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评论 文章正文
水母:治国之象与平天下之象——读《潘雨廷先生谈话录》札记之一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24 点击:



这段思绪,缘起于最近微博上的讨论。

最初是哲学系一位老师,有感于近日出租车司机见义勇为惨遭碾死,有人跳出来说“活该”;又联想起前年胶州路火灾死亡50余人,也有人跳出来说“活该”——由此发微博感叹说,当今中国缺少了很多东西,仁义礼智信荡然无存。然后我的一位同学转发这贴时,加了个回复说:药家鑫被处决时有人放鞭炮,哪怕他是罪有应得,面对一个生命消逝时的欢欣鼓舞也是可怕的。

这话引发了一些争议。有人说,药家鑫倘若不死,会动摇国本,因此欢欣鼓舞的理由很充分。又有人说,欢欣鼓舞针对的并不是这一个体生命,而是在此之前别扭的司法措施,还有“激情杀人”之类的荒诞辩护。我那位同学说,这些她都认同,但她要表达的意思诸位网友没懂。接着她用@召唤了我,表示我能把这意思讲明白。我看了下,感到责任颇重。思考之后,我发了这样一贴:倘若没有激情杀人这样的荒诞周折,那么对于一桩正常的正义实现,应该也不至于有人会欢欣鼓舞。在这特定情境下的欢乐,即便合乎人性,却仍是对本心的扭曲;即便有恶的扭曲在先,矫枉过正的善,仍是扭曲,偏离了中道。所以用心如镜是很难的啊,世间多的是以暴易暴的轮回。

同学表示认可了我的理解。我意犹未尽再发一帖:从本体上讲,说活该的人是最可怜的人,因为本心受蒙蔽太深,无法体验到人的美好。而从现实角度讲,要让大部分人的本心放出光明,必须通过一定的制度、技术来塑造社会,方能实现。所以对于泯灭良知的作恶者,不能宽恕,必须整治,当诛则诛。我所理解的儒家精神,就是通过规治人和物来让人和物实现自身,是谓“成己成物”。

就在那几天,读《潘雨廷先生谈话录》,读到了张文江老师说的这么一段:《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一章,诸弟子皆言治国之象,惟点所言乃平天下之象,反而与道家精神相通。“吾与点也”,非仅仅欣赏归隐。

我感到恰好能与我想的契合。据我理解,具体的社会制度、措施什么的,都包含在治国之象中。而制度之类技术性的东西,必须有所依归;这依归,在儒家而言,就是“成己成物”。所谓平天下,就是要实现“成己成物”,让人人本心光明,满街都是圣人,这是治国的最终旨趣所在。曾点说的春天里大家一起洗澡唱歌,这里头的快乐是无牵无挂的本心的光亮,平天下的胸襟就寓于其中了。无须太多解释,且来欣赏《论语》原文吧: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 “吾与点也!”

由于上述微博讨论的关系,我还想到了这么一层:就治国而言,制度、措施,宗旨当在于正人心。而在具体情境下,总是因病给药;因此在体制作用下的人心,时时会有矫枉过正的扭曲,恐怕难以避免——因果的锁链总难断绝。总体上讲,平天下的气象,全然光明的本心,大概仅能存在于理想中;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抹杀它的存在。这就好比,商品的市场价格总是随供需关系波动,但客观的价值标杆仍是一直存在的。马克思将它归结为“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样的归结或许仍有问题,但这个姑且不提。当代多的是单纯以市场价格为目标的资本运作,即所谓“炒作”,导致经济危机和人心沦丧,势所必然——这也证明了客观价值的存在不容抹杀。同样道理,治国者当有平天下的胸襟,这样方能不为权谋和当下利益所限;尽管在具体操作上,可以考虑因利而制权。

在有些情形中,平天下之象也未必落实为具体的快乐和理想,而是表现为超越于世俗权力的维度,这一维度提醒着世俗权力注意自己的限度。我可以举两例,一例出自《孟子》。由于同齐王理念不合,孟子端架子不去见齐王,并且说了这么一段大道理:故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桓公之于管仲,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霸。

另一例,说的是光武帝刘秀和严光严子陵。这两人是老朋友,刘秀当皇帝后邀严子陵出仕,严子陵无意官爵,隐居垂钓;而刘秀依然尊重他的选择。范仲淹在《严先生祠堂记》中这样说:盖先生之心,出乎日月之上;光武之量,包乎天地之外。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高哉?

