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经典 文章正文
梁启超、黄侃等: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5-09-06 点击:

   
  两月前清华周刊记者以此题相属,蹉跎久未报命。顷独居翠微山中,行箧无一书,而记者督责甚急,乃竭三日之力,专凭忆想所及草斯篇,漏略自所不免,且容有并书名篇名亦忆错误者,他日更当补正也。
中华民国十二年(1923年)四月二十六日启超作于碧摩岩翠山房
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
(甲)修养应用及思想史关系书类
《论语》 《孟子》
  《论语》为二千来国人思想之总源泉,《孟子》自宋以后势力亦与相埒,此二书可谓国人内的外的生活之支配者,故吾希望学者熟读成诵,即不能,亦须翻阅多次,务略举其辞,或摘记其身心践履之言以资修养。
 
 
  《论语》、《孟子》之文,并不艰深,宜专读正文,有不解处,方看注释。注释之书,朱熹《四书集注》,为其生平极矜慎之作,可读,但其中有随入宋儒理障处,宜分别观之。清儒注本,《论语》则有戴望《论语》注,《孟子》则有焦循《孟子》正义最善。戴氏服膺颜习斋之学,最重实践,所注似近孔门真际,其训诂亦多较朱注为优,其书简洁易读。焦氏服膺戴东原之学,其孟子正义在清儒诸经新疏中为最佳本,但文颇繁,宜备置案头,遇不解时,或有所感时,则取供参考。
 
 
  戴震《孟子字义疏证》,乃戴氏一家哲学,并非专为注释《孟子》而作,但其书极精辟,学者终需一读,最好是于读《孟子》时并读之,既知戴学纲领,亦可以助读《孟子》之兴味。
 
 
  焦循《论语通释》,乃摹仿《孟子字义疏证》而作,将全部《论语》拆散,标准重要诸义,如言仁,言忠恕……等,列为若干目,通观而总诠之可称治《论语》之一良法且可应用其法以治他书。
 
 
  右两书篇页皆甚少,易读。
 
 
  陈沣《东塾读书记》中读《孟子》之卷,取《孟子》学说分项爬疏,最为精切,其书不过二三十页,宜一读以观前辈治学方法,且于修养亦有益。
 
 
《易经》
 
 
  此书为孔子以前之哲学书,孔子为之注解,虽奥衍难究,然总须一读。吾希望学者将《系辞传》、《文言传》熟读成诵,其卦象传六十四条,则用别纸钞出,随时省览。
 
 
  后世说《易》者言人人殊,为修养有益起见,则程颐之《程氏易传》差可读。  
 
 
  说《易》最近真者,吾独推焦循,其的著《雕菰楼易学》三书(《易通释》、《易图略》、《易章句》)皆称精诣,学者如欲深通此经,可取读之,否则可以不必。
 
 
《礼记》
 
  此书战国及西汉之“儒家言”丛编,内中有极精纯者,亦有极破碎者,吾希望学者将《中庸》、《大学》、《礼运》、《乐记》四篇熟读成诵,《曲礼》、《王制》、《檀弓》、《礼器》、《学记》、《坊记》、《表记》、《缁衣》、《儒行》、《大傅》、《祭义》、《祭法》、《乡饮酒义》诸篇
,多游览数次,且摘录其精要语。
 
 
若欲看注解,可看《十三经注疏》内郑注孔疏。《孝经》之性质与《礼记》同,可当《礼记》之一篇读。
 
 
《老子》
 
 
  道家最精要之书,希望学者将此区区五千言熟读成诵。
 
 
  注释书未有极当意者,专读白文自行寻索为妙。
 
 
《墨子》
 
 
  孔墨在先秦时,两圣并称,故此书非读不可,除《备城门》以下各篇外,余篇皆宜精读。
 
 
  注释书以孙诒让《墨子间诂》为最善,读《墨子》宜照读此本。
 
 
  《经》上、下,《经说》上、下四篇,有张惠言《墨子经说解》及梁启超《墨经》两书可参观,但皆有未精惬处,《小取》篇有胡适新诂可参观。
 
 
  梁启超《墨子学案》属通释体裁,可参观助兴味,但其书为临时讲义,殊未精审。
 
 
《庄子》
 
 
  内篇七篇及杂篇中之《天下篇》最当精读。
 
 
  注释有郭庆藩之《庄子集释》差可。
 
 
《荀子》
 
 
  《解蔽》、《正名》、《天论》、《正论》、《性恶》、《礼论》、《乐论》诸篇最当精读,余亦须全部游览。
 
 
  注释书王先谦《荀子注》甚善。
 
 
《慎文子》 《慎子》 《公孙龙子》
 
 
  今存者皆非完书,但三子皆为先秦大哲,虽断简亦宜一读,篇帙甚少,不费力也。《分孙龙子》之真伪,尚有问题。
 
 
  三书皆无善注,《尹文子》、《慎子》易解。
 
 
《韩非子》
 
 
  法家言之精华,须全部游览(其特别应精读之诸篇,因手边无原书,?举恐遗漏,他日补列)。
 
 
  注释书王先谦《韩非子集释》差可。
 
 
《管子》
 
 
  战国末年人所集著者,性质颇杂驳,然古代各家学说存其是者颇多,宜一游览。
 
 
  注释书戴望《管子校正》甚好。
 
 
《吕氏春秋》
 
 
此为中国最古之类书,先秦学说存其中者颇多,宜游览。
 
 
《淮南子》
 
 
  此为秦汉间道家言荟萃之书,宜稍精读。
 
 
  注释书闻有刘文典《淮南鸿烈集解》颇好。
 
 
《春秋繁露》
 
 
  此为西汉儒家代表的著作,宜稍精读。
 
 
  注释书有苏舆《春秋繁露义证》颇好。
 
 
  康有为之《春秋董氏学》,为通释体裁,家参看。
 
 
《盐铁论》
 
 
  此书为汉代儒家法家对于政治问题对垒抗辩之书,宜游览。
 
 
《论衡》
 
 
  此书为汉代怀疑派哲学,宜游览。
 
 
《抱朴子》
 
 
  此书为晋以后道家言代表作品,宜游览。
 
 
《列子》
 
 
  晋人伪书,可作魏晋部玄学书读。
 
 
  右所列为汉晋以前思想界之重要著作,六朝隋唐间思想界著光采者为佛学其书目当别述之。以下举宋以后学术之代表书,但为一般学者节啬精力计,不愿多举也。
 
 
《近思录》 朱熹著,江永注
 
 
  读此书可见程朱一派之理学,其内容何如。
 
 
《朱子所谱·朱子论学要语》 王懋竑著
 
 
  此书叙述朱学全面目最精要,有条理。
 
 
  若欲研究程朱学派,宜读《二程遗书》及《朱子语类》,非专门斯业者可置之。
 
 
  南宋时与朱学对峙者尚有李东莱之文献学一派,陈龙川、叶水心之功利主义一派,及陆象山之心学一派,欲知其详,宜读各人专集;若观大略,可求诸《宋元学案》中。
 
 
《传习录》 王守仁语徐爰、钱洪德等记
 
 
  读此可知王学梗概。欲知其详,宜读《王文成公全书》。因阳明以知行合一为教,要合观学问事功,方能看出其全部人格,而其事功之经过,具见集中各文,故阳明集之重要,过于朱、陆诸集。
 
 
《明儒学案》 黄宗羲著
 
 
《宋元学案》 黄宗羲初稿,全祖望、王梓材两次续成
 
 
  此二书为宋元明三朝理学之总记录,实为创作的学术史。《明儒学案》中姚江、江右、王门、泰州、东林、戢山诸案最精善。《宋元学案》中象山案最精善;横渠、二程、东莱、龙川、水心诸案亦好;晦翁案不甚好;百源(邵雄)、涑水(司马光)诸案,失之太繁,反不见其真相;末附荆公(王安石)新学略最坏,因有门户之见,故为排斥。欲知荆公学术,宜看《王临川集》。
 
 
  此二书卷帙虽繁,吾总望学者择要游览,因其为六百年间学术之总汇,影响于近代甚深,且汇诸家为一编,读之不甚费力也。
 
 
  清代学术史,可惜尚无此等佳著。唐鉴之《国朝案小识》,以清代最不振之程朱学派为立脚点,偏狭固陋,万不可读;江藩之《国朝汉学师承记》、《国朝宋学渊源记》,亦学案体裁,较好,但江氏常识亦凡庸,殊不能叙出各家独到之处,万不得已,姑以备参考而已。启超方有事于《清儒学案》,汗青尚无期也。
 
 
《日知录》、《亭林文集》 顾炎武著
 
 
  顾亭林为清学开山第一人,其精力集注于《日知录》,宜一游览。读文集中各信札,可见其立身治学大概。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著
 
 
  黄梨洲为清初大师之一,其最大贡献在两学案,此小册可见其政治思想之大概。
 
 
《思问录》 王夫之著
 
 
  王船山为清初大师之一,非通观全书,不能见其精深博大,但卷帙太繁,非别为系统的整理,则学者不能读,聊举此书发凡,实不足以代表其学问之全部也。
 
 
《颜氏学记》 戴望编
 
 
  颜习斋为清初大师之一,戴氏所编学记,颇能传其真。徐世昌之《颜李学》亦可供参考,但其所集《习斋语要》、《恕谷(李塨)语要》将攻击宋儒语多不录,稍失其真。
 
 
  顾、黄、王、颜四先生之学术,为学者所必须知,然其著述皆浩博,或散佚,不易寻?,启超行将为系统的整理记述,以饷学者。
 
 
《东原集》 戴震著
 
 
《雕菰楼集》 焦循著
 
 
  戴东原、焦里堂为清代经师中有清深之哲学思想者,读其集可知其学,并知其治学方法。
 
 
  启超所拟著之《清儒学案》,东原、里堂学两案,正在属稿中。
 
 
《文史通义》 章学诚著
 
 
  此书虽以文史标题,实多论学术流别,宜一读。
 
 
  胡适著《章实斋年谱》,可供参考。
 
 
《大同书》 康有为著
 
 
  南海先生独创之思想在此书,曾刊于《不忍杂志》中。
 
 
《国故论衡》 章炳麟著
 
 
  可见章太炎思想之一斑。其详当读章氏丛书。
 
 
《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梁漱冥著
 
 
  有偏宕处,亦有独到处。
 
 
《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 胡适著
 
 
《先秦政治思想史》 梁启超著
 
 
  将读先秦经部、子部书,宜鸹读此两书,可引起兴味,并启发自己之判断力。
 
 
《清代学术概论》 梁启超著
 
 
  欲略知清代学风,宜读此书。
 
 
(乙)政治史及其他文献学书类
 
 
《尚书》
 
 
  内中惟二十八篇是真,书宜精读,但其文佶屈赘牙,不能成诵亦无妨。余篇属晋人伪撰,一游览便足(真伪篇目,看启超所著《古书之真伪及其年代》,日内当出版)。
 
 
  此书非看注释不能解,注释书以孙星衍之《尚书今古文注疏》为最好。
 
 
《逸周书》
 
 
  此书真伪参半,宜一游览。
 
 
  注释书有朱右曾《逸周书集训校释》颇好。
 
 
《竹书纪年》
 
 
  此书现通行者为元、明人伪撰。其古本,清儒辑出者数家,王国维所辑最善。
 
 
《国语》 《春秋左氏传》
 
 
  此两书或本为一书,由西汉人析出,宜合读之。《左传》宜选出若干篇熟读成诵,于学文甚有益。
 
 
  读《左传》宜参观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可以得治学方法。
 
 
《战国策》
 
 
  宜选出若干篇熟读,于学文有益。
 
 
《周礼》
 
 
  此书西汉末晚出,何时代人所撰,尚难断定,惟书中制度,当有一部分为周代之旧,其余亦战国秦汉间学者理想的产物,故总宜一读。
 
 
  注释书有孙诒让《周礼正义》最善。
 
 
《考信录》 崔述著
 
 
  此书考证三代史事实最谨严,宜一游览,以为治古史这标准。
 
 
《资治通鉴》
 
 
  此为编年政治史最有价值之作品,虽卷帙稍繁,总希望学者能全部精读一过。
 
 
  若苦干燥无味,不妨仿《春秋大事表》之例,自立若干门类,标治摘记作将来著述资料(吾少时曾用此法,虽无成书,然增长兴味不少)。
 
 
  王船山《读通鉴论》,批评眼光,颇异俗流,读通鉴时取以并读,亦助兴之一法。
 
 
《续资治通鉴》 毕沅著
 
 
  此书价值远在司马原著之下,自无待言,无视彼更优者,姑以备数耳。
 
 
  或不读正《资治通鉴》而读《九种纪事本末》,亦可,要之非此则彼,必须有一书经目者。
 
 
《文献通考》 《续文献通考》 《皇朝文献通考》
 
 
  三书卷帙浩繁,今为学者摘其要目:《田赋考》、《户口考》、《职役考》、《市籴考》、《征榷考》、《国用考》、《钱币考》、《兵考》、《刑考》、《经籍考》、《四裔考》,必不读;《王礼考》、《封建考》、《象纬考》,绝对不必读;其余或读或不读随人(手边无原书,不能具记其目,有漏略当校补)。
 
 
  各人宜因其所嗜,择类读之。例如欲研究经济史、财政史者,则读前七才考。余仿此。
 
 
  《马氏文献通考》本依仿杜氏《通典》而作。若尊创作,应《通典》。今舍彼取此者,取其资料较丰富耳。吾辈读旧史,所贵者惟在原料炉锤组织,当求之在我也。
 
 
《两汉会要》、《唐会要》、《五代会要》,可与《通考》合读。
 
 
《通志二十略》
 
 
  郑渔仲史识、史才皆迈寻常。《通志》全书卷帙繁,不必读,二十略则其精神所聚,必须游览,其中与《通考》门类同者或可省。最要者,《氏族略》、《六书略》、《七音略》、《校雠略》等篇。
 
