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法评论网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公法评论 > 文章正文
六神磊磊:【江湖格局】华山论剑和家族政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5-04-06 点击:




转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一、

华山论剑,不但代表了南宋末年的武学巅峰,也是整个金庸江湖史上后无来者的盛事。


非要打比方的话,武人们的华山论剑,历史地位就像文人的那一次兰亭雅集。我们压根就没看见过王重阳的真正身手,正如今天再也见不到《兰亭序》的真迹,只能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口耳相传中想象传奇。


事实上,三次华山论剑,每一次都是有主题的,而且分别有一个明的主题、一个暗的主题。


第一次论剑时的大背景,是宋金相持,一个北伐未举,一个南侵无力。江湖正在进行重组和新生,可谓是山头林立,派系众多。四方豪雄像野草般恣意生长,跑马圈地,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充满了一种“榛榛莽莽、天地初辟”的自由气息。


各路派系之中,有大的山头,比如全真教山头、桃花岛山头、白驼山山头、大理段氏山头、丐帮山头、铁掌帮山头、古墓派山头;有小一点的山头,比如黄河帮沙氏山头、辽东长白山梁氏山头、藏边大手印山头等;还有一些是大山头的支系,比如桃花岛的支系黑风双煞山头、太湖陆家庄山头等,各自都蓬勃发展,称霸一方。


甚至一些极弱的小股势力也能在夹缝中生存,比如“江南七怪”之流,没有什么重要战略资源(武功差),也没有依附过什么大的势力,却也都能割据一城一寨,扬名立万。


第一华山论剑,就是这样一种江湖格局的最好体现:参与的高手们颇有些五湖四海、不拘一格的味道,东至东海,西达西域,南到大理,北逾黄河。论剑的过程也基本上是公平竞争,“五人口中谈论,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没有以多欺少的情况,而且大家只论武功,不论所谓的道德、是非、正义,没有附会任何价值观上的东西。最后,大家公推全真教主王重阳为第一。


二、

第一次论剑,明面上的主题是“九阴真经”,谁武功高,谁就拿去。而暗的主题,则是群雄逐鹿,是各大山头第一次直接的实力的比拼。


论剑之后,江湖上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固的格局,各大山头初步划定了势力范围,即大家耳熟能详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在王重阳和全真教强大的武力威慑下,各种矛盾暂时被压制住,纷争转为地下。用周伯通的话说,是“武林之中倒也真的安静了一阵子。”


第一次华山论剑后的格局,是典型的“一超多强”。它有几大特点:


一是几大山头共同承认王重阳的超级地位,认可由他独自占有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九阴真经》。


二是五大山头之间形成一定程度上的妥协和默契,互相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偶尔也有小规模、局部性的摩擦,但绝不挑起全局性的生死决战。


三是部分山头之间结成了一定的松散联盟,比如北丐和南帝之间,南帝和中神通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盟性质,进行了一些重要战略资源的输送和交易。王重阳和南帝之间就互相交换了一阳指和先天功。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格局还会延续下去,那么“射雕三部曲”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北方蒙古草原上的屌丝不会有成长为“大侠郭靖”的机会。


三、

然而,数年之后,这个“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格局很快就崩塌了。最主要的导火索就是王重阳的逝世。


过去,王重阳一直奉行的政策是“大陆均势”,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几大山头谁也吃不掉谁,好让全真教一家独大。他也早就预料到了风险:一旦自己死去,这一格局将遭到毁灭性冲击。


因此,在油尽灯枯的最后日子里,王重阳凭着超人的精力和才干,运筹帷幄,做了大量的安排部署,试图把他生前苦心肇建的江湖格局保持下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他的一切努力均告破产。


为了让自己一手奠定的“一超多强”江湖格局长久维持下去,王重阳在人生最后的时间里布置了几件大事:

  