在当代人眼中,第一例大概会被解读为扮傲娇自抬身价,欲迎先拒。而第二例呢,多半会被说成作秀炒作,互相吹捧。而在我看来,即便其中有策略和表演的成分,也抵消不了更关键的实质性内容:就是说,大家都认可,有这么一个超越于世俗权力的维度存在,并且世俗权力必须同这一维度相依而存;至于这“超越”是意味着“高于”还是仅仅“外在于”,倒还在其次。这么一个维度,就包含在平天下之象中;承认这么一个维度,就是让文明得以生生不息的元气所在。庙堂之外的江湖,了却君王天下事后事了拂衣去的洒脱,意义全在这里;而这也是儒家和道家精神的相通之处。至于归隐什么的,只是表象之一面罢了。

众所周知,荀子和孟子不同,主张人性本恶。在荀子这里,“养欲给求”这样的功利目标成了礼仪之宗旨,孔门那直指本心、追求“成己成物”的平天下之象已经被蒙蔽了。缺失了平天下之象,治国之象也就丧失了根基,先天不足;所以,荀子这一儒学别宗就同先秦法家——即王霸之术——有了天然的亲和力。在《史记·李斯列传》中,李斯辞别老师荀卿时,是这样说的:今秦王欲吞天下,称帝而治,此布衣驰鹜之时而游说者之秋也……故诟莫大于卑贱,而悲莫甚于穷困。久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恶利,自托于无为,此非士之情也。故斯将西说秦王矣。

我在以前的微博中也曾引过这段。当时我说,这般明骚,也算是有腔调。不过认真想来,此等腔调,只是可爱在直白坦荡;要说英雄气,还真谈不上。正如李斯在列传中初次登场时发出的茅厕鼠和仓房鼠之叹一样——这样的自白,说穿了,不过就是穷矮丑怀着对高富帅的向往,鼓舞自己要顺着历史大势往上爬罢了。后来李斯终于实现了最初的愿景,位极人臣。面对秦二世,李斯写出了那篇流传千古的《行督责书》,里面有这样的话:

故明主……能灭仁义之途,掩驰说之口,困烈士之行,塞聪掩明,内独视听,故外不可倾以仁义烈士之行,而内不可夺以谏说忿争之辩。故能荦然独行恣睢之心而莫之敢逆。

对此,王船山先生在《读通鉴论》中,发出了这般感叹:尽古今概贤不肖,无有忍言此者,而昌言之不忌。呜呼!亦何至此哉!王船山先生在接下来的分析中,揭出了两层道理。其一,李斯立身的初衷就不正,因此在面对强权、有生命危险时,根本不可能有底气凭良知说话。他早就吓破了胆,只会一味谄媚当权者了。其二,李斯在《行督责书》中说出的观点,即赤裸裸的、摒弃一切讨论干扰的独裁之术,其实就蕴含在商鞅、韩非等一脉相承的法家思想的本质逻辑中,李斯只是把这一逻辑彻底发挥出来罢了。

而在我的理解中,事情的实质就是这样:缺失了平天下之象的治国之象,其宗旨,只能在技术原则本身中寻求;那么,除了追求效率——即尽可能高效地、最好是全自动化地实现“给欲养求”的功利目标——之外,还能有什么呢?当技术原则只为君主一人服务时,就是赤裸裸的独裁和奴役;那么,当技术原则能够为全民服务的时候,是不是就实现了人类向往的民主与自由了呢?其实,倘若平天下之象依然被蒙蔽着,那么,即便是像后者这样的文明,依然是有着先天缺陷的;不过,这就不是这篇小文足以展开的话题了。

当年在日薄西山的秦帝国,临刑前的李斯发表的临终感言,和他刚出道时的言辞一样,都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叩响着我们的心扉: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对于李斯那整个有史可查的人生轨迹来说,这么一句发自内心的告别之辞,倒是有补完平天下之象的潜质。可惜,已经为时晚矣。

李宏昀
2012-2-20

【附】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作者: 张文江记述
定价: 60 元 页数: 454页
ISBN: 978-7-309-08129-9/K.328 字数: 549千字
开本: 16 开 装帧: 平装
出版日期: 2012年2月   

引言

潘雨廷先生(一九二五——一九九一),上海人,当代著名易学家。生前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中国《周易》研究会副会长、上海道教协会副会长。潘雨廷先生早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教育系,毕业后先后师从周善培、唐文治、熊十力、马一浮、杨践形、薛学潜等先生研究中西学术,专心致志于学问数十载,融会贯通,自成一家,在国际国内有相当的影响。潘雨廷先生毕生研究的重点是宇宙与古今事物的变化,并有志于贯通东西方文化之间的联系,对中华学术中的《周易》和道教,有深入的体验和心得。他的著作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化所取得的重要成果之一。本书由张文江根据他所保存的问学笔记整理而成。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是潘雨廷先生一九八六年一月(《补遗》延伸至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一年十二月间的主要谈话记录,内容涉及文学、历史、哲学以及科学与宗教,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本文链接:水母:治国之象与平天下之象——读《潘雨廷先生谈话录》札记之一,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汪东兴交代田家英死亡真相
·李劼;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陈有西:生是组织的人 死是组织的鬼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安德鲁·拉利波特等: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挑战
·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
·反思稳定压倒一切——孙立平访谈录
·文贝:《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伤害最大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
·吴思:中国不会爆发革命
·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
相关文章
·Scheuerman:哈贝马斯和民主的命运
·江绪林: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
·葛兆光: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
·许成钢: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张旭:大陆新儒家与新康有为主义的兴起
·於兴中:自由主义者的宗教问题
·余盛峰:美国宪法的力量和弱点——社会系统理论的观察视角
·毕向阳:布迪厄《世界的苦难》及其启示
· 周雪光: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朱英:近代中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研究的几个问题 —侧重于律师、医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