 
《二十四史》
 
 
  《通鉴》、《通考》,已浩无涯涘更语及彪大之《二十四史》,学者几何不望而却走?然而《二十四史》终不可不读,其故有二:(一)现在既无满意之通史,不读《二十四史》,无以知先民活动之遗迹;(二)假令虽有佳的通史出现,然其书自有别裁。《二十四史》之原料,终不能全行收入,以故《二十四史》终久仍为国民应读之书。
 
 
  书既应读,而又浩瀚难读,则如之何,吾今试为学者拟摘读之法数条。
 
 
  其书皆大史学家一手著连,体例精严,且时代近古,向来学人诵习者众在学界之势力与六经诸子埒,吾辈为常识计,非一读不可。吾常希望学者将此四史之列传,全体游览一过,仍摘出若干篇稍为熟读,以资学文之助,因四史中佳文最多也(若欲吾举其目亦可,但手边无原书,当以异日)。四史之外,则《明史》共认为官修书中之最佳者,且时代最近,亦宜稍为详读。
 
 
  二曰就事分类而摘读志。例如欲研究经济史、财政史,则读《平准书》、《食货志》;欲研究音乐,则读《乐书》、《乐志》;欲研究兵制,则读《兵志》;欲研究学术史,则读《艺文志》、《经籍志》,附以《儒林传》;欲研究宗教史,则读《北魏书·释老志》(可惜他史无之)。每研究一门,则通各史此门之志而读之,且与《文献通考》之此门合读。当其读时,必往往发现许多资料散见于各传者,随即跟踪调查其传以读之,如此引申触类,渐渐便能成为经济史、宗教史……等等之长编,将来荟萃而整理之,便成著述矣。
 
 
  三曰就人分类而摘读传。读名人传记,最能激发人志气且,于应事接物之智慧,增长不少,古人所以贵读史者以此。全史各传既不能遍读(且亦不必),则宜择伟大人物之传读之,每史亦不过二三十篇耳。此外又可就其所欲研究者而择读,如欲研究学术史,则读《儒林传》及其他学者之专传;欲研究文学史,则读《文苑传》及其他文学家之专传。用此法读去,恐之患其少,不患其多矣。
 
 
  又各史之《外国传》、《蛮夷传》、《土司传》等,包含种族史及社会学之原料最多,极有趣,吾深望学者一读之。
 
 
《廿二史札记》 赵翼著
 
 
  学者读正史之前,吾劝其一游览此书。记称“属辞比事《春秋》之教”,此书深进“比事”之决,每一个题目之下,其资料皆从几十篇传中,零零碎碎觅出,如采花成蜜。学者能用其法以读史,便可养成著术能力(内中校勘文学异同之部约占三分一,不读亦可)。
 
 
《圣武记》 魏源著
 
 
《国朝先正事略》 李元度著
 
 
  清朝一代史迹,至今尚无一完书可读,最为遗憾,姑举此二书充数。魏默深有良史之才,《圣武记》为纪事本末体裁,叙述绥服蒙古、勘定金川、抚循西藏……诸役,于一事之原因结果及其中间进行之次序,若指诸掌,实罕见之名著也。李次青之《先正事略》,道光以前人物略具,文亦有法度,宜一游览,以知最近二三百年史迹大概。
 
 
  日本人稻叶君山所著《清朝全史》尚可读(有译本)。
 
 
《读史方舆纪要》 顾祖禹著
 
 
  此为最有组织的地理书,其特长在专论形势,以地哉为经,以史迹为纬,读之不感干燥。此书卷帙虽多,专读其叙论(至各府止),亦不甚费力,且可引起地理学兴味。
 
 
《史通》 刘知几著
 
 
此书论作史方法,颇多特识,宜游览。章氏《文史通义》,性质略同,范围较广,已见前。
 
 
《中国历史研究法》 梁启超著
 
 
  读之可增史不兴味,且知治史方法。
 
 
(丙)韵文书类
 
 
《诗经》
 
 
  希望学者能全部熟读成诵,即不尔,亦须一大部分能其词。注释书,陈奂《诗毛氏传疏》最善。
 
 
《楚辞》
 
 
  屈、宋作宜熟读,能成诵最佳,其余可不读。注释书,朱熹《楚辞集注》较可。
 
 
《文选》
 
 
  择读。
 
 
《乐府诗集》 郭茂倩编
 
 
  专读其中不知作者姓名之汉古辞,以见魏六朝乐府风格,其他不必读。
 
 
  魏晋六朝人诗宜读以下各家:
 
 
曹子建 阮嗣宗 陶渊明 谢康乐 鲍明远 谢玄晖
 
 
无单行集者,可用张淳《汉魏百三家集本》,或王闓运《五代诗选本》。
 
 
《李太白集》 《杜工部集》 《王右丞集》 《孟襄阳集》 《韦苏州集》 《高常侍集》 《韩昌黎集》 《柳河东集》 《白香山集》 《李义山集》
《王临川集》(诗宜用李璧注本) 《苏东坡集》 《元遗山集》 《陆放翁集》
 
 
  以上唐宋人诗文集
 
 
《唐百家诗选》 王安石选
 
 
《宋诗钞》 吕留良钞
 
 
  以上唐宋诗选本
 
 
《清真词》(周美成) 《醉翁琴趣》(欧阳修) 《东坡乐府》(苏轼) 《屯田集》(柳永) 《淮海词》(秦观) 《樵歌》(朱敦儒) 《稼轩词》(辛弃疾)
《后村词》(刘克庄) 《石道人歌曲》(姜夔) 《碧山词》(王沂孙) 《梦窗词》(吴文英)
 
 
  以上宋人词集
 
 
《西厢记》 《琵琶记》 《牡丹亭》 《桃花扇》 《长生殿》
 
 
  以上元明清人曲本
 
 
  本门所列书,专资学者课余讽诵,陶写情趣之用既非为文学专家说法,尢非为治文学史者说法,故不曰文学类,而曰文类。文学范围,最少应包含古文(骈散文)及小说。吾以为苟非欲作文学专家,则无专读小说这必要;至于古文,本不必别学,吾辈总须读周秦诸子、《左传》、《国策》、四史、《通鉴》及其关于思想、关于记载之著作,苟能多读,自能属文,何必格外标举一种,名曰古文耶?故专以文鸣之文集不复录(其余学问有关系之文集,散见各门)。《文选》及韩、柳、王集聊附见耳。学者如必欲就文求文,无已,则姚鼐之《古文辞类纂》、李兆洛之《骈体文钞》、曾国藩之《经史百家杂钞》可用也。
 
 
  清人不以韵文见长,故除曲本数部外,其余诗词皆不复列举,无已,则于最初期与最末期各举诗词家一人:吴伟业之《梅村诗集》与黄尊宪之《人境庐诗集》、成德之《饮水词》与文焯之《樵风乐府》也。

(丁)小学书及文法类书
 
 
《说文解字注》 段玉裁著
 
 
《说文通训定声》 朱骏声著
 
 
《说文释例》 王筠著
 
 
  段著为《说文》正著,朱注明音与义之关系,王著为《说文》通释,读此三书,略可通《说文》矣。
 
 
《经传释词》 王引之著
 
 
《古书疑义举例》 俞樾著
 
 
《文通》 马建忠著
 
 
  读此三书,可知古人语法文法。
 
 
《经籍纂诂》 阮元著
 
 
  此书汇集各字之义训,宜置备检查。
 
 
  文字音韵,为清儒最擅之学,佳书林立,此仅举入门最要之数种,若非有志研究斯学者,并此诸书不读亦无妨也。
 
 
(戊)随意涉览书类
 
 
  学问固贵专精,又须博览以辅之。况学者读书尚少时,不甚自知其性所近者为何。随意涉览,初时并无目的,不期而引起问题,发生兴趣,从此向某方面深造研究,遂成绝业者,往往而有也。吾固杂举有用或有趣之各书,供学者自由翻阅之娱乐。
 
 
  读此者不必顺叶次,亦不必求终卷者(各书亦随忆想所及杂举,无复诠次)。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清乾隆间四库馆,董其事者皆一时大学者,故所作提要,最称精审,读之可略见各书内容(中多偏至语自亦不能免)。宜先读各部类之叙录,其各书条下则随意抽阅。
 
 
  有所谓存目者,其书被屏,不收入四库者也,内中颇有怪书,宜稍注意读之。
 
 
《世说新语》
 
 
  将晋人谈玄语分类纂录,语多隽妙,课余暑假之良伴侣。
 
 
《水经注》 郦道元撰,戴震校
 
 
  六朝人地理专书,但多描风景,记古迹,文辞华妙,学作小品文最适用。
 
 
《文心雕龙》 刘勰撰
 
 
  六朝人论文书,论多精到,文亦雅丽。
 
 
《大唐三藏慈恩法师传》 慧立撰
 
 
  此为玄奘法师详传。玄藏为第一位留学生,为大思想家,读之可以增第志气。
 
 
《徐霞客游记》
 
 
  霞客晚明人,实一大探险家,其书极有趣。
 
 
《梦溪笔谈》 沈括
 
 
  宋人笔记中含有科学思想者。
 
 
《困学纪闻》 王应麟撰,阎若璩注
 
 
  宋人始为考证学者,顾亭林《日知录》颇仿其体。
 
 
《通艺录》 程瑶田撰
 
 
  清代考证家之博物书。
 
 
《癸巳类稿》 俞正燮撰
 
 
  多为经学以外之考证,如考棉花来历,考妇人缠足历史,辑李易安事迹等;又多新颖之论,如论妒非妇人恶德等。
 
 
《东塾读书记》 陈沣撰
 
 
  此书仅五册,十余年乃成,盖合数十条笔记之长编,乃成一条笔记之定稿,用力最为精苦,读之可识搜集资料,及驾驭资料之方法。书中《论郑学》、《论朱学》、《论诸子》、《论三国》诸卷最善。
 
 
《庸盦笔记》 薛福成
 
 
  多记清咸丰、同治间掌故。
 
 
《张太岳集》 张居正
 
 
  江陵为明名相,其信札益人神智,文章亦美。
 
 
《王心斋先生全书》 王艮
 
 
  吾常名心斋为平民的理学家,其人有生气。
 
 
《朱舜水遗集》 朱之瑜
 
 
  舜水为日本文化之开辟人,惟一之国学输出者,读之可见其人格。
 
 
《李恕谷文集》 李塨
 
 
  恕谷为习斋门下健将,其文劲达。
 
 
《鲒琦亭集》 全祖望
 
 
   集中记晚明掌故甚多。
 
 
《潜研堂集》 钱大昕
 
 
  竹汀在清儒中最博洽者,其对伦理问题,亦颇有新论。
 
 
《述学》 汪中
 
 
  容甫为治诸子学之先登者,其文格在汉晋间,极遒美。
 
 
《洪北江集》 洪亮吉
 
 
  北江之学,长于地理,其小品骈体文,描写景物,美不可言。
 
 
《定盦文集》 龚自珍
 
 
  吾少时心醉此集,今颇厌之。
 
 
《曾文正公全集》 曾国藩
 
 
《胡文忠公集》 胡林翼
 
 
  右二集信札最可读,读之见其治事条理及朋友风义。曾涤生文章尤美。桐城派之大成。
 
 
《苕溪渔隐丛话》 胡仔
 
 
  丛话中资料颇丰富。
 
 
《词苑丛谈》 徐钪(?)
 
 
  惟一之词话,颇有趣。
 
 
《语石》 叶昌炽
 
 
  以科学方法治金石学,极有价值。
 
 
《书林清话》 叶德辉
 
 
  论列书源流及藏书掌故,甚好。
 
 
《广艺舟双辑》 康有为
 
 
  论写定字,极精博,文章极美。
 
 
《剧说》 焦循
 
 
《宋元戏曲史》 王国维
 
 
  二书论戏剧,极好。
 
 
  即谓之涉览,自然无书不可涉,无书不可览,本不能胪举书目,若举之非累数十纸不可。右所列不伦不类之寥寥十余种,随杂忆所及当坐谭耳,若绳经义例,则笑绝冠缨矣。
 
 
附录一 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
 
 
  右所列五项,倘能依法读之,则国学根柢略立,可以为将来大成之基矣。惟青年学生校课既繁,所治专门别有在,恐仍不能人人按表而读。
 
 
  今再为拟一真正之最低限度如下:
 
 
《四书》、《易经》、《书经》、《诗经》、《礼记》、《左传》、《老子》、《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战国策》、《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或《通鉴纪事本末》)、《宋元明史纪事本末》、《楚辞》、《文选》、《李太白集》、《杜工部集》、《韩昌黎集》、《柳河东集》、《白香山集》。其他词曲集随所好选读数种。
 
 
  以上各书,无论学矿、学工程报……皆须一读,若并此未读,真不能认为中国学人矣。
 
 
附录二 治国学杂话
 
 
  学生做课外学问是最必要的,若只求讲堂上功课及格,便算完事,那么,你进学校,只是求文凭,并不是求学问,你的人格,先已不可问了。再者,此类人一定没有“自发”的能力,不特不能成为一个学者,亦断不能成为社会上治事领袖人才。
 
 
  课外学问,自然不专指读书,如试验,如观察自然界……都是极好的,但读课外书,至少要算课外学问的主要部分。
 
 
  一个人总要养成读书兴味。打算做专门学者,固然要如此,打算做事业家,也要如此。因为我们在工厂里、在公司里、在议院里……做完一天的工作出来之后,随时立刻可以得着愉快的伴侣,莫过于书籍,莫便于书籍。
 
 
  但是将来这种愉快得着得不着,大概是在学校时代已经决定,因为必须养成读书习惯,才能尝着读书趣味。人生一世的习惯,出了学校门限,已经铁铸成了,所以在学校中,不读课外书,以养成自己自动的读书习惯,这个人,简直是自己剥夺自己终身的幸福。
 