一、他选择了南帝为盟友,不惜亲自率队出访大理,甚至一度和南帝大搞赤裸裸的军火交易——互相教对方先天功和一阳指。


二、他设计了通过装死诱歼欧阳锋的“斩首行动”,不惜违反“五绝”之间不作殊死格杀的既定方针,要对西毒实行肉体消灭。


三、他还精心研发了高科技新式武器“天罡北斗阵”,争分夺秒地在全真教里推广,希望通过武器和战法的先进来弥补“全真七子”单兵作战能力的不足,以便在自己死后使全真教继续保有“一超”的地位。


这些安排都很有远见,证明了王重阳雄才大略,确实乃一代人杰。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


最先破裂的,是他苦心孤诣和南帝建立的联盟。按他先前的设计,如果这个联盟维持下去,确实可以对西毒形成绝对压制。但因为一起非常偶然的事件,这个联盟失败了,这就是他的师弟周伯通和南帝的妃子刘瑛姑私通。私通也就罢了,而且还生了孩子。


尽管王重阳和南帝双方在表面上很好地处置了这一事件,但这件事的后果其实是非常严重的。南帝颓然出家,几乎完全退出了对欧阳锋的压制计划。此后,全真教和大理段氏两大集团越来越疏远,联盟事实上宣告破裂。


读者们不难发现,到了《神雕》,这两大集团之间已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直接往来了,更不可能互相卖军火——你能想象朱子柳把一阳指教给郝大通么?


然后是对西毒的“斩首行动”功败垂成。王重阳虽然成功地重创了欧阳锋,破了蛤蟆功,对他产生了一定的震慑效果,但却没有形成毁灭性打击。更可怕的是,这一次斩首行动揭开了潘多拉魔盒——“五绝”之间也可以发动生死决战了。


接着,是他精心研发的“全真七子+天罡北斗阵”终究无法和东邪西毒等大山头抗衡。“天罡北斗阵”的峰值战斗力挺强,但仅仅存在于理论意义上。它受人员、地域等不确定因素的限制太多,对东邪、西毒等人而言,别说与之并驾齐驱了,连起一点侧面牵制作用都很勉强。


武器和战法的精良,不能弥补人员素质的巨大差距,这一点已经在历代江湖搏杀中被证明。张三丰的“真武七截阵”自从研发成功以来,根本就没投入过实战;大理天龙寺的“六脉神剑阵”理论上天下无敌,然而碰上鸠摩智,还是被搅得一塌糊涂;至于全真几子后来闭关研发出来的“七星聚会”,不提也罢。


王重阳的去世,给江湖上留下了巨大的权力真空。武林乱局重启,新的格局呼之欲出。


各大山头之间的冲突开始升级,矛盾逐渐不可调可,相互之间连续发生生死恶战。这其中有:东邪重创并囚禁周伯通;西毒画“割肉饲鹰图”害南帝;西毒重创北丐;西毒打死全真七子之一的谭处端;西毒打伤古墓派林朝英传人;东邪恶斗全真七子;西毒打死“江南五怪”嫁祸东邪……江湖上血雨腥风,恶斗连连。


一些过去的二流势力也加入角逐,例如铁掌帮,过去并未跻身一流,因为帮主裘千仞的铁掌功夫尚未大成。但此刻,随着裘千仞的武功臻于圆熟,他开始谋求北方新霸主地位,对北方的传统老霸主“北丐”山头发起挑战,要把其势力驱逐到黄河以南。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场乱战,让江湖上的一支新生力量得以悄悄地萌芽、滋长,左右逢源,一跃成为新的决定性力量。


逐渐地,这一支新生力量以两次“华山论剑”为标尺,最终一统武林,开启了对整个江湖的家族垄断时代。这就是郭靖、黄蓉的江湖大串联。


一、


如果把江湖政治比喻成一局麻将,那么千万不要以为,只有桌边的四个人才是玩家。


“郭靖-黄蓉”的婚姻,不只是一首《一生有情义》那么简单,而是武林中规模空前的一次江湖大串联。

 

看看这两个人分别代表的势力吧:

  

