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评论 文章正文
李强:“关于国家构建的理论思考”讲座笔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7-28 点击:


2016-07-26 MP 用来督促阅读写字的
李强老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著有《自由主义》、《群己论识》,以及几十篇论文。6月17日这次题为“关于国家构建的理论思考”的讲座基本是老师几十年思考的总结。

以下是我根据录音和PPT照片整理的,如有争论的地方并不一定代表强叔的本意。

摘要:福山在近作《政治秩序的起源》中将国家构建视作良好政治秩序的三大要素之一,对学术界重新思考国家问题做出贡献。
对国家问题的研究构成历史社会学、政治科学、政治哲学的重要议题,但各学科研究国家问题的视角有很大区别。目前,在国家研究领域占主导地位的是社会学的研究方法,该方法从结构与功能的角度分析国家,而忽略了政治哲学所关注的国家分类问题,从而无法理解不同类型国家在近代经济社会生活中发挥的不同作用。融合历史社会学的方法与政治哲学的方法有助于全面理解国家构建问题。
 
一、研究缘起:福山的启发
从十几年前开始关注国家构建问题:
传统中国社会政治与现代资本主义:韦伯的制度主义解释,1996(《社会学研究》)——在大家集中讨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之外,强调韦伯制度主义的视角,传统中国之所以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新教伦理只是一个次要的方面,主要的方面是政治结构和法律结构。
国家能力与国家权力的悖论——兼评王绍光、胡鞍钢《中国国家能力报告》,1998——Michal Mann对于despotic power和infrastructural power两个权力的区分,认为国家权力大不等于国家能力大,在许多情况下国家权力越大国家能力越弱。
(宪政)自由主义与现代国家,2001——对自由主义的梳理,从霍布斯、洛克到美国建国之父,到德国的政治哲学。在冷战时期,自由主义理论偏重于某一些观点,另一些观点受到忽视,特别是国家理论,当时认为不需要国家理论state building就可以有一个liberal society。
后全能主义体制下现代国家的构建,2001——同年开始用这个理论解释中国的问题。中国在后全能主义体制下政治改革面临三个主要方面的任务,一个是现代国家的构建modern state building,再一个是宪政constitutionalism,另一个是民主democracy。中国的政治改革不单纯是民主化,最核心的是构建现代国家。传统中国的国家,从秦始皇之后就是一个国家体制,但这个国家渗透社会能力、动员社会能力比较低;1949年后构建了一个全能主义国家体系,但没有办法支撑市场经济和现代社会的发展。所以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在结构全能主义国家体系的基础上构建现代国家。这是最核心的一篇。
现代国家制度构建与法律的统一性,2002——当时大家关注中国中央和地方法律不统一的问题。我认为法律统一性的前提是现代国家的构建。
从现代国家构建的视角看行政管理体制改革,2008——十七届六中全会出了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文件,我感觉受到了鼓舞,在讨论的基础上写了这篇。
State capacity, DemocraticPrinciples and Constitutional Order: Modern state building in Post-Totalitariansociety,2010
 