 
  读书自然不限于读中国书,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至少也刻和外国书作平等待遇。你这样待遇他,给回你的愉快报酬,最少也和读外国书所得的有同等分量。
 
 
  中国书没有整理过,十分难读,这是人人公认的,但会做学问的人,觉得趣味就在这一点。吃现成饭,是最没有意思的事,是最没有出息的人才喜欢的。一个问题,被别人做完了四平八正的编成教科书样子给我读,读去自然是毫不费力,但是从这不费力上头结果,便令我的心思不细致不刻入。专门喜欢读这类收的人,久而久之,会把自己创作的才能汨没哩。在纽约、芝加哥笔直的马路崭新的洋房里舒舒服服混一世,这个人一定是过的毫无意味的平庸生活。若要过有意味的生活,须是哥伦布初到美洲时时。
 
 
  中国学问界,是千年未开的矿穴,矿苗异常丰富,但非我们亲自绞脑筋绞汗水,却开不出来。翻过来看,只要你绞一分脑筋一分汗水,当然还你一分成绩,所以有趣。
 
 
  所谓中国学问界的矿苗,当然不专指书籍,自然界和社论实况,都是极重要的,但书籍为保存过去原料之一种宝库,且可为现在各实测方面之引线,就这点看来,我们对于书籍之浩瀚,应刻欢喜谢他,不应刻厌恶他。因为我们的事业比方要开工厂,原料的供给,自然是越丰富越好。
 
 
   读中国书,自然像披沙拣金,沙多金少,但我们若把他作原料看待,有时寻常人认为极无用的书籍和语句,也许有大功用。须知工厂种类多着呢,一个厂里头得有许多副产物哩,何止金有用,沙也有用。
 
 
  若问读书方法,我想向诸君上一个条陈。这方法是极陈旧的,极笨极麻烦的,然而实在是极必要的。什么方法呢?是钞录或笔记。
 
 
  我们读一部名著,看见他征引那么繁博,分析那么细密,动辄伸着舌头说道:“这个人不知有多大记忆力,记得许多东西,这是他的特别天才,我们不能学步了。”其实那里有这回事。好记性的人不见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较的倒是记性不甚好。你所看见者是他发表出来的成果,不知他这成果原是从铢积寸累困知勉行得来。大抵凡一个大学者平日用功总是有无数小册子或单纸片,读书看见一段资料觉其有用者即刻钞下(短的钞全文,长的摘要记书名卷数页数)。资料渐渐积得丰富,再用眼光来整理分析他,便成为一篇名著。想看这种痕迹,读赵瓯北的《二十二史札记》、陈兰甫的《东塾读书记》最容易看出来。
 
 
  这种工作笨是笨极了,苦是苦极了,但真正做学问的人总离不了这条路。做动植物的人懒得采集标本,说他会有新发明,天下怕没有这种便宜事。
 
 
  发明的最初动机在注意,钞书便是促醒注意及继续保存注意的最好方法。当读一书时,忽然感觉这一段资料可注意,把他钞下,这件资料自然有一微微的印象印入脑中,和滑眼看过不同。经过这一番后,过些时碰着第二个资料和这个有关系的,又把他钞下。那注意便加浓一度。经过几次之后,每翻一书,遇有这项资料,便活跳在纸上,不必劳神费力去找了。这是我多年经验得来的实况。诸君试拿一年工夫去试试,当知我不说谎。
 
 
  先辈每教人不可轻言著述,因为未成熟的见解公布出来,会自误误人,这原是不错的,但青年学生“斐然当述作之誉”,也是实际上鞭策学问的一种妙用。譬如同是读《文献通考》的《钱币考》,各史《食货志》中钱币项下各文,泛泛读去,没有什么所得,倘若你一面读一面便打主意做一篇中国货币沿革考,这篇考做的好不好另一问题,你所读的自然加几倍受用。
 
 
  譬如同读一部《荀子》,某甲泛泛读去,某乙一面读一面打主意做部《荀子学案》,读过之后,两个人的印象深汪浅,自然不同。所以我很奖励青年好著书的习惯,至于所著的书,拿不拿给人看,什么时候才认成功,这还不是你的自由吗?
 
 
  每日所读之书,最好分两类,一类是精熟的,一类是涉览的。因为我们一面要养成读书心细的习惯,一面要养成读书眼快的习惯。心不细则毫无所得,等于白读;眼不快则时候不够用,不能博搜资料。诸经、诸子、四史、通鉴等书,宜入精读之部,每日指定某时刻读他,读时一字不放过,读完一部才读别部,想钞录的随读随钞;另外指出一时刻,随意涉览,觉得有趣,注意细看,觉得无趣,便翻次页,遇有想钞录的,也俟读完再钞,当时勿窒其机。
 
 
  诸君勿因初读中国书,勤劳大而结果少,便生退悔。因为我们读书,并不是想专向现时所读这一本书里讨现钱现货的,得多少报酬,最要紧的是涵养成好读书的习惯,和磨炼出好记忆的脑力。青年期所读各书,不外借来做达这两个目的的梯子。我所说的前提倘若不错,则读外国书和读中国书当然都各有益处。外国名著,组织得好,易引起兴味,他的研究方法,整整齐齐摆出来,可以
做我们模范,这是好处;我们滑眼读去,容易变成享现成福的少爷们,不知甘苦来历,这是坏处。中国书未经整理,一读便是一个闷头棍,每每打断兴味,这是坏处;逼着你披荆斩棘,寻路来走,或者走许多冤枉路(只要走路断无冤枉,走错了回头,便是绝好教训),从甘苦阅历中磨炼出智慧,得苦尽甘来的趣味,那智慧和趣味都最真切,这是好处。
 
 
  还有一件,我在前项书目表中有好几处写“希望熟读成诵”字样,我想诸君或者以为甚难,也许反对说我顽旧,但我有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奖劝人勉强记忆,我所希望熟读成诵的有两种类:一种类是是最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一种类是有益身心的格言。好文学是涵养情趣的工具,做一个民族的分子,总须对于本民族的好文学十分领略,能熟读成诵,才在我们的“下意识”里头,得着根柢,不知不觉会“发酵”。有益身心的圣哲格言,一部分久已在我们全社会上形成共同意识,我既做这社会的分子,总要彻底了解他,才不至和共同意识生隔阂,一方面我们应事接物时候,常常仗他给我们的光明,要平日摩得熟,临时才得着用,我所以有些书希望熟读成诵者在此,但亦不过一种格外希望而已,并不谓非如此不可。
 
 
  最后我还专向清华同学诸君说几句话,我希望诸君对于国学的修养,比旁的学校学生格外加功。诸君受社会恩惠,是比别人独优的,诸群君将来在全社会上一定占势力,是眼看得见的。诸君回国之后,对于中国文化有无贡献,便是诸君功罪的标准。
 
 
  任你学成一位天字第一号形神毕肖的美国学者,只怕于中国文化没有多少影响。若这样便有影响,我们把美国蓝眼睛的大博士抬一百几十位来便够了,又何必诸君呢?诸君须要牢牢记着你不是美国学生,是中国留学生。如何才配叫做中国留学生,请你自己打主意罢。
 
 
附录三 评胡适之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
 
 
  胡君这书目,我是不赞成的,因为他文不对题。胡君说:“并不为国学有根柢的人着想,只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点系统的国学知识的人设想。”依我看,这个书目,为“国学已略有根柢而知识绝无系统”的人说法,或者还有一部分适用。我想,《清华周刊》诸君,所想请教胡君的并不在此,乃是替那些“除欲读商务印书馆教科书之外没有读过一部中国书”的青年们打算。若我所猜不错,那么,胡君答案,相隔太远了。
 
 
  胡君致误之由,第一在不顾客观的事实,专凭自己主观为立脚点。胡君正在做《中国哲学史》、《中国文学史》,这个书目正是表示他自己思想的路径,和所凭的资料(对不对又另是一问题,现在且不讨论)。殊不知一般青年,并不是人人都要做哲学史家、文学史家。不是做哲学史家、文学史家,这里头的书什有七八可以不读。真要做哲学史、文学史家,这些书却又不够了。
 
 
  胡君第二点误处,在把应读书和应备书混为一谈,结果不是个人读书最低限度,却是私人及公共机关小图书馆之最低限度(但也不对,只好说是哲学史、文学史家私人小图书馆之最低限度)。殊不知青年学生(尤其清华),正苦于跑进图书馆里头不知读什么书才好,不知如何读法,你给他一张图书馆书目,有何用处?何况私人购书,谈何容易?这张书目,如何能人人购置?结果还不是一句废话吗?
 
 
  我最诧异的:胡君为什么把史部书一概屏绝?一张书目名字叫做“国学最低限度”,里头有什么《三侠五义》、《九命奇冤》,却没有《史记》、《汉书》、《资治通鉴》,岂非笑话?若说《史》、《汉》、《通鉴》是要“为国学有根柢的人设想”才列举,恐无此理。若说不读《三侠五义》、《九命奇冤》,便够不上国学最低限度,不瞒胡君说,艾区区小子便是没有读过这两部书的人。我虽自知学问浅陋,说我连国学最低限度都没有,我却不服。
 
 
  平心而论,做文学史(尤其做白话文学史)的人,这些书自然访该读,但胡君如何能因为自己爱做文学史,便强一般青年跟着你走?譬如某人喜欢金石学,尽可将金石类书列出一张系统的研究书目;某人喜欢地理学,尽可以将地理类书列出一张系统的研究书目,虽然只是为本行人说法,不能应用于一般。依我看,胡君所列各书,大半和《金石萃编》、《?斋集古录》、《殷墟书契考释》(金石类书),《水道提纲》、《朔方备乘》、《元史释文证补》(地理类书)等等同一性质,虽不是不应读之书,却断不是人人必应读之书。胡君复《清华周刊》信说:“我的意思是要一班留学生,知道《元曲选》等,是应该知道的书。”依着这句话,留学生最少也该知道《殷墟书契考释》、《朔方备乘》……是应该知道的书。那么将一部《四库全书总目》搬字过纸,更列举后出书千数百种便了,何必更开最低限度书目?须知“知道”是一件事,“必读”又别是一件事。
 
 
  我的主张,很是平淡无奇。我认定史部书为国学最主要部分,除先秦几部经书几部子书之外,最要紧的便是读正史、通鉴、宋元明纪事本末和九通中一部分,以及关系史学之笔记文集等,算是国学常识,凡属中国读书人都要读的。有了这种常识之人不自满足,想进一步做专门学者时,你若想做哲学史家、文学史家,你就请教胡君这张书目;你若想做别一项专门家,还有许多门我也可以勉强照胡君样子,替你另开一张书目哩。
 
 
  胡君对于自己所好的两门学问,研究甚深,别择力甚锐,以为一般青年也该如此,不必再为别择,所以把许多书目胪列出来了。试想一百多册的《正谊堂全集》千篇一律的“理气性命”,叫青年何从读起?何止《正谊堂》,即以浙刻《二十二子》论,告诉青年说这书该读,他又何从读起?至于其文学史之部,所列《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古文苑》、《续古文苑》、《唐文粹》、《全唐诗》、《宋文鉴》、《南宋文范》、《南宋文录》、《宋诗钞》、《宋六十家词》、《四印斋宋元词》、《疆村所刻词》、《元曲选百种》、《金文最》、《元文类》、《明文类》、《列朝诗集》、《明诗综》、《六十种曲》等书,我大略估计,恐怕总数在一千册以上,叫人从何读起?青年学生因我们是为“老马识途”,虚心请教,最少也应告诉他一个先后次序,例如唐诗该先读某家,后读某家,不能说你去读全唐诗便了。宋词该先读某家,后读某家,不能说请你把王幼霞朱古微所刻的都读。若说你全部读过后自会别择,诚然不错,只怕他索性不读了。何况青年若有这许多精力日力来读胡君指定的一千多册文学书,何如用来读二十四史、九通呢?
 
 
  还有一层,胡君忘却学生若没最普通的国学常识时,有许多书是不能读的。试问连《史记》没有读过的人,读崔适《史记探源》,懂他说的什么?连《尚书》、《史决》、《礼记》、《国语》没有读过的人,读崔述《考信录》,懂他说的什么?连《史记·儒林传》、《汉书·艺文志》没有读过的人,读康有为《新学伪经考》,懂他说的什么?这不过随手举几个例,其他可以类推。假如有一位学生(假定还是专门研究思想史的学生),敬谨遵依胡君之教,顺着他所列书目读去,他的书明明没有《尚书》、《史记》、《汉书》这几部书,你想这位学生,读到崔述、康有为、崔适的著述时,该怎么样狈狼呢?
 