郭靖背后的势力,是全真教山头。不但周伯通是他的义兄,”全真七子”中影响力最大的马钰、丘处机、王处一三个也都是他的老师。黄蓉背后是桃花岛山头。这无需多言。


郭、黄还共同拉拢并分享了一些强大的资源,包括北丐山头和南帝山头。郭靖和黄蓉一起成为北丐洪七公的徒弟,又一起笼络了南帝一灯大师。


五绝之中,“郭-黄”已得其四,强大的联盟隐隐成形。


所以说,后来的江湖是一个并不精彩的江湖。后来的华山论剑,又哪里还有什么“论剑”,哪里还有什么“华山”?不过是“郭-黄”联盟的牌桌而已。


二、

“郭-黄”联盟开始给华山论剑设置门槛,把敌对势力排除在外。三十年前第一次华山论剑“五湖四海、不问来历”的宗旨,到这个时候已经被彻底抛弃了。


比如裘千仞就被拒绝参加第二次华山论剑,理由是他的道德水平低。洪七公对裘千仞说的一番话最有代表性:“你上得华山来,妄想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荣号,莫说你武功未必能独魁群雄,纵然是当世无敌,天下英雄能服你这卖国奸徒么?”


要知道,在三十年前的第一次华山论剑里,裘千仞是被邀请的对象。可是到了今天,“郭-黄”家族已经高高举树起意识形态的大旗,裘千仞因为“人品坏”,所以连参加论剑的资格都被稀里糊涂地剥夺了。


或者有人说,裘千仞通敌卖国、投靠金人,是近些年发生的事,三十年前还没有显露。那么西毒欧阳锋的境遇更能说明问题。


三十年前的第一次华山论剑是公平竞争,根本不可能发生以多打少的情况。但在“郭-黄”主导的这一场华山论剑上,欧阳锋遭到车轮战和围攻,被黄药师、洪七公、郭靖、黄蓉群殴,直到被搞发疯。原著中,连郭-黄都心中清楚:“这是合东邪、北丐二人之力,合拚西毒一人”。


华山上已经不是争什么”武功天下第一“,而是一家子人存心搞死另一家子人。


三、

西毒疯掉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力量阻止“郭-黄”势力的独大。到了《神雕侠侣》,“郭-黄”已经成为一统武林的超级家族。全真教和丐帮是其部属,桃花岛是他们的后花园,南帝是他们的战略同盟,陆家庄等是他们的金库和财源。比如郭靖黄蓉开大胜关英雄大会,谁出的钱?陆家庄啊!书上说:“正厅、前厅、后厅、厢厅、花厅各处一共开了二百余席“”这日陆家庄上也不知放翻了多少头猪羊、斟乾了多少坛美酒。”


那些不服管束的小鱼小虾,如李莫愁等,平时多么凶悍,一听见郭靖黄蓉的啸声,只有望风而逃。


家族政治的典型特征,就是不断复制自己的权力。比如丐帮帮主的位子,在鲁有脚这个傀儡帮主手上过渡了一段时间后,传给了谁?是郭靖的大女婿耶律齐。


有些人不识相地跳出来,想凭本事分一杯羹,搅乱第一家族的内部权力交接,比如霍都也来争当丐帮帮主,结果如何?


这个家族还在继续扩大自己的势力,不断地散枝开叶,巩固老联盟,占领新资源。比如郭靖把侄儿杨过千里迢迢送到哪里去深造?是全真教。这不但可以巩固和全真教的关系,而且能保证在周伯通、丘处机之后,全真教的第三代、第四代里仍然有“郭-黄”家族的代言人。


又比如郭靖收了谁做徒弟?是武修文、武敦儒兄弟。他们兄弟俩人品猥琐、资质平庸,难道郭靖黄蓉看不出来?郭靖黄蓉真正看重的,是俩兄弟有南帝的背景,是一灯大师第二代传人的亲子。兄弟俩被郭靖收为徒弟,不但让郭靖黄蓉家族和南帝的关系更密切和牢固,也算是“郭-黄“家族向南帝势力长期支持自己的一种回馈。


四、

家族坐大,鸡犬升天——家族内部那些不争气的成员,也在家族势力的庇护下快乐地生活着。


比如柯镇恶,过去他过的是什么日子?挣扎在武林的最底层,武功低微,流窜江湖,到处受辱,连自己兄弟的命都保不住。现在摇身一变,成为德高望重的“柯大公公”,咸鱼翻身了,到处悠哉游哉,东走西晃,无人敢惹。就算遇上强敌如李莫愁,都不敢对他下杀手,最多微笑着恫吓两句:“柯老爷子,赤练神掌拍到你胸口啦!”可她敢发劲么?敢么?