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衰败》——福山是不是改变了在《历史的终结》中的观点,拥抱中国模式?福山自己说没有改变,但至少福山看问题比过去看得更加全面。
“构成政治秩序的有三种基本类型的制度:国家、法治和责任制。”——其实我在差不多15年前这三点就概括出来了。这三点概括得非常到位。
福山非常敏锐,可能深刻有所欠缺,但也不能说福山缺乏形而上的哲学思维能力,因为他很熟悉黑格尔、科耶夫,历史的终结是基于《精神现象学》。不过卷入实际事务太多。福山最大的长处一是敏锐,一个是有一种世界性的眼光,我们是靠看书来思考理论问题,他不仅靠看书,还全世界跑,行万里路,导致他非常敏锐。
福山在国家理论方面的贡献:
1、强调国家在政治秩序研究中的核心地位(这个在政治科学里本来应该不成问题,但很长时期关注不够)——国家构建与经济发展;国家构建与民主化
这两点不是说福山本人有多大贡献,而是他以一个名人的身份把这个话讲出来。国家构建与经济发展是老生常谈了,比如最典型的自由主义者亚当斯密就说过现代国家至少要在三个方面要为市场经济提供制度调节;经济史专家卡尔·波兰尼在《大转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市场经济不是一种nature economy自然经济,而是人为的,一定需要国家外在的制度环境;韦伯在《经济通史》里讲现代资本主义需要的若干个重要条件,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理性化国家和理性化的法律体系。虽然很多人都谈过,但毕竟福山携“历史的终结”之余威再来谈,又使大家进一步知道:喔!经济发展需要现代国家。但福山讲的有很大的问题——问题就不讲了。
国家构建与民主化,在福山之前,像查尔斯·梯利就有更准确、更深刻的描述,民主化的对象是国家制度,没有现代国家怎么民主化呢?自由派理解民主是政治民主。
2、颠覆在国家构建历史叙事中的西方中心论范式,从全球视野考察国家,将传统中国的国家构建(从秦始皇开始)置于现代国家构建的中心地位。
 
福山理论的缺憾:
1、过分强调国家的结构主义特征:官僚制、非人格化,忽视国家能力(忽视Michal Mann这么重要的理论,典型的政治学者,对其它学科关注不够);实际上有了结构,还会有很多其它的问题。
2、缺乏对国家类型的关注,譬如,(从秦始皇开始中国就有现代国家)对中国几千年、改革前、改革后国家的区别缺乏任何关注。
 
因为福山的这么多启发和缺陷,国家问题又如此重要,激发我重新回过头来理一下国家问题,看看能不能有一些理论方面的突破。下面是我思虑的过程。
二、思考国家问题:历史社会学的贡献
谁在研究国家问题?很多人。从西方学术界的传统,(中国基本没什么明显的研究,只有一些概括性、介绍性的东西)有三个领域都有贡献,一个是历史社会学,五六七十年代成果非常丰硕,但近来越来越微观化、实证化,从理论角度看贡献就小了。
历史社会学首先构建社会学的传统,社会学对于国家问题的研究有两大传统:
一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国家自主性问题,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家是没有自主性的(当然这个自主性和黑格尔的自主性不是同一个概念),国家是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的工具,马克思也讲上层建筑的反作用,但自主性并不强。二战后西方新马克思主义者主要关注的问题是国家自主性,希望能有新的突破。但这个是解释性的,和今天我要关注的问题稍稍有一些距离。
二是韦伯,韦伯学派构成了二战后西方历史社会学研究国家问题的主流。韦伯本人在现代性的研究中强调国家的重要性,现代性的两大基本特征是现代国家制度与现代资本主义。现代国家制度在韦伯体系里占有核心地位。
“只有在理性化的国家中,资本主义才能发展起来,它的基础是有专长的官吏积极和理性化的法律。”——《经济通史》
韦伯对于现代国家的定义,构成了今天西方研究国家问题的基础。现代国家是在一个特定的领土上,一个机构垄断了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利。这个非常重要。
根据韦伯,现代国家的特征是:
一、国家表现为一套制度或曰机构(institutions);研究政治哲学的人一看到这句话就会想到英国以霍布斯为代表的机械主义与德国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有机体论的差别。韦伯不是有机体论,国家是一个组织,是一个institution。
二、国家以特定的领土为界域;
三、国家垄断了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利。“合法”在韦伯的体系中至关重要。韦伯虽然是社会学家,但有非常强的人文关怀、宗教和哲学……韦伯是可以联结社会学和政治哲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我特别欣赏诺伯特·艾利亚斯(Norbert Elias),著作有The Civilizing Process等。艾利亚斯在韦伯强调国家垄断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利的基础上,特别强调税收的垄断。
艾利亚斯:税收的垄断
我们所谓的现代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是以相当程度的垄断为特征的。个人被剥夺了自由使用军事武器的权利(美国就不是现代国家),这一权利由不论何种形式的中央权威所保有。同理,对财产或个人收入征税的权力也集中在社会的中央权威手中。这样,流入这样权威的财政手段维持了它对军事力量的垄断,而后者反过来又维护了对税收的垄断。这两者没有主次之分,它们是同一垄断的两个方面,如果一方不存在,另一方会自动消失,尽管在有些时候,某一方面的垄断统治会比另一方面受到更强烈的动摇。
 