 
  胡君之意,或者以这位学生早已读过《尚书》、《史记》、《汉书》为前提,以为这样普通书,你当然读过,何必我说?那么,《四书》更普通,何以又列入呢?总而言之,《尚书》、《史记》、《汉书》、《资治通鉴》为国学最低限度不必要之书,《正谊堂全集》、《缀白裘》、《儿女英雄传》,反是必要之书,真不能不算石破天荒的怪论(思想史之部,连《易经》也没有,什么原故,我也要求胡君答复)。
 
 
  总而言之,胡君这篇书目,从一方面看,嫌他墨漏太多,从别方面看,嫌他博而寡要,我认为是不可用的。
 
 
附梁先生致清华周刊记者书
 
 
  《清华周刊》记者足下: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一施展呈上,别属开留美应带书目,颇难著笔。各书内容,拙著中已简单论及,诸君一读后,可择所好者购携。大学普通重要诸书,各校图书馆多有,自不必带,所带者总是为自己随时讽诵或用功时任意批注而设。试择其最普通者:《四书集注》,石印《正续文献通考》,相台本《五经单注》,石印《文选》,石印浙刻《二十二子》,《李太白集》,《墨子间诂》,《杜工部集》,《荀子集解》,《白香山集》,铅印《四史》,《柳柳州集》,铅印《正续资治通鉴》,《东坡诗集》。若欲带选本,诗则《古诗源》,《唐诗别裁》,勉强可用。欲带选本词,则张皋文词选,周止庵《宋四家词选》,谭中修《箧中词》,勉强可用(此五书原目皆未列)。其余涉览书类,择所喜者带数种亦可。因此等书外国图书馆或无有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8-6 10:54:13编辑过]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4 12:33:21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2 楼  


可请参考: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6262&replyID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4 19:03:29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3 楼  