还有大小姐郭芙,一个半点生存能力都没有的庸人,武功低微、又乏应变之才、还到处得罪人,如果放在三十年前的江湖上,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也许早就被捆住剥光放上欧阳克的大床了,或是被参仙老怪给“双修”了。


但在第一家族的势力威慑下,她就是活得好好地,安安全全、浑浑噩噩地地长到三十多岁,没碰到大的危险,和谁说理去?


一、

家族垄断的最高层次是什么?是意识形态的垄断。


你不但要让自己的武力,变成别人的恐惧;让自己的资本,变成别人的饭碗;还要让自己的思想,变成别人的信仰。


难能可贵的是,经过近二十年奋斗,“郭靖—黄蓉”家族终于做到了这一点。他们树立的主流意识形态是八个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可以说,在此前的大胜关英雄聚会上,郭靖还只是江湖盟主;而当这八个字的旗帜高高飘扬在襄阳城上时,郭靖已经是整个江湖的思想领袖、精神导师。


不得不佩服这个家族杰出的智囊和文胆——黄蓉。虽然在表面上,这八个字是从郭靖的口中和公众见面的,但在幕后提炼出它们的,无疑是黄蓉。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这八个字最好地概括了“郭靖-黄蓉”家族的功绩;它能团结最广大的江湖人士,让他们聚集在家族的麾下;它在思想理论的高度上也全面超越了上一代江湖大佬王重阳。


相比之下,尽管王重阳也在抗金,也在做“为国为民”的事,但他在理论上还缺乏概括和提炼。他的口号仍然停留在“行侠仗义、济世救人”上——这几个字可不是我编的,而是王重阳亲口说的。他批评师弟周伯通时,就说他是“少了一副‘济世救人’的胸怀”。


二、

中原武林中难道就没有异见者么?有的。有一些势力就一直游离在江湖主流之外,比如古墓派山头。


这是一支历史悠久、又十分难缠的力量。在王重阳坐大时,这个山头的领袖林朝英就选择不合作;当“郭靖-黄蓉”垄断江湖时,这个山头的代表人物杨过、小龙女、李莫愁还是选择不合作。


尤其是杨过,原本是“郭-黄”家族的成员,还是郭靖的嫡系。郭靖本来送他去全真教拜师,想让他开一家分公司,没想到杨过反而被另一家大企业古墓派挖走,闹到后来一度要决裂的架势。


《神雕侠侣》里,当一灯大师第一次见到“杨过-小龙女”夫妇时,有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评价:“这一对少年夫妻……我生平所遇,只有郭靖、黄蓉夫妇方能和他们比肩。”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指杨过夫妇有抗衡“郭-黄”、另立山头的潜质啊!


对于这样一支不合作的力量,决裂吗?消灭吗?“郭-黄”显示出了第一家族的手腕和气度:在外交上,以郭襄作为特别通道,全力修补过去破裂的关系;在价值观上,和古墓派山头互相承认,求同存异。


什么叫互相承认?就是“郭靖-黄蓉”承认“杨过-小龙女”的逾越礼法、师徒可婚;而作为回馈,“杨过-小龙女”也承认“郭靖-黄蓉”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到襄阳参加抗蒙战斗,正式并入郭靖黄蓉家族的版图。


杨过不但重新成为“郭-黄”的家族成员,还担任了家族的重要职务——统战部长。江湖上的一些中间人士,比如人厨子、圣因师太、张一氓、史家兄弟等,都通过杨过的渠道结成统一战线,到襄阳城效力。


最终,襄阳一战击毙蒙哥,取得了辉煌胜利,郭靖黄蓉也迎来了家族事业的顶峰。让我们回到原著,看看大战之后欢庆的情景吧:


“郭靖携着杨过之手,拿起百姓呈上来的一杯酒,转敬杨过”。“此时对饮三杯,两位当世大侠倾吐肺腑,只觉人生而当此境,复有何求?”