我在韦伯和艾利亚斯的基础上,在一篇文章(《从现代国家构建的视角看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中概括过现代国家的三个基本特征:
1、现代国家体现为特定领土上存在的一套公共权力机构,这一机构垄断了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利。凭借这种垄断,一切法律的制定、惩罚的实施皆由国家掌握,而统一的政治与法律秩序也因此而成为可能。
2、现代国家对使用暴力权力的垄断是与它对税收权的垄断联系在一起的。国家不同于社会或市场中的其他行为者,它不依赖提供有偿服务而维持自身的运行,而依赖强制征收赋税所形成的公共财政维持公共权力的运作。(当时政府靠服务收钱荒唐透顶。经济学家奥尔森(Mancur Lloyd Olson)《权力与繁荣》讨论土匪和国家的区别,土匪是留下买路钱,国家是坐地征税,形成公共财政,这对思考今天中国的问题是有启发的)
3、国家垄断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与税收的权力,目的不在于为国家机构自身或国家机构的成员谋求福利,而在于为一国的人民提供“公共产品”。这种公共产品至少包括对内提供秩序与服务,对外提供安全保障两方面。
 
还有几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我正在研究过程中,结论一会儿再说。
一个是Charles Tilly(查尔斯·蒂利),关于现代国家的结构有非常精彩的描述,在《强制、资本与欧洲国家》的导论中认为:
一个控制了特定地域人口的组织如果具备了下列特征的话,便是国家:
1、它与在该领域的其他组织产生了分殊(differentiated)——分殊这个词,在社会学最早是19世纪的斯宾塞描述现代社会和传统社会的不同时用过,韦伯的著作也有类似的意思,因为他把国家看作和其它不同的institution。这个分殊有一些和政治哲学有关的东西,但蒂利关注的不在这。
2、它是自主的(autonomous)——什么是自主?马克思主义的自主是超越阶级的、公共的;黑格尔的自主是国家不受市民社会、党派左右的影响,百分之百的自主性、公共性。
3、它是集权的(centralized)
4、它的各个分支机构以制度化的方式彼此协调
 
迈克尔·曼(Michal Mann)《社会权力的来源》,在韦伯的基础上进了一步。韦伯在分析整个社会问题的时候,大概是从政治的、经济的和宗教的三个角度、三者的关系,来研究社会问题。迈克尔·曼把政治分成了政治的和军事的,从政治的、军事的、经济的和意识形态四个角度来分析社会权力的来源,有非常宏大的历史视角。
迈克尔·曼真正在理论方面的贡献,是区分了两个层面的国家权力。其一是国家的专制权力(despoticpower),即国家精英可以在不必与市民社会各集团进行例行化、制度化讨价还价的前提下自行行动的范围(range)。其二是国家的基础性权力(infrastructuralpower),即国家能力。它指的是国家事实上渗透市民社会,在其统治的领域内有效贯彻其政治决策的能力(capacity)。
根据这两种权力强弱的状况,迈可·曼对历史上以及现实中的国家作了分类,归纳出四种理想类型:一、两种权力均弱型,如西欧中世纪的封建国家;二、强专制权力弱基础性权力型,如中华帝国、罗马帝国等传统帝国;三、弱专制权力强基础性权力型,如西方近代以来的官僚制国家(美国、西欧);四、两种权力均强型,当代的集权主义国家(苏联)即属于此类。
 