黃侃論讀書
(摘錄)量守廬論學札記
一.應讀之書
★《十三經注疏》、《大戴禮記》、《荀子》、《庄子》、《史記》、《漢書》、
《資治通鑒》、《通典》(不讀《通典》,不能治《儀禮》)、《文選》、《文心
雕龍》、《說文》、《廣韻》,以上諸書,須趁三十歲以前讀畢,收獲如盜寇之將
至;然持之以恒,七八年間亦可卒業。 (當代人在三十歲以前難以做到。中文系學
生如果埋頭苦讀上列經典而不學現代文學史學理論﹐或許能完成上述作業﹐但必成
書獃子﹐竟至蟲魚了一生﹐一事無成。)
★讀經次第應先《詩》疏,次《禮記》疏。讀《詩》疏,一可以得名物訓詁,二可
通文法。《禮》疏而后,泛覽《左傳》、《尚書》、《周禮》、《儀禮》諸疏,而
《谷》、《公》二疏為最要,《易》疏則高頭講章而已。陸德明《經典釋文》宜時
時翻閱,注疏之妙,在不放過經文一字。 (真是高手眼法﹐金針度人)
二.讀書之法
★語言文字之學,為各种學問之預備,舍此則 一無可通。(各種學問者﹐漢學之各
種學問也。)
★由小學入經,出經入史,期以十年,必可成就。(此條非說成就期限﹐而是說治
學順序﹐先小學﹐再經﹐再史。)
★小學之事在乎通,經學之事在乎專,故小學訓詁自本文求之,而經文自注疏求之。
★治經之法,先須專主一家之說,不宜旁騖諸家。(恐是季剛自家門法。同時研究
諸名家高論﹐如聽訟數端﹐不僅有趣﹐而且未必不是入經史門法。)
★治經須先明家法,明家法自讀唐人義疏始。(讀唐人義疏可明各經漢唐家法﹐不
知皮錫瑞之經學通論是否可補漢唐之後﹖)
★治史之要, 以人、地、官、年為入門之基;四者亦即歷史之小學也。(此說入門
之基﹐而非治史全部。如果只注重事件的人地官年﹐而無現代HISTORIOGRAPHY理論
指导﹐便仍在梁任公所說的舊史學裡打圈子。)
★讀書貴專不貴博,未畢一書,不閱他書。二十歲以上,三十歲以下,須有相當成
就;否則,性懦者流為頹廢,強梁者化為妄誕。用功之法,每人至少應圈點書籍五
部。(讀書貴專不貴博﹐是朴學的法寶﹐恐怕當代不適用。朴學時代知學方法比較統
一。而當今文史研究理論繁復﹐不略知一二無法為學。文科學生還要學政治﹐想出
國的還要學英文﹐二十以上三十以下之說也恐怕不適用于今日。此處說貴專﹐是為
了能精通一二經典。精通之﹐才能在作學時有底氣﹐避免頹廢和妄誕兩極端。圈書
之法﹐先賢經驗﹐有惠後學不淺。)
★初學之病四:一曰急于求解,一曰急于著書,一曰不能闕疑,一曰不能服善。讀
古書當擇其可解者而解之,以闕疑為貴,不以能疑為貴也。(宋明經學多能疑﹐漢清
經學多闕疑。而清之經學如無確證必闕疑﹐如有確證必翻案。大哉乾嘉之為學也﹗
先生真是其中嫵媚者。)
★凡閱近人書籍,須先調查其材料。
★清人治學之病,知古而不知今;明人治學之病,知今而不知古。(先生一生﹐知今
處唯有不與復辟一節而已﹐天不假其以年﹐天妒之太甚矣。)
★治中國學問,當接收新材料,不接收新理論。佛經云,依法不依人,即此義。(不
接受新理論恐怕今人無人敢守之。)
★漢學之所以可畏者,在不放松一字。(﹗﹗﹗﹗)
★讀天下書,至死不能遍,擇其要而已矣。劉申叔年三十五而學成,即得擇要之法。
(一﹐劉申叔如果把玩政治的時間用來作學問﹐嘿嘿﹗二﹐比一比陳寅恪讀遍中国書
之嘆如何﹖)
★不有根底之學,而徒事翻書,此非治學之道。然真有根底之學,而不能翻書,亦
不免有鄙陋之譏。翻書者因所知以及所未知,其用有二:一、己所不知,翻之而得;
二、己所不記,翻之而記。凡臨時檢查而得之者,必其平時能翻之者也。
三、為學之道
★讀書人當以四海為量,以千載為心。
★學術二字應解為“術由師授,學自己成”。戴東原先生學術提綱挈領之功為多,未
遑精密;其弟子段懋堂、孔廣森、王念孫,靡不過之。(能青出于藍者﹐賴先賢篳路
藍屢之功也。)
★治學第一當恪守師承,第二當博學多聞,第三當謹于言語。
★凡古今名人學術之成,皆由辛苦,鮮由天才;其成就早者,不走錯路而已。
★天下人之所長,非己所能有;己之所長,為天下人所不能有,如是始能有自立。
( 必道前人未道處。)
★學問最高者,語言最簡。(此語讓當今百分之九十九的高级學者汗顏)。
★通一經一史,文成一體,亦可以為成人矣。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6 10:50:36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4 楼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8&ID=16764&replyID=&skin=1
朱熹:朱子讀書法 卷上
  讀書乃學者第二事。方子。
  讀書已是第二義。蓋人生道理合下完具,所以要讀書者,蓋是未曾經歷見許多,聖人是經歷見得許多,所以寫在冊上與人看。而今讀書,只是要見得許多道理。及理會得了,又皆是自家合下元有底,不是外面旋添得來。至。
  學問,就自家身己上切要處理會方是,那讀書底已是第二義。自家身上道理都具,不曾外面添得來。然聖人教人,須要讀這書時,蓋為自家雖有這道理,須是經歷過,方得。聖人說底,是他曾經歷過來。佐。
  學問,無賢愚,無小大,無貴賤,自是人合理會底事。且如聖賢不生,無許多書冊,無許多發明,不成不去理會!也只當理會。今有聖賢言語,有許多文字,卻不去做。師友只是發明得。人若不自向前,師友如何著得力!謙。
  為學之道,聖賢教人,說得甚分曉。大抵學者讀書,務要窮究。「道問學」是大事。要識得道理去做人。大凡看書,要看了又看,逐段、逐句、逐字理會,仍參諸解、傳,說教通透,使道理與自家心相肯,方得。讀書要自家道理浹洽透徹。杜元凱云:「優而柔之,使自求之,厭而飫之,使自趨之。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渙然冰釋,怡然理順,然後為得也。」椿。
  今讀書緊要,是要看聖人教人做工夫處是如何。如用藥治病,須看這病是如何發,合用何方治之;方中使何藥材,何者幾兩,何者幾分,如何炮,如何炙,如何製,如何切,如何煎,如何喫,只如此而已。淳。
  讀書以觀聖賢之意;因聖賢之意,以觀自然之理。節。
  做好將聖人書讀,見得他意思如當面說話相似。賀孫。
  聖賢之言,須常將來眼頭過,口頭轉,心頭運。方子。
  開卷便有與聖賢不相似處,豈可不自鞭策!祖道。
  聖人言語,一重又一重,須入深去看。若只要皮膚,便有差錯,須深沉方有得。從周。
  人看文字,只看得一重,更不去討他第二重。僩。
  讀書,須是看著他縫罅處,方尋得道理透徹。若不見得縫罅,無由入得。看見縫罅時,脈絡自開。植。
  文字大節目痛理會三五處,後當迎刃而解。學者所患,在於輕浮,不沉著痛快。方子。
  學者初看文字,只見得箇渾淪物事。久久看作三兩片,以至於十數片,方是長進。如庖丁解牛,目視無全牛,是也。人傑。
  讀書,須是窮究道理徹底。如人之食,嚼得爛,方可嚥下,然後有補。杞。
  看文字,須逐字看得無去處。譬如前後門塞定,更去不得,方始是。從周。
  關了門,閉了戶,把斷了四路頭,此正讀書時也。道夫。
  學者只知觀書,都不知有四邊,方始有味。鏋。
  「學者讀書,須是於無味處當致思焉。至於群疑並興,寢食俱廢,乃能驟進。」因歎:「驟進二字,最下得好,須是如此。若進得些子,或進或退,若存若亡,不濟事。如用兵相殺,爭得些兒小可一二十里地,也不濟事。須大殺一番,方是善勝。為學之要,亦是如此。」賀孫。
  看文字,須大段著精彩看。聳起精神,樹起筋骨,不要困,如有刀劍在後一般!就一段中,須要透。擊其首則尾應,擊其尾則首應,方始是。不可按冊子便在,掩了冊子便忘卻;看注時便忘了正文,看正文又忘了注。須這一段透了,方看後板。淳。
  看文字,須要入在裏面,猛滾一番。要透徹,方能得脫離。若只略略地看過,恐終久不能得脫離,此心又自不能放下也。時舉。
  人言讀書當從容玩味,此乃自怠之一說。若是讀此書未曉道理,雖不可急迫,亦不放下,猶可也。若徜徉終日,謂之從容,卻無做工夫處。譬之煎藥,須是以大火煮滾,然後以慢火養之,卻不妨。人傑。
  須是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看人文字,要當如此,豈可忽略!鏋。
  看文字,須是如猛將用兵,直是鏖戰一陣;如酷吏治獄,直是推勘到底,決是不恕他,方得。夔孫。
  看文字,正如酷吏之用法深刻,都沒人情,直要做到底。若只恁地等閑看過了,有甚滋味!大凡文字有未曉處,須下死工夫,直要見得道理是自家底,方住。賜。
  看文字如捉賊,須知道盜發處,自一文以上贓罪情節,都要勘出。若只描摸箇大綱,縱使知道此人是賊,卻不知何處做賊。賜。
  看文字,當如高[舟+我]大艑,順風張帆,一日千里,方得。如今只纔離小港,便著淺了,濟甚事!文字不通如此看。僩。
  讀書看義理,須是胸次放開,磊落明快,恁地去。第一不可先責效。纔責效,便有憂愁底意。只管如此,胸中便結聚一餅子不散。今且放置閑事,不要閑思量。只專心去玩味義理,便會心精;心精,便會熟。淳。
  讀書,放寬著心,道理自會出來。若憂愁迫切,道理終無緣得出來。
  讀書,須是知貫通處,東邊西邊,都觸著這關捩子,方得。只認下著頭去做,莫要思前算後,自有至處。而今說已前不曾做得,又怕遲晚,又怕做不及,又怕那箇難,又怕性格遲鈍,又怕記不起,都是閑說。只認下著頭去做,莫問遲速,少間自有至處。既是已前不曾做得,今便用下工夫去補填。莫要瞻前顧後,思量東西,少間擔閣一生,不知年歲之老!僩。
  天下書儘多在。只恁地讀,幾時得了。須大段用著工夫,無一件是合少得底。而今只是那一般合看過底文字也未看,何況其他!僩。
  讀書,須是遍布周滿。某嘗以為寧詳毋略,寧下毋高,寧拙毋巧,寧近毋遠。方子。
  讀書之法,先要熟讀。須是正看背看,左看右看。看得是了,未可便說道是,更須反覆玩味。時舉。
  少看熟讀,反覆體驗,不必想像計獲。只此三事,守之有常。夔孫。
  太凡看文字:少看熟讀,一也;不要鑽研立說,但要反覆體驗,二也;埋頭理會,不要求效,三也。三者,學者當守此。人傑。
  書宜少看,要極熟。小兒讀書記得,大人多記不得者,只為小兒心專。一日授一百字,則只是一百字;二百字,則只是二百字。大人一日或看百板,不恁精專。人多看一分之十,今宜看十分之一。寬著期限,緊著課程。淳。
  讀書,只逐段逐些子細理會。小兒讀書所以記得,是渠不識後面字,只專讀一進耳。今人讀書,只羇羇讀去。假饒讀得十遍,是讀得十遍不曾理會得底書耳。「得寸,則王之寸也;得尺,則王之尺也。」讀書當如此。璘。
  讀書,小作課程,大施功力。如會讀得二百字,只讀得一百字,卻於百字中猛施工夫,理會子細,讀誦教熟。如此,不會記性人自記得,無識性人亦理會得。若泛泛然念多,只是皆無益耳。讀書,不可以兼看未讀者。卻當兼看已讀者。璘。
  讀書不可貪多,且要精熟。如今日看得一板,且看半板,將那精力來更看前半板,兩邊如此,方看得熟。直須看得古人意思出,方好。洽。
  讀書不要貪多。向見州郡納稅,數萬鈔總作一結。忽錯其數,更無推尋處。其後有一某官乃立法,三二十鈔作一結。觀此,則讀書之法可見。可學。
  「讀書不可貪多,常使自家力量有餘。」正淳云:「欲將諸書循環看。」曰:「不可如此,須看得一書徹了,方再看一書。若雜然並進,卻反為所困。如射弓,有五斗力,且用四斗弓,便可拽滿,己力欺得他過。今舉者不忖自己力量去觀書,恐自家照管他不過。」鏋。
  讀書,只恁逐段子細看,積累去,則一生讀多少書!若務貪多,則反不曾讀得。又曰:「須是緊著工夫,不可悠悠,又不須忙。只常抖搜得此心醒,則看愈有力。」道夫。
  不可都要羇去,如人一日只喫得三碗飯,不可將十數日飯都一齊喫了。一日只看得幾段,做得多少工夫,亦有限,不可羇去都要了。淳。
  讀書,只看一箇冊子,每日只讀一段,方始是自家底。若看此又看彼,雖從眼邊過得一遍,終是不熟。履孫。
  今人讀書,看未到這裏,心已在後面;纔看到這裏,便欲舍去了。如此,只是不求自家曉解。須是徘徊顧戀,如不欲去,方會認得。至。
  某最不要人摘撮。看文字,須是逐一段、一句理會。賀孫。
  讀書是格物一事。今且須逐段子細玩味,反來覆去,或一日,或兩日,只看一段,則這一段便是我底。腳踏這一段了,又看第二段。如此逐旋捱去,捱得多後,卻見頭頭道理都到。這工大須用行思坐想,或將已曉得者再三思省,卻自有一箇曉悟處出,不容安排也。書之句法義理,雖只是如此解說,但一次看,有一次見識。所以某書,一番看,有一番改。亦有已說定,一番看,一番見得穩當。愈加分曉。故某說讀書不貴多,只貴熟爾。然用工亦須是勇做進前去,莫思退轉,始得。大雅。
  讀書,且就那一段本文意上看,不必又生枝節。看一段,須反覆看來看去,要十分爛熟,方見意味,方快活,令人都不愛去看別段,始得。人多是向前趲去,不曾向後反覆,只要去看明日未讀底,不曾去紬繹前日已讀底。須玩味反覆,始得。用力深,便見意味長;意味長,便受用牢固。又曰:「不可信口依希略綽說過,須是心曉。」宇。
  大凡讀書,須是熟讀。熟讀了,自精熟;精熟後,理自見得。如喫果子一般,劈頭方咬開,未見滋味,便喫了。須是細嚼教爛,則滋味自出,方始識得這箇是甜是苦是甘是辛,始為知味。又云:「園夫灌園,善灌之夫,隨其蔬果,株株而灌之。少間灌溉既足,則泥水相和,而物得其潤,自然生長。不善灌者,忙急而治之,擔一擔之水,澆滿園之蔬。人見其治園矣,而物未嘗沾足也。」又云:「讀書之道,用力愈多,收功愈遠。先難而後獲,先事而後得,皆是此理。」又云:「讀書之法,須是用工去看。先一書費許多工夫,後則無許多矣。始初一書費十分工夫,後一書費八九分,後則費六七分,又後則費四五分矣。」卓。
  因說「進德居業」「進」字、「居」字曰:「今看文字未熟,所以鶻突,都只見成一片黑淬淬地。須是只管看來看去,認來認去。今日看了,明日又看;早上看了,晚間又看;飯前看了,飯後又看,久之,自見得開,一箇字都有一箇大縫罅。今常說見得,又豈是懸空見得!亦只是玩味之久,自見得。文字只是舊時文字,只是見得開,如織錦上用青絲,用紅絲,用白絲。若見不得,只是一片皂布。」賀孫。
  讀書須是專一。讀這一句,且理會這一句;讀這一章,且理會這一章。須是見得此一章徹了,方可看別章,未要思量別章別句。只是平心定氣在這邊看,亦不可用心思索太過,少間卻損了精神。前輩云:「讀書不可不敬。」敬便精專,不走了這心。
  其始也,自謂百事能;其終也,一事不能!言人讀書不專一,而貪多廣閱之弊。僩。
  泛觀博取,不若熟讀而精思。道夫。
  大抵觀書先須熟讀,使其言皆若出於吾之口;繼以精思,使其意皆若出於吾之心,然後可以有得爾。然熟讀精思既曉得後,又須疑不止如此,庶幾有進。若以為止如此矣,則終不復有進也。
  書須熟讀。所謂書,只是一般。然讀十遍時,與讀一遍時終別;讀百遍時,與讀十遍又自不同也。履孫。
  為人自是為人,讀書自是讀書。凡人若讀十遍不會,則讀二十遍;又不會,則讀三十遍至五十遍,必有見到處。五十遍暝然不曉,便是氣質不好。今人未嘗讀得十遍,便道不可曉。力行。
  李敬子說先生教人讀書云:「既識得了,須更讀百十遍,使與自家相乳入,便說得也響。今學者本文尚且未熟,如何會有益!」方子。
  讀書不可記數,數足則止矣。壽昌。
  「誦數以貫之。」古人讀書,亦必是記遍數,所以貫通也。又曰:「凡讀書,且從一條正路直去。四面雖有好看處,不妨一看,然非是要緊。」佐。
  溫公答一學者書,說為學之法,舉荀子四句云:「誦數以貫之,思索以通之,為其人以處之,除其害以持養之。」荀子此說亦好。「
誦數」云者,想是古人誦書亦記遍數。「貫」字訓熟,如「習貫如自然」;又訓「通」,誦得熟,方能通曉。若誦不熟,亦無可得思索。廣。
  山谷與李幾仲帖云:「不審諸經、諸史,何者最熟。大率學者喜博,而常病不精。汎濫百書,不若精於一也。有餘力,然後及諸書,則涉獵諸篇亦得其精。蓋以我觀書,則處處得益;以書博我,則釋卷而茫然。」先生深喜之,以為有補於學者。若海。
  讀書,理會一件,便要精這一件;看得不精,其他文字便亦都草草看了。一件看得精,其他亦易看。山谷帖說讀書法甚好。淳。
  學者貪做工夫,便看得義理不精。讀書須是子細,逐句逐字要見著落。若用工粗鹵,不務精思,只道無可疑處。非無可疑,理會未到,不知有疑爾。大抵為學老少不同:年少精力有餘,須用無書不讀,無不究竟其義。若年齒向晚,卻須擇要用功,讀一書,便覺後來難得工夫再去理會;須沉潛玩索,究極至處,可也。蓋天下義理只有一箇是與非而已。是便是是,非便是非。既有著落,雖不再讀,自然道理浹洽,省記不忘。譬如飲食,從容咀嚼,其味必長;大嚼大咽,終不知味也。謨。
  書只貴讀,讀多自然曉。今即思量得,寫在紙上底,也不濟事,終非我有,只貴乎讀。這箇不知如何,自然心與氣合,舒暢發越,自是記得牢。縱饒熟看過,心裏思量過,也不如讀。讀來讀去,少間曉不得底,自然曉得;已曉得者,越有滋味。若是讀不熟,都沒這般滋味。而今未說讀得注,且只熟讀正經,行住坐臥,心常在此,自然曉得。嘗思之,讀便是學。夫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學便是讀。讀了又思,思了又讀,自然有意。若讀而不思,又不知其意味;思而不讀,縱使曉得,終是卼臲不安。一似倩得人來守屋相似,不是自家人,終不屬自家使喚。若讀得熟,而又思得精,自然心與理一,永遠不忘。某舊苦記文字不得,後來只是讀。今之記得者,皆讀之功也。老蘇只取孟子論語韓子與諸聖人之書,安坐而讀之者七八年,後來做出許多文字如此好。他資質固不可及,然亦須著如此讀。只是他讀時,便只要模寫他言語,做文章。若移此心與這樣資質去講究義理。那裏得來!是知書只貴熟讀,別無方法。僩。
  讀書之法:讀一遍了,又思量一遍;思量一遍,又讀一遍。讀誦者,所以助其思量,常教此心在上面流轉。若只是口裏讀,心裏不思量,看如何也記不子細。又云:「今緣文字印本多,人不著心讀。漢時諸儒以經相授者,只是暗誦,所以記得牢,故其所引書句,多有錯字。如孟子所引詩書亦多錯,以其無本,但記得耳。」僩。
  今人所以讀書苟簡者,緣書皆有印本多了。如古人皆用竹簡,除非大段有力底人方做得。若一介之士,如何置。所以後漢吳恢欲殺青以寫漢書,其子吳祐諫曰:「此書若成,則載之車兩。昔馬援以薏苡興謗,王陽以衣囊徼名,正此謂也。」如黃霸在獄中從夏侯勝受書,凡再踰冬而後傳。蓋古人無本,除非首尾熟背得方得。至於講誦者,也是都背得,然後從師受學。如東坡作李氏山房藏書記,那時書猶自難得。晁以道嘗欲得公、穀傳,遍求無之,後得一本,方傳寫得。今人連寫也自厭煩了,所以讀書苟簡。銖。
  講論一篇書,須是理會得透。把這一篇書與自家羇作一片,方是。去了本子,都在心中,皆說得去,方好。敬仲。
  莫說道見得了便休。而今看一千遍,見得又別;看一萬遍,看得又別。須是無這冊子時,許多節目次第都恁地歷歷落落,在自家肚裏,方好。方子。
  放下書冊,都無書之意義在胸中。升卿。
  歐公言:「作文有三處思量:枕上,路上,廁上。」他只是做文字,尚如此,況求道乎!今人對著冊子時,便思量;冊子不在,心便不在,如此,濟得甚事!義剛。
  今之學者,看了也似不曾看,不曾看也似看了。方子。
  看文字,於理會得了處更能看過,尤妙。過。
  看文字須子細。雖是舊曾看過,重溫亦須子細。每日可看三兩段。不是於那疑處看,正須於那無疑處看,蓋工夫都在那上也。廣。
  聖人言語如千花,遠望都見好。須端的真見好處,始得。須著力子細看。工夫只在子細看上,別無術。淳。
  聖人言語皆枝枝相對,葉葉相當,不知怎生排得恁地齊整。今人只是心粗,不子細窮究。若子細窮究來,皆字字有著落。道夫。
  某自潭州來,其他盡不曾說得,只不住地說得一箇教人子細讀書。節。
  讀書不精深,也只是不曾專一子細。伯羽。
  看文字有兩般病:有一等性鈍底人,向來未曾看,看得生,卒急看不出,固是病;又有一等敏銳底人,多不肯子細,易得有忽略之意,不可不戒。賀孫。
  為學讀書,須是耐煩細意去理會,切不可粗心。若曰何必讀書,自有箇捷徑法,便是誤人底深坑也。未見道理時,恰如數重物色包裹在裏許,無緣可以便見得。須是今日去了一重,又見得一重;明日又去了一重,又見得一重。去盡皮,方見肉;去盡肉,方見骨;去盡骨,方見髓。使粗心大氣不得。廣。
  觀書初得味,即坐在此處,不復精研。故看義理,則汗漫而不別白;遇事接物,則頹然而無精神。揚。
  讀書只要將理會得處,反覆又看。夔孫。
  今人讀書,看未到這裏,心已在後面;才看到這裏,便欲捨去。如今,只是不求自家曉解。須是徘徊顧戀,如不欲捨去,方能體認得。又曰:「讀書者譬如觀此屋,若在外面見有此屋,便謂見了,即無緣識得。須是入去裏面,逐一看過,是幾多間架,幾多窗櫺。看了一遍,又重重看過,一齊記得,方是。」講筵亦云:「氣象匆匆,常若有所迫逐。」方子。
  看書非止看一處便見道理。如服藥相似,一服豈能得病便好!須服了又服,服多後,藥力自行。道夫。
  讀書著意玩味,方見得義理從文字中迸出。季札。
  讀得通貫後,義理自出。方子。
  讀書,須看他文勢語脈。芝。
  看文字,要便有得。
  看文字,若便以為曉得,則便住了。須是曉得後,更思量後面尚有也無。且如今有人把一篇文字來看,也未解盡知得他意,況於義理。前輩說得恁地,雖是易曉,但亦未解便得其意。須是看了又看,只管看,只管有。義剛。
  讀者不可有欲了底心,才有此心,便心只在背後白紙處了,無益。揚。
  大抵學者只在是白紙無字處莫看,有一箇字,便與他看一箇。如此讀書三年,無長進處,則如趙州和尚道:「截取老僧頭去!」節。
  人讀書,如人飲酒相似。若是愛飲酒人,一盞了,又要一盞喫。若不愛喫,勉強一盞便休。泳。
  讀書不可不先立程限。政如農功,如農之有畔。為學亦然。今之始學者不知此理,初時甚銳,漸漸懶去,終至都不理會了。此只是當初不立程限之故。廣。
  「曾裘父詩話中載東坡教人讀書小簡,先生取以示學者,曰:「
讀書要當如是。」按:裘父詩話載東坡與王郎書云:「少年為學者,每一書皆作數次讀之。當如入海,百貨皆有。人之精力不能兼收盡取,但得其所欲求者爾。故願學者每次作一意求之。如欲求古今興亡治亂,聖賢作用,且只作此意求之,勿生餘念。又別作一次求事跡文物之類,亦如之。他皆放此。若學成,八面受敵,與慕涉獵者不可同日而語。」方子。
  「尹先生門人言尹先生讀書云:『耳順心得,如誦己言。功夫到後,誦聖賢言語,都一似自己言語。』」良久,曰:「佛所謂心印是也。印第一箇了,印第二箇,只與第一箇一般。又印第三箇,只與第二箇一般。惟堯舜孔顏方能如此。堯老,遜位與舜,教舜做。及舜做出來,只與堯一般,此所謂真同也。孟子曰:『得志行乎中國,若合符節。』不是且恁地說。」廣。
  讀書須教首尾貫穿。若一番只草草看過,不濟事。某記舅氏云:「當新經行時,有一先生教人極有條理。時既禁了史書,所讀者止是荀揚老莊列子等書,他便將諸書劃定次第。初入學,只看一書。讀了,理會得都了,方看第二件。每件須要貫穿,從頭到尾,皆有次第。既通了許多書,斯為必取科第之計:如刑名度數,也各理會得些;天文地理,也曉得些;五運六氣,也曉得些;如素問等書,也略理會得。又如讀得聖製經,便須於諸書都曉得些。聖製經者,乃是諸書節略本,是昭武一士人作,將去獻梁師成,要飃官爵。及投進,累月不見消息。忽然一日,只見內降一書云:『御製聖製經,令天下皆誦讀。』方伯謨尚能記此士人姓名。」又云:「是時既禁史學,更無人敢讀史。時奉使叔祖教授鄉里,只就蒙求逐事開說本末,時人已相尊敬,謂能通古今。有一士人,以犯法被黥,在都中,因計會在梁師成手裏直書院,與之打併書冊甚整齊。師成喜之,因問其故,他以情告,遂與之補官,令常直書院。一日,傳聖駕將幸師成家,師成遂令此人打併裝疊書冊。此人以經史次第排,極可觀。師成來點檢,見諸史亦列桌上,因大駭,急移下去,云:『把這般文字將出來做甚麼!』此非獨不好此,想只怕人主取去,看見興衰治亂之端耳。」賀孫。
  近日真箇讀書人少,也緣科舉時文之弊也,纔把書來讀,便先立箇意思,要討新奇,都不理會他本意著實。纔討得新奇,便準擬作時文使,下梢弄得熟,只是這箇將來使。雖是朝廷甚麼大典禮,也胡亂信手捻合出來使,不知一撞百碎。前輩也是讀書。某曾見大東萊呂居仁。之兄,他於六經三傳皆通,親手點注,並用小圈點。注所不足者,並將疏楷書,用朱點。無點畫草。某只見他禮記如此,他經皆如此。諸呂從來富貴,雖有官,多是不赴銓,亦得安樂讀書。他家這法度卻是到伯恭打破了。自後既弄時文,少有肯如此讀書者。賀孫。
  精神長者,博取之,所得多。精神短者,但以詞義簡易者涵養。
  中年以後之人,讀書不要多,只少少玩索,自見道理。
  千載而下,讀聖人之書,只看得他箇影象,大概路脈如此。若邊旁四畔,也未易理會得。燾。
(摘自:《朱子語類》卷十)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6 10:57:04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5 楼  