一杯酒中,包含了多少深意;而杨过的一句“郭伯伯”中,又包含着多么复杂的内容。


三、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一统江湖,是时候了。于是我们看到,郭靖黄蓉趁热打铁,率领江湖群雄再上华山。


这一次可以称为第三次华山论剑。它名义上的主题是祭奠洪七公;而它实质上的主题,是“郭靖-黄蓉”家族一统江湖的加冕礼。它必须选在武林的圣地华山上。


这一次论剑,没有比武,没有角斗,大家经过其乐融融的商量,产生了新版本的“五绝”——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


对比一下历史上前一个版本的“五绝”吧:“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可谓实至名归,“东邪”确实在东海,“西毒”也的确在西域,南帝的确在大理,北丐也是在黄河以北抗金。


再看后一个版本的“五绝”,显得很牵强:杨过为什么是“西”?他并不住在西边;郭靖也不是“北”,他成名是在华中的湖北襄阳;周伯通也不是“中”,他浪荡天下,四海为家。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东南西北已经无所谓了。新版本“五绝”的真正意义是:东邪是父,西狂是侄,南僧是师,北侠是夫,中顽童是兄。都是一家子人在玩,你说东南西北还重要么?


几十年过去,华山论剑终于从五湖四海的英雄争霸,变成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内部聚会;那东南西北的名号,也从天下英雄誓死争夺的地盘和版图,变成了一家子人内部商量着分的蛋糕。


可叹其它那些足够跻身“五绝”的人,那些和这个家族唱反调的人,如欧阳锋、裘千仞、金轮法王等骸骨朽矣。


如果“郭靖-黄蓉”家族有纹章,那么一定是这样的:它上面飞舞着双雕,背面是巍峨的华山,而正面是雄伟的襄阳城。


四、

在《神雕侠侣》的结尾,有一群人,武功很差,却还想效仿先贤,跑到华山上来“论剑”,最后在杨过的长笑声里屁滚尿流跑下山。


其实不能怪他们武功低微——他们实在是没地方学。那个时代最好的武功,降龙掌、打狗棒、先天功、一阳指、九阴真经、玉女心经、弹指神通……哪一样不是尽数在“郭—黄”家族的掌握中呢?


那些家族过去没有的神功,要么通过种种渠道被收入家族的武库,比如蛤蟆功、铁掌功、玉女心经,杨过、郭襄、完颜萍们就会;要么像龙象般若功一样,随着主人永远长眠地下。


所以,这些人从华山上被赶下来以后,肯定很疑惑——俺们倒是想从此发奋,好好练武,但除了山上那一家子人,天下哪里还有剩下的好武功呢?

本文链接:六神磊磊:【江湖格局】华山论剑和家族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上一篇:李猛:大学的使命,公民科学与自由教育 <<——————————>>下一篇:江平:解密中国立法内幕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汪东兴交代田家英死亡真相
·李劼;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安德鲁·拉利波特等: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挑战
·反思稳定压倒一切——孙立平访谈录
·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
·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
·吴思:中国不会爆发革命
·文贝:《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伤害最大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
相关文章
·季卫东:漫山红叶梦法治
·专访余英时:中国现代学术“典范”的建立
·吕恒君: 金庸的江湖:集体无意识的文化迷梦
·刘晨 马想斌:微信正不断固化着社会阶层
·许成钢:逃出“制度陷阱”
·吕雨辰:“清凉境界”中的高层权斗 —《笑傲江湖》读/听后感之
·丁道师:虚构的金庸武侠小说 对我们有什么现实意义?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金耀基:创造现代文明新秩序
·李猛:做个好人,难且值得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