作,在每个家庭、在每个教会做美好的工作。愿我们领受从你而来的异象和使命,也让我们看到耶稣基督与我们并肩作战,让我们靠着耶稣基督有满心的喜乐和平安。

主!我们在这里同心合意地为因你的名的缘故而受逼迫的临汾教会、守望教会、上海的万邦教会、圣山团队向你献上祷告和祈求。主!恳求你赐给我们中国教会一个合一的灵,让我们每个人都为我们的灵胞献上我们应有的禁食祷告和守望祷告。主!恳求你垂听我们每个弟兄姊妹在你面前献上的有声和无声的祷告。惟愿我们向你祷告的时候,你就在我们中国教会当中行奇事;当我们向你呼求的时候,你就转向我们,向我们施行拯救;当我们仰望你的时候,求你使我们看到你与我们同在的明证。谢谢主,如此祷告,奉主圣名,阿们!


本文链接:范亚峰:过红海——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王志勇牧师:中国基督教公共神学纲要
·于建嵘:基督教的发展与中国社会稳定——与两位“基督教家庭教会
·刘同苏:不准合法与不准信主——关于“万邦”事件的分析
·刘同苏: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范亚峰:过红海——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
·基督教信仰与西方政治——从基督教的观点看政府和法律
·刘同苏:活出来的宪法——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
·陈永苗:基督徒如何看教会的政治权威——评范亚峰被开除事件之三
·陈永苗:为基督徒范亚峰从事政治辩护
·刘同苏:城市家庭教会崛起的缘由与意义
相关文章
·杨凤岗:《宗教美国,世俗欧洲?》书评
·孙向晨:论《利维坦》中神学与政治的张力
·孙向晨:基督教的政治化理解
·路斯德尼《圣经法律要义》简介篇
·范亚峰:政教关系互动模式初论
·任军锋:“神佑美利坚”——“公民宗教”在美国
· 【博雅公法论坛】刘小枫——民主政治的神学问题
·李向平:公民基督徒与基督教的中国化问题
·王志勇:加尔文与二十一世纪中国知识分子
·韩客尔:基督教的私有财产观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