余英时《怎样读中国书》的全文及笺注
余英时著 沈广达 注
   
读书方法因人而异、因目的而异、因学科而异、因书而异……所以读书方法是很不容易写的题目。而且一提到“读书方法”,好像便给人一种印象,以为读书有一定的方法,只要依之而行,便可读通一切的书。这是会发生误导作用的。《开卷》专刊以“我的读书方法”辟为专栏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作法。因为读书方法确是每个人都不一样。
   
但是我在构思这篇短文时,还是不免踌躇,因为我从来没有系统地考虑过:我这几十年究竟是用哪些方法来读书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似乎变换过很多次的读书方法,这和我自己的思想变迁以及时代思潮的影响都有关系。但是所谓“方法的变换”并不是有了新的方法便抛弃了旧的方法,而是方法增多了,不同的方法在不同的研读对象上可以交互为用。我以前提出过:“史无定法”的观念,我现在也可以扩大为“读书无定法”。不过这样说对于青年读者似乎毫无用处。如果详细而具体地讲,那便非写一部很长的“读书自传”不可。
   
我另外也感到一个困难:我究竟对谁说“读书方法”呢?我现在姑且假定我的读书是有志于研究中国文史之学的青年朋友,和四十年前的我差不多,即正想走上独立治学的路,但是还没有完全决定选择哪一种专门。
   
中国传统的读书法,讲得最亲切有味的无过于朱熹。《朱子语类》中有《总论为学之方》一卷和《读书法》两卷(3),我希望读者肯花点时间去读一读,对于怎样进入中国旧学问的世界一定有很大的帮助。朱子不但现身说法,而且也总结了荀子以来的读书经验,最能为我们指点门径。

   
我们不要以为这是中国的旧方法,和今天西方的新方法相比早已落伍了。我曾经比较过朱子读书法和今天西方所谓“诠释学”的异同(4),发现彼此相通之处甚多。“诠释学”所分析的各种层次,大致都可以在朱子的《语类》和《文集》中找得到。

    古今中外论读书,大致都不外专精和博览两途。
   
“专精”是指对古代经典之作必须下基础工夫。古代经典很多,今天已不能人人尽读。像清代戴震(5),不但十三经本文全能背诵(6),而且“注”也能背诵,只有“疏”不尽记得(7);这种工夫今天已不可能。因为我们的知识范围扩大了无数倍,无法集中在几部经、史上面。但是我们若有志治中国学问,还是要选几部经典,反复阅读,虽不必记诵,至少要熟。近人余嘉锡在他的《四库提要辨证》的《序录》中说(8):“董遇谓‘读书百遍,而义自见’(9),固是不易之论。百遍纵或未能,三复必不可少。”至少我们必须在自己想进行专门研究的范围之内,作这样的努力。经典作品大致都已经过古人和今人的一再整理,我们早已比古人占许多便宜了。不但中国传统如此,西方现代的人文研究也还是如此。从前芝加哥大学有“伟大的典籍”(Great
Books)的课程,也是要学生精熟若干经典。近来虽稍松弛,但仍有人提倡精读柏拉图的《理想国》之类的作品(10)。
   
精读的书给我们建立了作学问的基地;有了基地,我们才能扩展,这就是博览了。博览也须要有重点,不是漫无目的的乱翻。现代是知识爆炸的时代,古人所谓“一物不知,儒者之耻”(11),已不合时宜了。所以我们必须配合着自己专业去逐步扩大知识的范围。这里需要训练自己的判断能力:哪些学科和自己的专业相关?在相关各科之中,我们又怎样建立一个循序发展的计划?各相关学科之中又有哪些书是属于“必读”的一类?这些问题我们可请教师友,也可以从现代人的著作中找到线索。这是现代大学制度给我们的特殊便利。博览之书虽不必“三复”,但也还是要择其精者作有系统的阅读,至少要一字不遗细读一遍。稍稍熟悉之后,才能“快读”、“跳读”。朱子曾说过:读书先要花十分气力才能毕一书,第二本书只用花七八分功夫便可完成了,以后越来越省力,也越来越快。这是从“十目一行”到“一目十行”的过程,无论专精和博览都无例外。

    读书要“虚心”,这是中国自古相传的不二法门。
    朱子说得好:“读书别无法,只管看,便是法。正如呆人相似,捱来捱去,自己却未先要立意见,且虚心,只管看。看来看去,自然晓得。”(12)
   
这似乎是最笨的方法,但其实是最聪明的方法。我劝青年朋友们暂且不要信今天从西方搬来的许多意见,说什么我们的脑子已不是一张白纸,我们必然带着许多“先入之见”来读古人的书,“客观”是不可能的等等昏话。正因为我们有主观,我们读书时才必须尽最大的可能来求“客观的了解”。事实证明:不同主观的人,只要“虚心”读书,则也未尝不能彼此印证而相悦以解。如果“虚心”是不可能的,读书的结果只不过各人加强已有的“主观”,那又何必读书呢?

   
“虚”和“谦”是分不开的。我们读经典之作,甚至一般有学术价值的今人之作,总要先存一点谦逊的心理,不能一开始便狂妄自大。这是今天许多中国读书人常犯的一种通病,尤以治中国学问的人为甚。他们往往“尊西人若帝天,视西籍如神圣”(这是邓实在1904年说的话)(13),凭着平时所得的一点西方观念,对中国古籍横加“批判”,他们不是读书,而是像高高在上的法官,把中国书籍当作囚犯一样来审问、逼供。如果有人认为这是“创造”的表现,我想他大可不必浪费时间去读中国书。倒不如像鲁迅所说的:“中国书一本也不必读,要读便读外国书”(14),反而更干脆。不过读外国书也还是要谦逊,也还是不能狂妄自大。

    罗尔斯(John
Rawls)(15)曾有一段关于如何读书的自白,颇足发人深省。他说:“我读前人的著作,如休谟或康德(16),有一个视为当然的假定,即这些作者比我聪明得多。如果不然,我又何必浪费自己和学生的时间去研读他们的著作呢?如果我偶然在他们的论证中见到了一点错误,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们自己一定早已见到了这个错误,并且处理过了。他们在哪里见到并处理了这点错误呢?这是我必须继续寻找的;但所寻找的必须是他们自己的解答,而不是我的解答。因此我往往发现:有时是由于历史的限制,我的问题在他们的时代根本不能发生;有时则是由于我忽略了或未曾读到他们别的著作。总而言之,他们的著作中决没有简单的一般错误,也没有关系重大的错误。”这番自白充分表现了西方学人读书的“虚心”和“谦逊”。
   
古人当然是可以“批判”的,古书也不是没有漏洞。朱子说:“看文字,且信本句,不添字,那里原有罅缝,如合子相似,自家去抉开,不是浑沦底物,硬去凿。亦不可先立说,拿古人意来凑。”(17)读书得见书中的“罅缝”,已是有相当程度以后的事,不是初学便能达得到的境界。“硬去凿”、“先立说,拿古人意来凑”却恰恰是今天中国知识界最常见的病状。有志治中国学问的人应该好好记取朱子这几句话。
   
今天读中国古书确有一层新的困难,是古人没有的:我们从小受教育,已浸润在现代(主要是西方)的概念之中。例如原有的经、史、子、集的旧分类(可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为标准)早已为新的(也就是西方的)学科分类所取代。人类的文化和思想在大端上本多相通的地方(否则文化之间的互相了解便不可能了),因此有些西方概念可以很自然地引入中国学术传统之中,化旧成新。但有些则是西方文化传统中特有的概念,在中国找不到相当的东西;更有许多中国文化中的特殊的观念,在西方也完全不见踪迹。我们今天读中国书最怕的是把西方的观念来穿凿附会,其结果是非驴非马,制造笑柄。
    我希望青年朋友有志于读古书的,最好是尽量先从中国旧传统中去求了解,不要急于用西方观念作新解。
    中西会通是成学之后,有了把握,才能尝试的事。即使你同时读《论语》和柏拉图的对话,也只能分别去了解其在原有文化系统中的相传旧义,不能马上想“合二为一”。
   
我可以负责地说一句:20世纪以来,中国学人有关中国学术的著作,其最有价值的都是最少以西方观念作比附的。如果治中国史者先有外国框框,则势必不能细心体会中国史籍的“本意”,而是把它当报纸一样的翻检,从字面上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你们千万不要误信有些浅人的话,以为“本意”是找不到的,理由在此无法详说。)

   
“好学深思,心知其意”是每一个真正读书人所必须力求达到的最高阶段(18)。读书的第一义是尽量求得客观的认识,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创造力”,能“发前人所未发”。其实今天中文世界里的有些“新见解“,戳穿了不过是捡来一两个外国新名词在那里乱翻花样,不但在中国书中缺乏根据,而且也不合西方原文的脉络。

   
中国自唐代韩愈以来,便主张“读书必先识字”。中国文字表面上古今不异,但两三千年演变下来,同一名词已有各时代的不同涵义,所以没有训诂的基础知识(19),是看不懂古书的。西方书也是一样。不精通德文、法文而从第二手的英文著作中得来的有关欧洲大陆的思想观念,是完全不可靠的。

   
中国知识界似乎还没有完全摆脱殖民地的心态,一切以西方的观念为最后依据。甚至“反西方”的思想也还是来自西方,如“依赖理论”、如“批判学说”、如“解构”之类。所以特别是这十几年来,只要西方思想界稍有风吹草动(主要还是从美国转贩的),便有一批中国知识分子兴风作浪一番,而且立即用之于中国书的解读上面,这不是中西会通,而是随着外国调子起舞,像被人牵着线的傀儡一样,青年朋友们如果不幸而入此魔道,则从此便断送了自己的学问前途。

   
美国是一个市场取向的社会,不变点新花样、新产品,便没有销路。学术界受此影响,因此也往往在旧东西上动点手脚,当作新创造品来推销,尤以人文社会科学为然。不过大体而言,美国学术界还能维持一种实学的传统,不为新推销术所动。今年5月底,我到哈佛大学参加了一次审查中国现代史长期聘任的专案会议。其中有一位候选者首先被历史系除名,不加考虑。因为据听过演讲的教授报告,这位候选者在一小时之内用了一百二十次以上“discourse”这个流行名词(20)。哈佛历史系的人断定这位学人太过浅薄,是不能指导研究生作切实的文献研究的。我听了这番话,感触很深,觉得西方史学界毕竟还有严格的水准。他们还是要求研究生平平实实地去读书的。

   
这其实也是中国自古相传的读书传统,一直到30年代都保持未变。据我所知,日本汉学界大致也还维持着这一朴实的作风。我在美国三十多年中,曾看见了无数次所谓“新思潮”的兴起和衰灭,真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我希望中国知识界至少有少数“读书种子”,能维持着认真读中国书的传统,彻底克服殖民地的心理。至于大多数人将为时代风气席卷而去,大概已是无可奈何的事。

   
但是,我决不是要提倡任何狭隘的“中国本土”的观点,盲目排外和盲目崇外都是不正常的心态。只有“温故”才能“知新”,只有“推陈”才能“出新”;“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21),这是颠扑不破的关于读书的道理。
   
(1)本文作于1991年;选自余英时先生的文集《现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三联书店2004年版)(亦见于作者上海远东出版社1994年版的《钱穆与中国文化》、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的《论士衡史》)。陈学超主编、西北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与西北大学汉学研究所编的《国际汉学论坛》卷一(西北大学出版社1994
年版)前有英文摘要:“The best way to read Chinese books:reading with the Chinese tradition
but not a hasty to interpret with a western idea is introduced.Its pleasant
result is
discussed.”本文先叙述写作的缘由及困难,再从专精与博览、虚心与谦逊、中学与西学、真正的读书精神四个视角,结合古人及作者自身读书治学的体验,给“正想走上独立治学的路,但是还没有完全决定选择哪一种专门”的“有志于研究中国文史之学的青年朋友”阅读中国书籍指示门径,精辟通达,真切恳挚。文笔腴厚,文脉清晰,在当今学人论学之作中洵属上乘。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引《朱子语类》中的话与通行版本有个别字句上的差异,不知是余先生所据版本与通行版本不同,抑或手民之误。
   
