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新闻 文章正文
沈大伟:中国政治面临硬威权、软威权、新加坡等四个选项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3-31 点击:
我不是崩溃论者,我不想中国崩溃,我希望它成功。”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说。

  

  “(中国)不要崩溃。”

  在新书《中国的未来》华盛顿发表会上,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正微笑举着自己的书供记者拍照,突然,他吐出了这四个中文字。鲜红色的书封面正中有一个硕大的问号,问号的一点幻变成一颗黄色五角星,呼应着中国国旗的图案,或许这也代表了沈大伟等“知华派”学者对中国现状和未来的迷惑。

  在新书中,沈大伟将中国比喻为一辆驶近交通环岛(或圆环、回旋处;roundabout),亟需选择合适出口的车。他坦言,关于中国将驶向何方,他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

  在他眼中,如今中国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达到他四十年学术生涯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年前,沈大伟在《华尔街日报》发表名为《中国即将崩溃》的评论文章,指中国政治体制“严重崩坏”,社会面临随时可能爆发的高压,党的末日(endgame)已经开始。《环球时报》随后批评他为“庸俗的对华占卜者”,请他“自重并三思”,外界更有传他已登上中共黑名单。

  如今,沈大伟措辞明显变得谨慎,力求为自己“正名”。

  对于一年前引起的那场“中国崩溃论”争议,他强调,文章的标题出于编辑之手,他虽表示异议,但已来不及修改。除此之外,沈大伟还表示,衰落(decline)和崩溃(collapse)之间,不能划上等号。他所预期的,是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衰落而非崩溃,这是一个短则数年,长则数十年的过程。

  “我不是崩溃论者,我不想中国崩溃,我希望它成功。”沈大伟说。

  沈大伟。

  在“崩溃”一文前,他被普遍认为是对华温和派,一直被中国高级智囊机构奉为座上宾,并被中国外交学院列为美国“知华派”学者前三名。沈大伟坚称,他的观点并非嬗变无常。“不是我的观点变了,而是中国变了。”

  他在新书发表会中对邓小平赞誉有加,称他在文化大革命后摒弃个人崇拜、个人集权,中国经济才有了其后的持续高速增长。而近几年的中国政府,则在倒行逆施。“邓小平如果还在世,看到这些应该不会高兴。” 沈大伟将“习近平及共产党的权力过于集中”列为中国面临的首要政治挑战。

  “崩溃”一文引起轩然大波时,沈大伟曾以“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为题开讲。如今,他将文章扩写成专著,发现“十字路口”的比喻已不足以形容中国未来道路的复杂性,交通环岛也许更为贴切。

  在沈大伟眼中,中国政府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宣布锐意深化改革,然而三年过去了,由于体制本身的阻力,大量的改革举措仍未落实。中国就如一辆在环岛兜圈的车子,多次错过了出口,仍未能决定何去何从。

  他在书中写道,中国面临四条岔路:往左倒退至新极权主义(neo-totalitarianism);沿着现今的硬威权主义(hard authoritarianism)道路一直往前;走回1998年至2008年的软威权主义(soft authoritarianism)道路;或是大力开放改革、向右转向“新加坡模式”的半民主社会(semi-democracy)。

  沈大伟解释,新极权主义会导向中国经济倒退和共产党崩溃,相反,半民主则将促成中国的改革,逐渐过渡至民主社会。然而,半民主和新极权主义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中国距离拥有新加坡式民主的特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共产党是否会容忍新加坡式民主是个问题。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私营经济发展和全球化程度加深,人民和军方对于党独揽权力都有忌惮,中国倒退到新极权主义的机会也较低”, 沈大伟说。

  因此,沈大伟判断,中国未来几年可能走的道路,很可能是在威权主义的软、硬二者中择其一。继续走2009年至今的硬威权主义道路是最简单易行的选择,然而,中国只能执行有限的改革,面临经济停滞和党国衰落,直至整个系统崩坏。“如果走这条路,经济停滞或将变成新常态。”沈大伟说。

  据他观察,中国政治通常在“收放”之间转换。一般来说,“放”的阶段持续6至8年,紧随着的是2年的“收”,两者来回转换。然而这一次,中国的“收”阶段已长达7年。

  沈大伟较为怀念的,是1998年至2008年间,走在软威权主义道路上的中国。他说,当时公民社会、学术界、媒体舆论等较为开放,存在党内民主。政府能释放力量推进中国温和改革,实现部分转型。

  沈大伟重提他2008年的旧作《中国共产党:收缩与调试》,当时,党的收缩与调试同时存在。

  “在如今,我看不到党在调整。” 在沈大伟看来,决定中国未来的最关键并非经济或外交,而在于政治体制。

  根据以往列宁主义国家的兴衰史,沈大伟一一列出列宁主义政权生命周期。从革命夺权、巩固权力、社会转型、官僚化和国家体制僵化,一步步走向“为应对经济停滞和僵化,采取调试及有限度的多元主义”,这是中国走上软威权主义道路后势必要采取的措施。接下来,箭头指向了又一个问号。