历史社会学里还有一个另类,我特别感兴趣的,就是波齐(Gianfanco Poggi?)。重视韦伯的贡献(其他人,比如福山说他的国家理论是从韦伯来的,但我一看他对韦伯的了解是相当有限的),波齐专门写过韦伯的专著,他讲许多人把韦伯的国家理论概括为支配理论,这是对韦伯的大的误解。受韦伯的影响,他关注国家的类型,将近代国家的发展划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包括封建制、等级制(英国议会制度、法国三级会议)、绝对主义、立宪制国家、自由民主国家。他不仅仅重视国家的结构,还从另一个角度,看国家的基础是什么,国家和社会的关系。封建制是完全私人性的,权利和义务是私人化的;等级制是二元化、二元制的,以一个等级为基础,而不是以个人效忠为基础,既有私人性,又有公共性;绝对主义国家公共性更强一些;到了立宪制国家和自由民主国家,整个国家的公共性特征更明显。
 
历史社会学大框架中贡献比较大的是比较历史社会学研究,将国家的研究视角拓展出欧洲之外,特别是关于中国有很不错的研究。
许田波:战争及国家形成——春秋战国与近代早期欧洲之比较War and state formation in ancient China and early modern Europe
赵鼎新:东周战争与儒法国家的诞生Warfare in the Eastern Zhou and the Rise of the Confucian-LegalistState——按照迈克尔·曼《社会权力的来源》四个维度,政治、经济、军事、意识形态,研究春秋到战国、再到秦始皇的现代国家的转型。
加州学派对中国经济社会史的研究
历史社会学必须将经济史、社会史、政治结合起来研究,蔚为大观,成果丰硕。
 
历史社会学的贡献:
强调国家构建与现代经济社会的关系
概括现代国家的结构和功能特征
现代国家的起源:战争、收税、精英等方面(详尽的、有历史依据的分析)
相对于政治学研究的不足:秉持价值中立的科学原则,缺乏基于价值判断基础上对不同类型国家的分类研究,从而无法真正理解不同类型国家的国家能力问题。
 
二、政治科学:“找回国家”
二战后以美国为重镇的政治科学不再将国家作为政治学研究的中心问题。
J. P. Nettl, The state as a Conceptual Variable解释原因:美国传统pluralisticsociety “The relative “statelessness” of American social science coincides withthe relative statelessness of the United States美国是个多元主义国家,联邦政府相当于一个平台,各个政治力量、利益团体都可以影响这个平台,美国没有一个state。
英国:只有“sovereign”概念,国王在议会是一个主权者,而不是一个state。
斯考切波等学者:找回回家!批判多元主义。
《找回国家》范式的成就:强调国家自主性(在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中的价值)、重复国家制度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这个是老生常谈);(稍微有一些贡献的)关于国家能力,强国家、弱国家的比较研究,但缺乏形而上的理论思考。(基本是中观的、微观的,缺乏宏观的,基本上没什么东西)
 