(2)余英时(1930—):原籍安徽潜山,生于天津。1950年至1955年就读于香港新亚书院及新亚研究所,师从钱穆先生。1956年至1961年就读于哈佛大学,师从杨联陞先生,获博士学位。曾任密西根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教授、香港新亚书院院长兼中文大学副校长。现任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著有《汉代中外经济交通》(英文)、《历史与思想》、《史学与传统》、《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诠释》、《文化评论与中国情怀》、《中国文化与现代变迁》、《历史人物与文化危机》、《士与中国文化》、《方以智晚节考》、《论戴震与章学诚》、《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兼论他的学术精神与晚年心境》、《现代儒学论》等数十种中英文著作。
   
(3)朱子语类:南宋黎靖德所编的语录体著作,是理学家朱熹与其弟子讲学、问答的分类汇编。《总论为学之方》一卷:指卷八《学二》。《读书法》两卷:指卷十《学四》《读书法上》和卷十一《学五》《读书法下》。
   
(4)诠释学:通译为“解释学”。“解释学”(Hermeneutics)一词源自古希腊神话中宙斯的信使——赫尔墨斯(Hermes)。原是一门诠释《圣经》的学问,后来推演为诠释一切文本的方法论层面或哲学层面的学问,
可以说是对解释的解释。
   
(5)戴震(1723—1777):字慎修,一字东原,安徽休宁人。清高宗乾隆三十七年(1772)举乡试,赐同进士出身,改翰林院庶吉士。喜读书,精训诂。著有《孟子字义疏证》、《屈原赋注》等二十余种。
   
(6)十三经:指《易经》、《书经》、《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粱传》、《论语》、《孝经》、《尔雅》、《孟子》十三部儒家的经典。
    (7)疏:注释的注释。
   
(8)余嘉锡(1883—1955):目录学家。字季豫,湖南常德人。以读书、授课、治学为业。著有《目录学发微》、《四库提要辨证》、《世说新语笺疏》、《宋江三十六人考实》等。《四库提要辨证》是余嘉锡最负盛名的学术专著,此书系统考辨清代《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乖错违失,是阅读、使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时必备、必参的现代名著。
   
(9)董遇(生卒年不详):三国魏经学家。字季直,弘农(今河南灵宝)人。对《老子》、《左传》尤有研究。读书百遍,而义自见:语出《三国志?魏书?王肃传》裴松之注引鱼豢《魏略》。
见:同“现”,显现,显露。
   
(10)柏拉图(Platon,前427—前347):古希腊哲学家,有“西方思想之父”之誉。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老师。40岁在雅典建立学园,授徒讲学。《理想国》:柏拉图的代表作,壮年写就。此书以对话的形式,集中阐述柏氏哲学、伦理学、政治学、教育学等方面的思想,其核心是他理想的政治制度。
 
    (11)一物不知,儒者之耻:旧时用以称颂读书人的志向。语本扬雄《法言?君子》:“圣人之于天下,耻一物之不知。”
语出清人曾燠《尔雅图重刊影宋本叙》:“一物不知,儒者之耻;遇事能名,可为大夫。”
   
(12)这段话出自《朱子语类》卷十九《论语一》《语孟纲要》。捱(āi)来捱去:亦作“厓来厓去”或“挨来挨去”。此指用心地反复阅读,以推求原意。捱:同“挨”,靠近,依靠。
   
(13)“尊西人”两句:出自邓实发表于《政艺通报》甲辰(即1904年)第3号《国学保存论》一文。邓实(1877—?):近代报人、国粹学派的代表、知名学者。字秋枚,广东顺德人。1902年与黄节等人在上海创办《政艺通报》,1905年与刘师培在上海创办《国粹学报》,辛亥革命后致力于收藏鉴赏古今名人字画。1912年与缪荃孙合编《古学汇刊》。在:三联书店版的《现代儒学的回顾与展望》作“克”,当是形近而误。
   
(14)鲁迅这句话不详何出。余英时先生引用时,加了引号,当有所本。“少读中国书”,是鲁迅的一贯思想;而“中国书一本也不必读”之说,却不见于16卷本《鲁迅全集》。1925年2月鲁迅在《青年必读书——应〈京报副刊〉的征求》一文中说:“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华盖集》)1926年10月14日上午鲁迅在厦门大学周会上演讲三十分钟,事后他写信给许广平:“这里的校长是尊孔的,上星期日,他们请我到周会演说,我仍说我的‘少读中国书’主义,并且说学生应该做‘好事之徒’。”(《两地书(五六)》)此次演讲的纪要载23日《厦大周刊》第160期,题为《鲁迅先生演讲》。
    (15)罗尔斯(John
Rawls,1921—2002):20世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学家、新自然法学派的杰出代表。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康乃尔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著有《正义理论》(A
Theory of Justice)、《万民法》(The Law of Peoples)等。
    (16)休谟(David Hume,1711—1776):苏格兰哲学家,
现代科学哲学的真正始祖。著有《人性论》和《人类理解研究》等。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德国哲学家,主要著有“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和《判断力批判》。
   
(17)这段话出自《朱子语类》卷十一《学五》《读书法下》。浑沦:宇宙形成前万物形质混合不分明的状态。《列子?天瑞》:“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叫之不闻,循之不得。”
那里:哪里。合:同“盒”。抉(jué)开:揭开,打开。底:同“的”。
    (18)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形容人善于读书。语出《史记?五帝本纪》:“《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
    (19)训诂:解释古文字义。这里当指以解释古文字义为研究对象的训诂学。
    (20)discourse:演讲,论述,话语。
   
(21)“旧书”两句:出自苏轼《送安惇秀才失解西归》诗。原诗旨在劝慰、鼓励安惇莫以中举为念,而要去追求知识本身的价值;先贤的典籍中蕴藏着的无穷学问,“熟读深思”自能领悟。失解:参加贡举考试未中。子:原指安惇,此泛指“中国知识界”的少数“读书种子”。
    (本文将于2005年8月发表在《大学语文阅读文选》“当代散文”部分,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转贴请注明:独角兽网 www.unicornbbs.cn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6 11:18:40 东民


等级:版主
文章:1235
积分:745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5年10月10日第 6 楼  


前任文斑竹在版务室留下的半部儒学基本要籍书目
(一)经部(《十三经》及经解)
 
 
1、周易类
《周易本义》,[宋]朱熹 注;《四书五经》(上册),宋元人注,中国书店,1985年
《周易郑注》,[汉]郑玄 撰,[宋]王应麟 辑,[清]惠栋 增补,[清]丁杰 后定,[清]张惠言 订正;《续修四库全书》(第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
《周易集解纂疏》,[清]李道平 撰,潘雨廷 点校,中华书局,1994年
2、尚书类
《书经集传》,[宋]蔡沈 注;《四书五经》(上册),宋元人注,中国书店,1985年
《尚书今古文注疏》,[清]孙星衍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一册),中华书局,1998年
3、诗经类
《诗经集传》,[宋]朱熹 注;《四书五经》(中册),宋元人注,中国书店,1985年
《毛诗传笺通释》,[清]马瑞辰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一册),中华书局,1998年
4、周礼类
《周礼正义》,[清]孙诒让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二册),中华书局,1998年
5、仪礼类
《仪礼正义》,[清]胡培翬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三册),中华书局,1998年
6、礼记类
《礼记集说》,[元]陈澔 注;《四书五经》(中册),宋元人注,中国书店,1985年
《礼记训纂》,[清]朱彬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三册),中华书局,1998年
7、春秋类
《春秋三传》(又名《春秋三传集解》),旧题[元]□□ 注/[清]□□ 辑;《四书五经》(下册),宋元人注,中国书店,1985年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杨伯峻 编著,中华书局,1990年
《春秋左传诂》,[清]洪亮吉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四册),中华书局,1998年
《公羊义疏》,[清]陈立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四册),中华书局,1998年
《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清]廖平 撰;《续修四库全书》(第一三三册),上海古籍出版社
《穀梁补注》,[清]钟文烝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四册),中华书局,1998年
8、孝经类
《孝经郑注疏》,[清]皮锡瑞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五册),中华书局,1998年
9、尔雅类
《尔雅义疏》,[清]郝懿行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五册),中华书局,1998年
10、四书类
《四书章句集注》,[宋]朱熹 撰,中华书局,1983年
《论语正义》,[清]刘宝楠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五册),中华书局,1998年
《论语集释》,程树德 撰,程俊英 蒋见元 点校,中华书局,1990年
《论语疏证》,杨树达 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论语译注》,杨伯峻 译注,中华书局,1980年
《孟子正义》,[清]焦循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五册),中华书局,1998年
《孟子译注》,杨伯峻 译注,中华书局,1960年
11、经总类
《十三经注疏》,[清]阮元 校刻,中华书局,1980年
《十三经注疏》(标点本),李学勤 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
12、小学类
《说文解字注》,[清]段玉裁 注,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年
《经典释文》,[唐]陆德明 撰,中华书局,1983年
《经典释文彙校》,黄焯 撰,中华书局,1980年
《新校互注宋本广韵》,余廼永 校注,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
《广雅疏证》,[清]王念孙 撰,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
《经义述闻》,[清]王引之 撰;《清人注疏十三经》(第五册),中华书局,1998年
《经传释词》,[清]王引之 撰,岳麓书社,1985年
《故训汇纂》,宗福邦 陈世铙,萧海波 主编,商务印书馆,2003年2006-8-6 11:25:43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7 楼  


《名家推荐书目》http://www.guoxue.com/gxrm/mjtjsm.htm
1.胡适开列的《中学国故丛书》目录胡适(1891~1962),早年留学美国,1917年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1946年任北京大学校长,1962年病逝于台湾。著有《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尝试集》等。

1920年,胡适开列了《中学国故丛书》目录,列举古籍31种,以备中学生阅读。
《诗经》
《战国策》
《论语》
《庄子》
《荀子》
《楚辞》
《淮南子》
《论衡》
《左传》
《老子》
《墨子》
《孟子》
《韩非子》
《元曲选》
《史记》
《汉书》《明曲选》
杜甫
白居易
陶渊明
李白
韩愈
柳宗元
王安石
陆游
辛弃疾
关汉卿
欧阳修
朱熹
杨万里
马致远
2.胡适开列的《实在的最低限度的书目》1923年胡适应清华学校学生之请,开有《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收录图书约190种,后来根据它修订精简成《实在的最低限度的书目》。

书目答问/张之洞
九种《纪事本末》
老子/老子
墨子闲诂/孙诒让
元曲选一百种/臧懋循
缀白裘/玩花主人
西游记/吴承恩
淮南鸿烈集解/刘安
中国人名大辞典
中国哲学史大纲/胡适
四书韩非子/韩非
周礼
佛遗教经/迦叶摩腾、竺法兰等译阿弥陀经
宋元学案/黄宗羲
王临川集/王安石
王文成公全书/王守仁
章实斋年谱/胡适
新学伪经考/康有为
诗集传
左传/左丘明
乐府诗集/郭茂倩
宋诗钞/吴之振,吕留良,吴自牧编论衡/王充
法华经/鸠摩罗什译
坛经/惠能
明儒学案/黄宗羲
朱子年谱/王懋竑
清代学术概论/梁启超
崔东壁遗书/崔述
文选/萧统
全唐诗/彭定求等
宋六十家词/毛晋
宋元戏曲考/王国维
水浒传/施耐庵
儒林外史/吴敬梓
红楼梦/曹雪芹
荀子集注
3.梁启超开列的《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梁启超(1873~1929),近代思想家。年轻时从师康有为,师徒力主变法维新,时称"康梁"。梁启超"戊戌政变"后逃亡日本,晚年讲学于清华学校等,曾任北平图书馆馆长。长于史学,颇多建树。著有《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清代学术概论》等。

1923年梁启超应《清华周刊》记者之约,拟就《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约160种。后来他又为"校课既繁、所治专门"的青年学生精简此书目,开列出《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

四书
书经(即尚书)
礼记/戴圣
老子/老子
易经
诗经
庄子/庄子
韩非子/韩非
史记/司马迁
后汉书/范晔
荀子/荀子
战国策
左传/左丘明
墨子/墨子
汉书/班固
三国志/陈寿
资治通鉴(或通鉴纪事本末)
宋元明史纪事本末
楚辞
李太白全集/李白
韩昌黎集/韩愈
白香山集/白居易
文选/萧统
杜工部集/杜甫
柳河东集/柳宗元
4."有志研究中国史的青年可备闲览书"顾颉刚(1893~1980),中国历史地理学和民俗学的开创者,也是现代古史辨学派的创建人。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先后在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校任校。编著有《古史辨》、《尚书通检》等。

1925年顾颉刚开列了一个包含有14种书的"有志研究中国史的青年可备闲览书"的目录。
山海经
世说新语/刘义庆
大唐西域记/(唐)玄奘
宋元戏曲史/王国维(1877~1927)马可·波罗游记/(意大利)马可·波罗徐霞客游记/徐宏祖(1587~1641)西秦旅行记
梁武石室画像
洛阳伽蓝记/(北魏)杨衒之
唐人说荟
元秘史(即蒙古秘史)
陶庵梦忆/(清)张岱(1597~约1679)桃花扇/(清)孔尚任
南洋旅行记
5.鲁迅开列的学习中国文学的书目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文学家。1902年留学日本,初学医,后弃医从文。1909年回国后一直从事教育和文学创作。先后任教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等校。作品以《狂人日记》、《阿Q正传》等著名。

1930年,鲁迅为许世瑛开列了学习中国文学的书目,列书12种。
唐诗纪事/(宋)计有功(生卒年不详)唐才子传/(元)辛文房(生卒年不详)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严可均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丁福保(1874~1952)历代名人年谱/(清)汪镇

