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法评论网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公法评论 > 文章正文
刘军宁:好的政治秩序需要尊天纪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5-01-22 点击:



2015-01-22 10:22

来源:凤凰网大学问

假设人类的自由、财富、价值、精神是不断累积的,你要让它不累积的话它就中断了。我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我说物质世界里面最重要的是财富,精神世界里面最重要的是价值,这两个东西最大的相似是它们可以累积而且可以失去,自由主义相当于发财,保守主义相当于

   

        近日,著名政治学者刘军宁在中国人民大学“治道变革”的研讨会上发表演讲,就保守主义在中国如何落地阐释了他的新理解。凤凰网大学问经授权发布。

  保守主义反对彻底杂碎旧世界

  比如中国古代的《道德经》、《论语》,有人能超过吗?《圣经》有人能超过吗?《尚书》有人能超过吗?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有人能超过吗?你可以在它的基础上细化,但是没法超过它,它的地位是不可逾越的。经济学也是,能保证以后写的经济学著作比以前更好吗?不可能。几乎在任何一个学科里面都不可能。所以保守主义认为好的东西是在过去而不是未来,未来是对过去的继承和发展,不是对过去的否定。

  那么跟保守主义相反的以杜威他们为代表的,以法国精神为代表的进步主义,进步主义是相反的看法,进步主义认为过去的东西是坏的,以后的东西才是好的。未来的意义在于它否定过去。这个在中国的近代二十世纪当中也很明显,比如在1920年以后有一部分青年人被叫做“进步青年”,就是入党前的青年叫“进步青年”,入党以后他就完全进步了。所以共产主义的基础是一种进步主义的主张,共产主义的口号是“彻底杂碎旧世界”,这跟保守主义相反。共产主义过去的社会是最糟糕的。

  但是中国古代人认为中国最好的时代在什么时候?是上三代。你以后再好大不了是重现一个曾经出现的上三代或者想象中的大同社会。人类以后做的是对过去的继承和拔高而不是否定和替代,不可能造出来比过去更好的东西。

  保守主义是发财+守财,要累积自由不要轻易丢弃

  跟这个有关的第二点,守传统。很多人问我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有什么区别。我先用伯克的经历来回答这个事,伯克它当初的政治立场是一个自由派的政治立场,他是一个辉格党人,但是他是一个自由派,但是法国大革命出现以后他却变成一个保守派,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保守派?变成一个保守自由的派,所以变成保守派,保守主义也是由此产生的。这种看法,假设人类的自由、财富、价值、精神是不断累积的,你要让它不累积的话它就中断了。我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我说物质世界里面最重要的是财富,精神世界里面最重要的是价值,这两个东西最大的相似是它们可以累积而且可以失去,自由主义相当于发财,保守主义相当于发财+守财,以财富来比较,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发过很多的财,像那些中彩票的人最后又变成一个穷人,不仅把他挣的钱全部花掉,甚至变成更穷的人,甚至家破人亡,他现在是一个穷人,他只能说他以前的辉煌。但是这种财富你如果不去守它它就容易丢掉,让你回到甚至连发财之前更不如的状态,所以财富需要累积,不然你的财富就会丢失。

  自由也是这样,自由是个容易得到但是更容易丢失的东西,假如把中国有的财富和自由一代代积累下来,那么中国今天自由和财富非常多。中国有24个朝代,24个朝代什么意思?24个朝代意味很大意义上服从归零。中国历史上财富被反复回零,所以中国到现在还是第三世界国家。中国虽然是世界上连续文明史最长的国家,但是它财富被重置的次数,像计算机一样反复的加到快加不下就归零了。所以到北京任何一个方向你走几十公里就会看到除了灯以外,其他的生活方式跟100年前没什么区别。自由也是这样的。

  这两天看过一篇文章,描述当时清庭快要垮台的时候突然颁布一个法律叫“解除党禁”。在北洋政府我们看到党禁接触了、报禁解除了,西方所有的政体在中国都实验过,甚至在汉朝我们就看到约法三章,尊重生命权、财产权与人身权。假如这些自由当你得到以后再也不失去它,那这些都有了。以清末为例,已经得到办报自由了,但是后来怎么样?后来又掉丢了,丢掉了意味着你今天还要争取,你今天还要争取的时候风险还是很大的,有可能失去你已有的自由。像最近发生的很多事件一样。

  所以保守主义认为自由不仅要争取,而且跟财富一样要积累,不断叠加才能享受越来越多的财富跟自由,如果你的自由反复归零的话可能比以前的自由反而更少。

  中国传统的自由很少,所以越要保守这些自由

  第三,保自由。当我说失败主义是保守自由的,很多人第一反映是:在中国谈什么保守自由,中国有自由吗?中国有自由可以保守吗?我们刚才已经讲到了,在历史上无数次中国人得到过自由,而且中国人证明中国人是要自由的。我曾经在其他地方讲过,我说监狱的存在是人们要自由的,要不然囚禁就不构成惩罚。暴君被人痛恨,因为暴君是人类争取自由的人证,不然人们就不会用带有非常贬义的语言来形容暴君了。所以暴君和监狱在中国存在有多久,中国人争取自由的历史就有多久。