四、政治哲学的视角
从霍布斯开始,现代国家的构建一直是政治哲学关注的核心问题。
霍布斯:人在本质上是一种自私、冷酷的动物。他们互相竞争、猜忌,追求权力、财富与荣誉。“在没有一个共同权力使大家摄服的时候,人们便处在所谓的战争状态之下。”为了摆脱战争状态,过一种安全的生活,就必须有一个使大家摄服的共同权力,这就是国家,即“利维坦”,这个“利维坦”是集体人格的化身,是集体意志的体现:“象这样统一在一个人格之中的一群人就称为国家,在拉丁文中称为城邦。这就是伟大的利维坦(Leviathan)的诞生,——用更尊敬的方式来说,这就是活的上帝的诞生;我们在永生不朽的上帝之下所获得的和平和安全就是从它那里得来的”。
霍布斯是现代性政治理论的最早奠基者。现代政治的核心理论是从霍布斯开始的,他讲得非常透彻。
霍布斯之后分为两支:自由派的方向和更加强调集体意志的方向。
自由派也没有忘记国家。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能够发挥作用的前提是看得见的国家。斯密在《国富论》中专门论述了国家必须履行的若干职能。第一,国防的职能,“保护本国社会的安全,使之不受其他独立社会的暴行与侵略。”第二,司法的职能,“为保护人民不使社会中任何人受其他人的欺侮或压迫,换言之,就是设立一个严正的司法行政机构。”第三,“建立并维持某些公共机关和公共工程。这类机关和工程,对于一个大社会当然是有很大利益的,但就其性质说,设由个人或少数人办理,那所得利润决不能偿其所费。所以这种事业,不能期望个人或少数人出来创办或维持。”——自由主义的很多人都忘了这个。亚当·斯密还专门举过中国的例子,为什么中国借款利率那么高?因为中国法律没有办法保护借出人的利益,所以中国没有发展出西方资本主义与法律制度有很大关系。这是典型的自由派。
另一支,从霍布斯到卢梭,卢梭把这个国家看成是公共意志凝聚的产物,然后到了黑格尔,一个伟大的政治哲学家。与英法近代政治理论相比,德国政治理论有其独特的关怀。英法德国更关注现代民族国家的构建。英法近代政治理论发展的背景是现代国家构建大致完成,因而国家内部各种权力的制衡以及宪政结构成为关注的核心。而德国作为后发展国家,现代民族国家构建一直是德国政治的核心任务。在这种情况下,德国政治理论很长时期较少关注国家内部的宪法制衡,而更多地关注现代国家的构建。
黑格尔关于国家性质、国家组织方式以及国家与市民社会关系的理论。
黑格尔将国家定义为“伦理理念的实现——是作为启示出来的,清楚知道自身的实体性的意志的伦理精神”。国家是绝对精神的体现。
强调国家的自主性,国家是公共性最完整、最全面的体现,所有国家之外的机构都有私人性,要防止私人性侵蚀国家,能体现自主性的国家是好的国家,自主性就是百分之百的公共性。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区别。
 
政治哲学关注的核心问题:1、为什么需要国家,国家的重要性;2、何种类型的国家是良善国家?
为回答何种类型的国家是良善国家的问题,政治哲学主要围绕两方面的视角:
1、国家与社会(市场)的关系。按照国家从小到大有个光谱:Anarchism-Libertarianism(新自由主义)-liberalism(罗斯福、罗尔斯)-welfarestate(福利国家,社会主义民主)-total state.
2、国家权力的来源及行使方式。亚里士多德的三种政体,孟德斯鸠的分类,当代关于威权主义、民主的分类等。
比如卡尔·斯密特对于totalism的分析,极权主义这个词是美国人弄出来的,实际上早在20世纪30年代施密特就有讨论totalism。
斯密特把文艺复兴以来的国家划分为三种类型,第一是17世纪的绝对主义国家,第二是自由主义的中立国家,第三是全能国家(total state)。在斯密特看来,当时的苏联以及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所追求的国家都是全能主义国家。
斯密特认为,国家存活的基本条件是国家与市民社会维持明确的区分(一看就是黑格尔出身)。一旦这一区分不复存在,一旦国家干预的范围超出“政治”领域,不再处理纯粹的政治问题,而是侵入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国家的自主性与独立性就会消失,这将导致一种弱国家。斯密特坚信,国家涉足的领域愈广,国家本身的有效性便愈差。如果国家与市民社会的二元对立由于全能主义国家的出现而打破,其最终结果必然导致国家的消亡。——全能主义国家和无政府状态是一个圆圈的两个端。
弗里德里希:极权主义理论的首创者。
德国政治学家、法学家弗里德里希指出,现代国家的特征就是在功能分殊的基础上,由专门的机构与人员履行国家的职能。
由于现代国家建立在分殊基础上,其职能必然是有限的。有限职能构成现代国家“自主性”的前提与基础。国家“自主性”意味着国家有超越社会的权力,国家代表公共利益、公共意志,超越各种个人与群体利益之上。用黑格尔的术语来表述的话,市民社会反映的是特殊性,是不同个人与团体的特殊利益,而国家则代表一种普遍性、反映普遍的利益与意志。
政治哲学的贡献:基于对国家与社会、国家权力来源及行使方式的分析,从形而上的角度回答何种国家是良善国家的问题,从而回答历史社会学和政治科学无法从理论上解决的国家能力问题。(比如政治科学把国家能力分为七八条,比如汲取能力、收税,收税越多能力就越大吗?不是这么简单的)
 