少室山房笔丛/胡应麟
四库全书简明目录/阮元
世说新语/刘义庆
唐摭言/(五代)王定保
抱朴子外篇/葛洪
论衡/(东汉)王充
今世说/(清)王晫(1636~?)
6.十部中国国文源头书书目
汪辟疆(1887~1966),中国现代文学史家、目录学家。著有《目录学研究》等。
汪辟疆在1942年为中央大学国文系学生开列了一个包含10种图书的"最切要"的"源头书",并间或予以评注,颇多精要。
说文解字/(东汉)许慎
毛诗正义/(唐)孔颖达
礼记正义/(唐)孔颖达
荀子/荀子
庄子/庄子
汉书/班固
资治通鉴/司马光
楚辞
文选/萧统
杜诗
7.经典常谈
朱自清,北京:三联书店,1980年9月重印。
朱自清(1898~1948),文学家、学者。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5年到清华大学任教。1931年留学英国并漫游欧洲大陆。回国后执教于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等校。著有散文集《背影》、《欧游杂记》,文艺论集《诗言志辨》等。

本书初版于1940年代,深入浅出地讲述了中国重要典籍,以求能启发读者的兴趣,引他们到经典的大路上去。其中辞赋、诗、文三篇因作品繁多,只叙其源流。
说文解字
周易
尚书
诗经
三礼
春秋三传(国语附)
四书
战国策
史记汉书
诸子
辞赋


8."中国人所人人必读的书"1978年,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设立"钱宾四先生学术文化讲座",请钱穆作了系列讲座。在讲演中钱穆指出有7部书是"中国人所人人必读的书"。

论语
孟子/孟子
老子/老子
庄子/庄子
六祖坛经/惠能
近思录/朱熹,吕祖谦辑
传习录/王守仁
9.清华大学学生应读书目(人文部分)张岂之,徐葆耕主编。清华大学教务处、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编印,1997年9月。
本书参考清华大学校内外专家的意见,提出供清华大学本科生试用的80种书目,其中含中国文化、外国文化、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四类,每类20种。
论语
墨子/墨子
孙子兵法/孙子
孟子/孟子
老子/老子
庄子/庄子
荀子/荀子
易传·系辞
史记选/司马迁著;王伯祥选编或来新夏选编论衡/(东汉)王充
不真空论/僧肇
物不迁论/(东晋)僧肇
神灭论/范稹
坛经/惠能
张载集/张载
四书集注/朱熹
传习录/王守仁
明夷待访录/黄宗羲
读通鉴论/王夫之
严复集/严复
仁学/谭嗣同
孙中山选集/孙中山
诗经选/余冠英选注
楚辞选/马茂元选注
魏晋南北朝诗卷/丁夏选注
汉魏六朝诗选/余冠英选注
唐诗三百首/孙洙
宋诗选注/钱钟书选注
宋诗三百首/金性尧选
唐宋词选释/俞平伯
唐宋词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古文观止/吴楚材,吴调侯
三国演义/罗贯中
水浒传/施耐庵
红楼梦/曹雪芹
鲁迅选集/鲁迅
女神/郭沫若
子夜/茅盾
家/巴金
骆驼祥子/老舍
围城/钱钟书
曹禺选集/曹禺
青春之歌/杨沫
红岩/罗广斌,杨益言
艾青诗选/艾青
理想国/柏拉图
形而上学/亚里士多德
忏悔录/圣·奥古斯丁
思想录/帕斯卡
新工具/培根
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
社会契约论/卢梭
伦理学/斯宾诺莎
西方哲学史/罗素
科学史/(英国)丹皮尔
哲学史讲演录·导言/(德国)黑格尔西方的没落/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悲剧的诞生/弗里德里希·尼采精神分析引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文化科学与自然科学/(德国)李凯尔特人论/(德国)卡西尔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马克斯·韦伯中国科学思想史/(英国)李约瑟资本主义文化矛盾/(美国)丹尼尔·贝尔从混沌到有序/普里戈金
伊利亚特/(古希腊)荷马
奥德修记/(古希腊)荷马
神曲/(意大利)但丁
堂吉诃德/(西班牙)塞万提斯哈姆莱特/(英国)莎士比亚
浮士德/(德国)歌德
简·爱/(英国)夏洛蒂·勃朗特红与黑/(法国)司汤达
悲惨世界/(法国)雨果
高老头/(法国)巴尔扎克
汤姆大伯的小屋/(美国)斯托夫人安娜·卡列尼娜/(俄国)托尔斯泰玩偶之家/(挪威)易卜生
母亲/(俄苏)高尔基
卡夫卡短篇小说选/(奥地利)卡夫卡泰戈尔诗选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苏联)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雪国/(日本)川端康成
老人与海/(美国)海明威著;董衡巽译百年孤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10.北京大学学生应读选读书目
本目是1998年为北大百年校庆而作。包括推荐应读书目30种,推荐选读书目30种。这个书目由北京大学校内外50多位著名教授推荐,他们是:
丁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丰子义(北京大学教授)
王太庆(北京大学教授)
王永兴(北京大学教授)
王守常(北京大学教授)
王岳川(北京大学教授)
王思斌(北京大学教授)
方立天(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邓广铭(北京大学教授)
厉以宁(北京大学教授)
石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叶朗(北京大学教授)
乐黛云(北京大学教授)
朱伯崑(北京大学教授)
朱德生(北京大学教授)
任继愈(北京图书馆馆长)
刘梦溪(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汤一介(北京大学教授)
孙小礼(北京大学教授)
阴法鲁(北京大学教授)
李学勤(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家浩(北京大学教授)
李慎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辛(北京大学教授)
吴良镛(清华大学教授)
何九盈(北京大学教授)
何兹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芳川(北京大学教授)
余敦康(中国科学院研究员)
张世英(北京大学教授)
张岱年(北京大学教授)
陈启伟(北京大学教授)
林庚(北京大学教授)
季羡林(北京大学教授)
金克木(北京大学教授)
周一良(北京大学教授)
周民强(北京大学教授)
周辅成(北京大学教授)
庞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赵宝煦(北京大学教授)
赵家祥(北京大学教授)
赵敦华(北京大学教授)
侯仁之(北京大学教授)
费振纲(北京大学教授)
袁行霈(北京大学教授)
钱理群(北京大学教授)
唐有祺(北京大学教授)
黄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黄楠森(北京大学教授)
宿白(北京大学教授)
谢冕(北京大学教授)
楼宇烈(北京大学教授)
裘锡圭(北京大学教授)
戴逸(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1)应读书目:
周易
诗经
老子/老子
论语
孙子兵法/孙子
孟子/孟子
庄子/庄子
史记/司马迁
坛经/惠能
古文观止/吴楚材,吴调侯
唐诗三百首/孙洙
宋词三百首笺注/唐圭璋笺注
红楼梦/曹雪芹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梁启超
鲁迅选集/鲁迅
中国哲学简史/冯友兰著,涂又光译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瞿同祖
理想国/柏拉图著;吴献书译
神曲/但丁著;王维克著
哈姆雷特/莎士比亚著;曹未风译思想录/帕斯卡尔著;何兆武译社会契约论/卢梭著;何兆武译历史理性批判文集/康德著,何兆武译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著;傅雷译科学史/丹皮尔著,李衍译

共产党宣言/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恩格斯著,张仲实译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
邓小平文选/人民出版社
(2)选读书目:
礼记/戴圣
荀子/荀子
左传/左丘明
韩非子/韩非
论衡/王充
三国志/陈寿
世说新语/刘义庆
文心雕龙/刘勰
李太白集/李白
资治通鉴/司马光
明夷待访录/黄宗羲
儒林外史/吴敬梓
人间词话/王国维
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梁启超
中国哲学大纲/张岱年
国史大纲/钱穆
圣经
国富论/亚当·斯密
论法的精神/孟德斯鸠
复活/列夫·托尔斯泰
物种起源/达尔文
城堡/卡夫卡
飞鸟集/泰戈尔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韦伯精神分析引论/弗洛伊德
西方哲学史/罗素
历史研究/汤因比
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马克思哲学笔记/列
摘自《名著的选择》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6 13:45:57 青藤子


头衔:青藤斋主人
等级:版主
威望:5
文章:662
积分:5613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4年6月7日第 8 楼  


国学最低书目http://www.guoxue.com/gxrm/gx_gxzdsm.htm
     列出一国学最低书目,或者说列出适合喜欢国学者的国学书目,许有必要。
   
关于国学知识系统论述,有钱穆先生《国学概论》、章太炎先生《国学演讲录》(章太炎先生《国学概论》一书因篇幅短小,且有重复之处,故不提)二书,但《国学演讲录》是以文言文书写的,《国学概论》好读一些,但是繁体竖版。现代版白话有两本书应较适合我们,一是《中国传统文化荟要》(吉林人民出版社),一是《国学词典》(四川人民出版社),较不错。
   
上面四本只是国学的总体大致轮廓,真正深入还需读古书原著。《四库全书》是我国古代最大的丛书,《四库全书》书目已在《国学定义及〈四库全书〉》中提到,在此便不再赘叙。

    如果要将《四库全书》中书目一一读遍,实在较为困难。   
   
也因此,近代梁启超先生曾将国学入门书目最低限度列为——经部:《四书》、《易经》、《书经》、《诗经》、《礼记》、《左传》;史部:《战国策》、《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或《通鉴纪事本末》)、《宋元明史纪事本末》;子部:《老子》、《墨子》、《庄子》、《荀子》、《韩非子》;集部:《楚辞》、《文选》、《李太白集》、《杜工部集》、《韩昌黎集》、《柳河东集》、《白香山集》。
    梁任公并认为:"以上各书,无论学矿、学工程报……皆须一读,若并此未读,真不能为中国学人矣。"
    只是如今现代快节奏式的生活潮流,要一一去阅读这些古文,恐也不是易事。
   
1978年,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设立"钱宾四先生学术文化讲座",请钱穆作了系列讲座。在讲演中钱穆指出有7部书是"中国人所人人必读的书"——《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六祖坛经》、《近思录》、《传习录》。钱穆先生所说前五书,是为国人学子必读书,深表赞成,想来这也便是国学最低书目吧。

   
有鉴于欣赏国学而被古书之浩瀚惊呆的朋友,我觉得有必要将国学入门书目再调整一下,浓缩到底。把一些对我们来说苦涩死板又诘屈聱牙的古书(如《尚书》、《易经》、《诗经》)先放一边,先选读一些较富趣味性的古书。

  经部:一般来说,现代政界与学术界反孔非儒的神经已经疲软,因而现在通行的四书五经里很少再有扭曲儒学的歪解,四书五经的版本很多,都还可以。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学者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与《孟子旁通》(这两本较有意思,在领悟圣人微言大义时,或犹能会心一笑)当足一读。宋代学者兼儒家大师二程曾说:"学者须先读《论》、《孟》,穷得《论》、《孟》,自有要约处,以此观其它经则省力也"(《近思录》)。二程甚至认为,《论语》和《孟子》学好了,其它经也可以不学。在此,姑不论学好《论》、《孟》是否便不必再学其它儒家经典这一问题,于中可见《论》、《孟》之要。
   
史部:太史公的《史记》相信一定有很多人读过。其他史籍凭各人爱好,我们要是喜欢历史,大可读遍《二十四史》。不过便是不喜欢历史,那前四史(《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还是要读的吧?
   
子部:《庄子》一书走笔峋丽,其文恣肆,应可助长我们的文采,五四前后,著名教授兼作家施蛰存还建议青年读《庄子》(和《文选》),可见其要;《墨子》虽也有点难懂,不过墨子是位杰出的思想家,要了解墨家学说,请读《墨子》;读《韩非子》一书,可以了解法家之八九;当然还有道家著作《老子》。

   
集部:首推《文选》;其次所谓文尊韩柳,诗推李杜,所以《韩昌黎集》、《柳河东集》、《李太白集》、《杜工部集》自当读读。但既是国学最低书目,那韩、柳、李、杜任选两本也便是了。

   
一言以蔽之,《论语》(必读)、《孟子》(必读)、《史记》(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汉书》(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后汉书(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三国志》(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庄子》(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老子》(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墨子》(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韩非子》(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文选》(不可不读,但可选读章节)、《韩昌黎集》(或选《柳河东集》,当读,可选读章节)、《李太白集》(或选《杜工部集》,当读,可选读章节)。

   
至于近、当代学术论文,可先不读。若不曾饱读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史家著作,便去看那学术论文,无疑较难明了。只因涉猎不广的话,既难以读懂书中所论之要,又有先入为主之误。是以可等有些基础后,再读不迟。
    不才窃以为读书求学总会有益于已,诚如古人所云——"人之有学,如木之有枝叶也。木有枝叶,犹庇荫人,而况君子之学乎?"(《国语》)
    谨与二三子,其勉之哉……
执道谨   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2006-8-6 13:48:38 讷言

 

本文链接:梁启超、黄侃等: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陈寅恪:唐代政治制度论稿
·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荀子/王制篇
·杜志国:尚秉和《焦氏易林》研究质疑
·梁启超: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
·刘军宁:社会革命,还是宪政革命?
·王学泰:《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葛兆光:“中国思想史研究方法”课程文献目录
·金观涛:写在《极权主义的起源》成书60年
·冯克利:《君主论》的读法
相关文章
·《法治国作为中道——凯尔森法哲学与公法学论集》后记
·王贵松:《制宪权》的精要与方法
·梁启超、黄侃等: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
·王学泰:《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瓦纳尔•耶格尔《Paideia:希腊文化
·胡玉娟:《古代城邦》译案拾遗
·杜志国:尚秉和《焦氏易林》研究质疑
·张翔:走出“方法论的杂糅主义”——读耶利内克《主观公法权利体
·田雷:两百年的神话——评《美利坚共和国衰落》
·田雷:评阿克曼《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