  而且我们知道,对自由的向往,无论它今天有多少,是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的人性当中,假如我们认为人性东西方没有区别的话,那么西方人要自由的话东方也要自由。穷人要财产权干什么?穷人更需要财产权,辛辛苦苦挣的一点钱,放在财产权这个口袋里面财富才能安全。自由也是,在越没有自由的地方保守自由才更重要,因为是从无到有一点点累积。所以保守主义最重要的是在政治层面要保守自由,比如这个地方自由有多少,尤其在越少的地方越需要保守自由,因为这样的自由经不起乱花。

  有不合理的法律,所以法律之上还有天道

  最后一条,敬天道。这是保守主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立场,这个立场被很多研究保守主义的人所忽略了。保守主义认为在人的秩序之外有一套超越秩序的存在,这套超越秩序的存在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如果任何人试图改变这一套超越的规则的话,我们把它叫做“天道”,那么人类马上就会受到处罚。

  举个例子,最近四中全会里面一再重申传统的红色关于法律经典的定义,法律是党的意志的体现,依法治国就是把党的意志转变成法律,然后依据这样的法律治理国家,依法治国是这么定义的吧?我们把这个政治领域抛到旁边看另外一个领域。假如明天交管局、公安部出了一个新的交通法规,说高速路上允许逆行,会发生什么?那肯定要么大家不敢上高速,要么高速作废,要么马上是无数的夺命的交通事故。那马上就会有人指责,大家会怎么形容这样的交规?最客气的会说这种交规不合理,你不能说交规不合法,交规是有立法权的人制定的,你不能说它不合法,你只能说它不合理。可见并不是所有的法律都是合理的。

  可是当我们用理评判一套法律的时候意味着我们心中默认有一套道理,这个道理超越任何成文法制上的。假如没有一套超越成文法制上的理、没有这个天道的话,那统治者把他的意志变成法律,那这样的东西就是合理的。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很容易找到这种不合理。而且我刚才举的交规是最容易看到的特别明显的例子,但这样的荒谬、这样的不合理的事情在其他的领域里面大量的出现,尤其是在宪法中。如果一个宪法允许专政那这肯定是一个允许逆行的宪法,只是它的后果不像交规那么明显。所以中国的宪法不承认外在的有一套天道这样的东西,不再次党的意志之外有一个更高的理、有一个更高的天道。

  再往下说一点,后来我发现共产党也讲一套保守主义的东西,但是它讲的太隐讳了。“神道社教”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我发现是一套普遍的政治原理,只是做得好与不好而已。说天道这个神自己能够把一切照顾得很好,甚至圣人圣贤发现这一套天道、神道之后把它变成教化和制度,然后按照这个教化和制度统治这个国家这样一个做法叫它“神道社教”,就是一些特殊才能的人发现天道,然后把它变成法律,然后按照这个法律治理国家。

  看看美国的政治制度是不是用神道社教方式建立的,很显然是的。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他们认为他们发现了治道人类政治生活的天纪。“天纪”这个词是陶渊明用的,就是来自于造物主所规定的关于人类生活应该遵守的纲纪,陶渊明在他的《桃花源记》结束时候有一首诗,开头是“银事乱天纪,闲者共避之。”秦始皇这个坏家伙扰乱了天际,他不按照上天的这套纲常来治理这个国家,所以当时贤明的人士就纷纷避开了秦始皇的统治,当时没有美国可以去,他们就找到一个山洼里面,在这个地方建立了一个桃花源。中国古代有很强的天纪的观念,来自于一种超越性的这种来自于造物主的一种秩序的理念,就是持久的、超越的道德原则,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天纪”。

  不尊天道的革命是篡权

  回到美国革命,美国革命的立宪者们他们认为他们掌握这套天纪,然后把他们对天纪的理解写到宪法里面去,然后开始实施这套宪法,那个宪法实施到今天。而且共产党也试图这样做过,共产党以前文革的时候有一首歌叫做“得到多助、失道寡助”,可能年纪大的人听说过这首歌曲。而且中国共产党把这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行为称之为“革命”,“革命”是什么意思?革命按照《易经》和《尚书》里面的解释就是:假如你得到上天的授权去改变一个王朝,把它的政权拿来,这就是革命的过程。所以很显然,共产党试图沿用这种论证它的革命的合法性。而且跟“革命”相对的是篡权,就是上帝没有让你这么做,你自己把权力夺来了,这样的行为叫“篡权”。

  根据保守主义的理解,一个好的政治秩序非常依赖于我们对天道的理解并把这个天道转化成制度。在此之前,我们首先必须一定要承认天道的存在,对它表示很大的尊敬,而且不试图用人的意志去任意的取代它或者任意的界定它,这就是我讲的保守主义用中国语言表达的一个基本方式。

本文链接:刘军宁:好的政治秩序需要尊天纪,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汪东兴交代田家英死亡真相
·李劼;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安德鲁·拉利波特等: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挑战
·反思稳定压倒一切——孙立平访谈录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
·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
·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
·吴思:中国不会爆发革命
·文贝:《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伤害最大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
相关文章
·翟学伟:为什么表面追求大公无私,私底下却热爱厚黑学:中国人的
·李猛:学术、政治与自由的伦理
·李 猛:从“士绅”到“地方精英”
·江平:解密中国立法内幕
·六神磊磊:【江湖格局】华山论剑和家族政治
·李猛:大学的使命,公民科学与自由教育
·刘再复:李泽厚哲学体系的门外描述
·吴亚顺:与刘小枫谈古典教育
·江平:法治兴,则中国兴(《法治中国丛书》总序)
·刘军宁:好的政治秩序需要尊天纪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