五、国家构建理论与中国政治发展。
思考中国的国家构建问题需要综合各种方法、各个学科。
 
传统国家制度的特征:
1、中国至少从秦汉始就建立起“国家”制度,而且,无论从国家机构对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的垄断程度、公共财政以及官僚制度的完善程度都远远超出同时期的欧洲;
2、国家对社会的渗透能力颇为有限。韦伯:在传统中国,“中央集权的程度是十分有限的”。
3、传统中国从未建立起统一而有效的官僚制度和公共财政制度,中央权力管理社会、渗透社会、控制社会、动员社会的能力相当脆弱。(迈克尔·曼讲的基础性权力(infrastructural power))
 
近代中国面临的全面危机。近代以来,西学东渐。民国时期蒋介石没能有效地、短时间内构建起现代国家,直到日本侵华。最后形成了全能主义的政治结构,作为构建现代国家的中转站。
全能主义政治结构的构建:国家通过意识形态、组织结构以及有效的干部队伍实现了对社会生活所有方面的渗透与组织
全能主义政治的结构形态
它是以单位制为细胞的、以纵向组织为中介的、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单位制是整个社会的细胞,在单位之上,是以层层行政区划为中介的各级组织,而中央则是纵向组织的最高层。
特征:1、整个组织是高度中央集权的;2、从单位到中央,所有层次的组织在结构和功功能上是同质的,都是集政治、经济、安全、福利所有职能为一身的组织。
 
1978年以来我们整个国家政策目标转化,从全面组织社会、动员社会和管理社会,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建立市场经济。由此引发国家政策目标转化对传统政治结构的挑战:一方面,市场经济需要一套以分殊为基础的、专门提供公共产品的国家制度;另一方面,市场经济要求企业、事业单位作为经济活动的主体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参与市场经济运转。
所以最近30年我们改革的评价是很高的。我们政治改革的路径,是以现代国家构建为中心的,政治改革不仅仅是民主化。在中国的环境下构建现代国家面临双重任务,即在缩小国家权力范围的同时增强国家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或者,换句话说,在解构全能主义国家(de-totalization)的同时实现现代国家构建(state-building),重新构建专门履行国家职能的、以分殊与有限政府为原则的国家机构。这是一条和欧洲现代国家构建不同的路,欧洲是从无到有建立,我们是通过做减法来构建现代国家。所以就两件事:1、政府职能的转变;2、单位职能的转变(企业和事业单位)。
 
中国政治改革的任务:
1、构建一个与市场经济、市民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国家体制——涉及国家与社会关系的重塑以及国家权威结构与功能的重构;
2、使现代国家的权威结构建立在民主原则至上——旨在解决现代社会政治权威的合法性问题;
3、构建一个法治政府框架——解决政治权力行使的方式问题。
所以福山讲的三点我大概在十五年前就提出了,其实这是老生常谈,念政治学的都应该知道。


本文链接:李强:“关于国家构建的理论思考”讲座笔记,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汪东兴交代田家英死亡真相
·李劼;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陈有西:生是组织的人 死是组织的鬼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安德鲁·拉利波特等: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挑战
·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
·反思稳定压倒一切——孙立平访谈录
·文贝:《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伤害最大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
·吴思:中国不会爆发革命
·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
相关文章
·Scheuerman:哈贝马斯和民主的命运
·江绪林: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
·葛兆光: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
·许成钢: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张旭:大陆新儒家与新康有为主义的兴起
·於兴中:自由主义者的宗教问题
·余盛峰:美国宪法的力量和弱点——社会系统理论的观察视角
·毕向阳:布迪厄《世界的苦难》及其启示
· 周雪光: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朱英:近代中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研究的几个问题 —侧重于律师、医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