  “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列宁主义国家在成功走过这一步后,依然维持专制统治。”沈大伟总结道。


沈大伟:我不是崩溃论者 中国应考虑新加坡式民主

  2016-3-25 20:43| 来源:BBC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周四(3月24日)在华盛顿表示,中国要想充分发挥经济潜力、达到真正社会稳定,或许应该考虑新加坡模式。

  “民主有很多形式,不能一概而论。我当然不会建议中国采用美国式的民主。”沈大伟在智库威尔逊中心说,“如果中国采取半民主(Semi-Democracy)模式的话,应该是非常接近新加坡模式。”

  这位著名的“中国通”学者说,“中国距离拥有新加坡式民主的特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共产党是否会容忍新加坡式民主也是个问题。”

  尽管如此,他说,新加坡式民主对中国仍然是可能的。

  在沈大伟刚刚出版的新书《中国的未来》中,他列出四种中国可能的发展之路,包括新极权主义,硬威权主义、软威权主义和半民主。他说中国目前正处于硬威权主义。

  他认为新极权主义会让中国衰退、收缩甚至崩溃;硬威权主义会让中国进行有限的改革,但要面临停滞和衰退;如果采取软威权主义,中国会采取温和改革,并经历部分转变;而采取半民主模式,则会让中国改革成功、彻底转型。

  “经济可能是中国过去30年的关键,”他说,“(但是)政治是中国未来至少30年,包括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键。”

  沈大伟说,继续硬威权主义之路是最容易的选择,但不是最优的选择。走在这条路上,中国经济将相对滞涨,并将加剧已经存在的社会问题,并将导致中国共产党的漫长衰退(protracted decline)。

  “我没有在预测中国或是中国共产党会崩溃。”他意有所指地说,“我预见的是相对的经济滞涨,社会问题积聚,政治系统加剧衰败(decay),以及执政党衰落(decline)。衰落不等于崩溃,这是两种不同的现象。”

  沈大伟和“中国崩溃论”

  去年3月,沈大伟在《华尔街日报》刊登标题为《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的文章,“中国崩溃论”随即引起广泛关注。然而沈大伟指出,文章标题是《华尔街日报》编辑所起,并非他本意。

  “我不是崩溃论者。”沈大伟说,“我不希望中国崩溃,我希望中国成功、改革,并且在各方面进步。”

  与此同时,有人指出沈大伟在《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一文前后对中国的态度变化巨大,由温和派转变为唱衰派。

  沈大伟说,自己的观点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中国。

  “我当时和现在的论调都是列宁式政党会不可避免地收缩。”沈大伟提及他在2008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收缩与调试》一书。这本书在2011年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

  “当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正在调试阶段,”他说,“但是自从2009年,即这本书出版后的一年,中国偏离了原本逐步政治开放的路径。”

  沈大伟说中国政治通常在收放之间转换。他说通常中国有6年到8年处于“放”的阶段,之后两年处于“收”的阶段,然而现在中国已经处于“收”的阶段第7年了。

  尽管他承认中国的经济增速仍然十分显著,但他说,“没有政治自由化,我认为中国无法达到真正的经济增长潜力。目前的滞涨将会成为新常态。”

  沈大伟说政治改革会催化经济改革。“如果中国不在政治上前进,中国在经济和社会问题上就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局限。”

本文链接:沈大伟:中国政治面临硬威权、软威权、新加坡等四个选项,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李伟东: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之路”
·贺卫方:关于周永康案的四点评论
·数万人游行示威 成都西安等地爆反日游行
·贾也:锋锐所案追踪,是否偏离法治之路?
·《十二公民》与12位检察官的改革渴望
·何光沪:我的抗议:人民没有安全,“国家安全”还有意义吗?
·季卫东:中政委座谈实录
·中国法治指数低于全球平均值
·江平、陈光中、高铭暄 呼吁 保障律师权利
相关文章
· 韩国宪法法院罢免朴槿惠判决书全文翻译
·许成钢:以“真改革”释放经济活力
·季卫东:告慰聂树斌冤魂,比问责更重要的是制度反思
·麦克-彭斯:特朗普的完美搭档、敬虔的基督徒
·黄裕生:在叶秀山老师告别仪式上的致辞
·“死磕律师”的黯然结局——聚焦北京锋锐律所主任周世锋案庭审
·翟岩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宣判 当庭称不上诉(附庭审记录)
·翟岩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进行法庭调查 被告人当庭承认检方指控
·中国警察网:“考拉”反省:成为了境外组织在中国渗透的棋子
·方舟子:科技部等部门的专家们自己先要有科学素养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